80后重庆人放弃百万年薪,定居吉隆坡开火锅店,因为华裔客人下决心:永不放弃国籍

马上就好 2022/09/08 檢舉 我要評論

我是老罗@老罗漂流记马来西亚,一个在马来西亚生活的80后重庆人,现在在吉隆坡开火锅店。

我从大学毕业就开始创业,没想到一次比一次凶险:因不懂跟人签合同,去收账还被人追着打;为了拿下订单,差点翻车到金沙江里喂鱼......

期间,我也曾为了稳定,在国企每月挣两千块钱,跳槽到深圳民企做到年薪百万。但为了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最终我再次来到马来西亚创业,一切从零开始。

(我称自己老罗,其实一点也不老)

我今年39岁,出生在重庆市渝中区。和大部分80后一样,我的家庭很平凡,父母都是普通的工人。

我小时候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按部就班地上学,过得没心没肺,成绩也不好不坏。直到高中毕业,我的人生才第一次出现重大事件。

2002年,父亲的朋友建议我到马来西亚读书,当时马来西亚有个“直通车”项目,三年后就可以去英国读书。于是我稀里糊涂地顺从了家人的安排,来到了马来西亚。

经历过高中的牢笼桎梏,一到大学我就像刚出笼的小鸟飞入山林,觉得无比的自由。那个时候完全没有目标,对自己的人生更是没有任何规划。

再加上当时功课并不多,没课的时候我就和同学们一起出去玩,泡网吧打游戏,日子过得要多快活有多快活。

直到2006年大学毕业,我这才猛然发现自己没有一技之长,学到的东西也不足以在这个社会上立足。可都这个时候了,悔也没用啊,硬着头皮往前走吧。

(这就是有名的“双子塔”)

机缘巧合之下,有一位同学进入了我的生活。这位同学在校期间就经常摆地摊,赚了不少钱。我们当时觉得他很牛,社会磨炼多,做生意经验也很丰富。

于是我就跟他合伙开始做生意,这也算是我第一次创业吧。那是一个暴利的时代,

我们从国内进货,假如一床被子进价是20元人民币,运到马来西亚转手就能卖到100多。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赚得是信息差的钱。

我们在超市门口的摊位虽小,生意却异常火爆,于是我们在短时间内迅速扩张。

生意其实是挣钱的生意,但我们经验不足,不懂市场运行规律,结果不尽如人意。当时我们看有的货卖得好,就一下子进了挺多,结果造成了货物积压,资金迟迟回不来。

再加上我们俩都年轻,压不住人,管理经验欠缺,以致有的员工经常无故不上班,超市门口的摊位也经常丢东西。

(我在吉隆坡的独立广场)

我俩看这样下去不行,于是又租了集装箱,做起了批发市场。那时我们的客户都是一些散户。我俩当时太年轻,太容易相信别人,跟客户没能签订具有法律效力的合同。

客户基本都是先拿货去卖,卖完了再回来结账。这就导致我们的成本得不到保障,去收账的时候经常发现人家已经关门停业,人也联系不上了。

资金收不回来也就算了,出去要帐还经常会被人打。那个时候我真是见识到了人性最险恶的一面。

现在回头看看,两个出生牛犊,单纯用摆地摊的思维来做生意,怎么能赚到钱呢?

勉强维持到2008年,生意实在做不下去了,我便回国了。当时留学生还是很受待见的,很多企业给我抛来橄榄枝,我最后选择入职了一家国企。

朝九晚五的工作很轻松,工资却不高,说是月工资两千块钱,但这里面包括了饭卡,交通补助等等,最后到自己兜里的还不到一千块。

(我在马来西亚槟城的乔治市街头)

我在这家国企干了半年左右就辞职了,工资少并不是我辞职的理由,促使我离开主要有两件事。

第一件就是有一次和同事闲聊,她说咱们这个组长特别没本事,哪怕说错了,咱们也得照做。我一听跟我想法一样啊,于是就和她一起吐槽了几句。

谁知这个同事转身就把我卖了,跟组长说我对他意见很大。组长先是找我谈话,后来就开始暗里给我穿小鞋。

第二件事发生在我主管的业务公开招标阶段,虽然我是主管,但却并没有实权。有一个合作商我做评估时,觉得他们资质不够,业务能力也比较差,不应该中标。但是组长同意,最后在没有我签字的情况下,这个商家竟然中标了。

