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的日本女性因为贫困,不得不同时打好几份工,有人甚至选择去风俗业兼职

马上就好 2022/06/06 檢舉 我要評論

疫情之下,日元贬值,工资却没有变化。

每个普通人的生活似乎都变得更加捉襟见肘,因为所有的消费价格都在上涨……

除了一个例外——

只有风俗业的消费,是在降低的。

越来越多的日本女性因为贫困,不得不同时打好几份工。

为了赚钱养活自己,很多人甚至选择去风俗业兼职,于是风俗店的范围也逐渐蔓延。

在东京,除了歌舞伎町等著名的风俗街之外,新桥、上野、锦丝町、秋叶原等地区,都在疫情之后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出现了无数风俗店。

从业者人数暴涨,但客人数量几乎没有变化、甚至还因为经济下行的原因,客流量降低。

于是风俗业的价格全面下跌。

只是,对于沦落风尘的女性来说,即使下跌,也没有“不做”的选择。

在很多人眼中,她们被认为是“太爱慕虚荣、太好吃懒做、太眼高手低”才选择了从事这种“令人不齿”的堕落职业。

但对于很多已经身处贫困泥潭之中的女性来说,这是唯一的选择。

“从正常跌落到贫穷,就再难回到普通的人生。”

大多数深陷贫困泥潭中的人,为了维持最基本的生计耗费掉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每天工作后已经筋疲力尽,想要通过其他方式提升自己、跳出现在的泥潭成为了几乎不可能的奢望。

提升自己,需要时间、需要精力,但这两者对于贫穷的人来说都是奢望……

日本Abema News根据《东京贫困女子》制作了一期新闻特辑,跟拍这些在繁华都市中的贫困女性的生活。

其中有一位23岁的女孩Moe酱,就是风俗业从业者。

如果只是在路上和她擦肩而过——没有人会把她和“贫困”联系在一起。

事实上,大多日本贫困女性都是如此,她们看上去像是体面的普通人,并不符合人们对于“贫困”的刻板印象。

但是,也正是因为她们的贫困是“隐形的”,所以一直都在社会救助的漏洞中挣扎着,再也无法拥有得到正常生活的可能性。

在白天,Moe酱是一名普通的公司职员。

她从高中毕业后就开始工作,她换过很多份工作,却从来没有成为过“正式员工”,只能作为临时雇佣的“派遣员、临时工”工作着。

这不只是她一个人的困境,事实上,在东京工作的单身女性,有一半以上都是非正式员工,甚至这个比例还在逐年加大。

而Moe酱也几乎不可能有转正的机会——即使需要正式员工,日本企业也更偏向于雇佣不会有结婚、生子的顾虑的男性,而非“不够稳定”的单身女性。

因此,她别无选择。

作为非正式员工,她白天在公司的事务,需要从早上9点做到晚上5点半,每个月全勤工作的话,工资是12万日元,约合6300人民币。

可是在东京生活,她的房租就要7.5万日元。

如果把房租、水电、交通费、通讯费等固定支出抛去,她每天能够自由支配的收入,仅仅只有1000日元,就连吃饭都几乎不够。

为了尽量不花钱,她从来不在外面吃饭,都是自己在下班后回来做饭——甚至中午在公司,还经常会靠“饿一顿”,减少在食物上的消费。

平时想要的东西,几乎都不会考虑购买,就连必要的穿着,她也只靠着从二手网站上买几百日元的衣服度日。

在朋友邀请她一起出去玩的时候,她也几乎都是拒绝,因为即使只是一起去咖啡店喝杯咖啡,也是500日元的额外支出。

尽管已经这样节俭,她依然很难靠着白天的工资正常生活,在这种情况下,她不得不考虑在晚上5点下班后,再打一份零工。

在失业人数激增的情况下,大多数能够在夜晚当兼职的工作,早就已经招满了人——除了永远缺人的风俗业。

在今年2月,她最终决定去夜总会工作。

“想要搬家,搬到一个更便宜的房子里面,这样每个月的房租压力会小一些。可搬家还是需要钱的,为了攒出来搬家的钱,于是开始在夜总会工作。”

她一周会去3次,每次会工作到凌晨两点。

白天的工作,再加上这份夜总会工作,终于能够勉强糊口。

“我没有想过上奢侈的生活,但想要活下去就只能这样选择了。”

现在,在东京所有女性非正式员工中,有15%的人在风俗业兼职,可以说这一群体非常庞大。

很多人都和Moe酱一样,虽然不想要从事这个行业,但从正常跌落到贫困后,就无法抽身了。

而疫情,正是让所有人都面临危机的时候。

在日本第一次发出紧急宣言的时候,很多企业都进行了裁员,男女雇佣人数都断崖式下跌,很多人就此失业。

但即使如此,也能清晰地从曲线中看出来,女性受到影响更深,几乎是男性失业人数的两倍。

毕竟,企业也更容易做出裁掉非正式员工的选择,这些“可替代性高”的员工,会首当其冲地受到冲击。

甚至对于正式员工来说,女性也比男性更容易陷入贫困。

在电视台员工进行街头采访的时候,其中一名女性说道:

“疫情让我丢掉了工作,我现在仍然是无业游民。”

“我以前在一家餐厅工作,是正式员工。这个岗位上有我和另外一名男性职员,但是在公司决定要裁掉一个人的时候,他们裁掉了工作时长更久的我。”

“很不甘心,也很震惊。”

对于日本社会来说,男性承担着“养家糊口”的责任,要照顾妻子和子女,而单身女性被认为没有这样的顾虑,于是更可能被裁员。

一场临时的危机,会永久地改变命运。

最开