我不服气,另一个领导就安排我把所有客户的信息都录入电脑。这是一项没有技术含量却又特别浪费时间的工作,我们管做这个的叫“表哥”。最气愤的是当月工资我是全组最低,只有几百块,那些拍领导马屁的,比我业务差的都比我绩效高。

(马来西亚街头一角)

虽然后来公司总经理找我谈话有挽留之意,但我实在是不喜欢这样的工作氛围,头也不回地走了。

后来听说排挤我的两个小领导被调岗了,也许是有私下交易被发现了。再后来他俩也离职了。几年以后,其中一个还来找过我,要卖给我保险,这脸皮也是够厚的。

从国企离职后我又摸索着创业,这一次是卖交通设备。由于业务的需要,我经常跑到交通条件很差的地方,甚至有时候连路都没有。

业务发展得非常好,但有一次我们的车差点翻到金沙江里面。惊吓过后我一下子清醒过来,不管干什么,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生命只有一次,一定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过自己喜欢的生活。这是我结束第二次创业的导火索。

(我视频的粉丝,一对日本小夫妻)

2011年,我去了深圳,起初做商场的市场营销工作。到了2013年,借着网购迅猛的东风,我把线上线下结合起来,做起了“新零售”。

那几年我很拼,也很出成绩,很快就在上市公司有了自己的一席之位,年薪也过了百万。所有人都很看好我,事业发展得如日中天。

当时的CEO跟我说:“小罗,这条路你开始的比较早,以后在中国你就是行业的专才,未来的发展会非常非常好”。但这个时候我自己却犹豫了。

我已经三十岁了,再不创业以后可能就没有机会了。我很明白,要想得到一些东西,就必须要放弃另一些东西。一百个人里面有九十九个人都骂我傻,但思前想后,我最终还是辞职离开了深圳。

很难说放弃百万年薪去重新开始这个决定是对还是错,只能说每个人的追求都不一样。

年薪百万对我来说,只是自己能力的一种证明,骨子里面想自己开创一番事业的想法从未熄灭过。

(在马来西亚经常能看到汉字)

2015年我又回到了阔别七年的马来西亚,选择做熟悉的电子商务。

当时的马来西亚,搭乘上中国“一带一路”政策的高速列车,各方面飞速发展,电商也迅速进入井喷期。我有国内成熟经验的优势,只一年多就做到了行业内第一名。

做电商很少与人面对面交流,整天面对着冷冰冰的电脑,很枯燥。老婆陪我一起创业,经常说头上要长蘑菇了,好无聊啊。

其实我本身也是非常喜欢交朋友的。于是我又开始琢磨什么生意能尽量满足所有人,让更多的人开心快乐呢?

我是重庆人,重庆人爱吃火锅众所周知,而且重麻辣。但是在马来西亚的火锅店里,我找不到日思夜想的家乡味道。

后来我就试着自己去调味道,结果朋友们很喜欢吃,都反映很好吃。这让我灵光一闪,觉得做这个生意应该很不错。不光能经常吃到家乡的味道,也能让家人朋友面对面的沟通聊天,增进感情。

(我在马来西亚开的火锅店)

于是在2019年,我跟电商合作伙伴重新做了分工,我提供场地和货源,他负责运营挣提成。抽出身来后我开始转战餐饮业,7月份,投资了一百多万的火锅店开业了。

马来人不吃猪肉,所以我的客源还是华人为主。刚开业的时候,生意很火爆,天天客满。

结果还不到半年,疫情袭来,营业额骤减到一半以下。后来又赶上几次封城,不能堂食等因素,半年多就亏了二十几万,平均每月都要亏3万块左右。

一直到今年,马来西亚疫情趋于稳定,火锅店才慢慢缓了过来,亏空的慢慢补上了,回本盈利也是早晚的事。

疫情期间一直能坚持下来,是非常不容易的。除了自己对饮食的热爱,顾客对火锅店的支持和理解才是我坚持下去的动力。

这边的顾客一般都很和气,不会真的把自己当成高高在上的上帝。有时候店里算错账,少收了钱,顾客本来已经走了,还会自己送回来。

(餐饮是良心行业,只有真诚和用心才能做好)

周边社区的街坊们因为跟我很熟,不光介绍朋友来我店里吃饭,平时也会互相帮助。有一次邻居打电话告诉我店里水管爆了,我及时赶过去维修,避免了很多损失。

尤其是在封城期间,有人私下给我发信息,让我坚持住。很多人还经常光顾,说我们来吃,你一定要挺住,别关门!说实话,我一个做生意的人听到顾客这些话,心里真的感觉很温暖。

我觉得这才是我开火锅店最大的收获,认识了很多人,结识了很多朋友。这个状态才是我喜欢的生活状态。

有一对创业的小情侣,每周都来店里,我看着他们从小生意开始,一点一点的打拼,做到电商,现在已经结婚有了孩子。

有一位顾客本来可以用积分抵现金消费的,他偏不用,说来这吃饭就是为了好吃,不是为了打折。现在我和他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我和餐厅的马来西亚顾客)

我还遇到过一个在工作上不如意的女生,边吃边哭。我尝试跟她谈了谈心,后来她辞职找了一个喜欢的工作,再来吃饭时状态明显阳光了不少。

还有一个在我这吃火锅的,特别喜欢我店里的口味,吃来吃去就吃成了我的合伙人,也是我的火锅店至今唯一的合伙人……

诸如此类的例子太多了,虽然很琐碎,但是充满了人间烟火气,让人觉得脚是踏踏实实地踩在地上的。

我现在自己品牌的火锅店有两家,一家开在商场里面,一家开在社区里面。餐饮是个良心行业,如果一个人不真诚,唯利是图,我是不会与他合作的。首先要做一个爱美食的饕客,把兴趣做专,顾客认可,赚钱的事自然而然就来了。

我现在这个合伙人的人品就很好,他私底下做了好多工作,但从不居功,只说这是合伙人应该做的。这样有担当有责任的人,把钱给他管理,店铺给他管理,我很放心。

(马来西亚Astro电视台对我进行采访,给我制作了人物特辑)

当然我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店里之前有个我很信任的员工,后来被发现每天采买回来都拿虚假的票据回店里报销骗钱。即使在封城期店里经营无比困难的时候他也没收手。一年多里,我被他骗了4万多马币。

我不敢相信平日里老实巴交的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所有人都让我报警,可无论如何,看在他家里还有三个孩子的份上,我还是给了他一个机会,没有选择报警。

我一直认为人员管理是目前最大的难题。虽然做餐饮的麻烦事很多,要负责食品的新鲜程度,要保证好口味,凡事都要亲力亲为。但技术层面是固定的,能搞定,可人是活的,管理起来比较费心。

马来西亚华人很多,大家遇见了都会觉得很亲切,但偶尔也有不入流的。我记得有两个老头老太太一起来吃,我一看明显是华人,就用汉语说“欢迎光临”。

谁料老头语气不善地说:“是华人就要讲华语吗?”后来还骂我,语言特别粗俗,不堪入耳。

(每一锅汤底,都是家乡的味道)

那些话谁听了都会产生一种感觉——这是个崇洋媚外的汉奸。我当时气得差点提着凳子朝他抡过去。

虽然我在国外待了很多年,但我是中国人,永远不会放弃中国国籍!

很多的外国朋友,大家谈起留在马来西亚的原因,一致觉得医疗条件好是首要因素。这里的医生多数都是从英国博士毕业的医学生,会很耐心的讲解,不是大病都很少开药,尤其是抗生素。整个就医流程也很人性化,聊着天就把眼部小手术给做了。

教育方面,马来政府对华人学校是自生自灭的态度。所有的华人学校都是马来华人为了保留中华文化,民间捐款建造和维护的。我们现在看到的马来西亚的华人文化,是几代华人自力更生一起努力的结果。

(闲暇时我喜欢到处走走,感受不同的风土人情)

我曾经问过一个做了十几年生意的加拿大朋友:“你追求什么样的生活?”

他说:“我不追求太富有,人生中最重要的是享受身边的美景,路过的人,路过的事。我们要享受当下,同时对未来做好计划。”

这个想法跟我不谋而合。尤其经过这三年疫情,我真正认识到这个世间什么才是最值得珍惜的。

虽然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但钱真的不是一切。

现在的我,不算富有,但生活不愁。还不到四十岁,说躺平有点早,但我现在俨然是个退休的老头,喜欢到处走走,感受人文风俗,拍拍视频,研究研究稀奇古怪的东西。

安逸的生活并不代表对未来没有规划。我的父母已经六七十岁了,我又是家里的独子,没有疫情之前我经常带二老去各地旅游。我的想法是在父母还能动的时候尽量带他们到处走走看看,等到走不动了,就找一个宜居的城市给他们养老。

我们在这尘世间,不过短短几十年。不念过去,不畏将来,活在当下,懂得珍惜,才是人生最好的状态。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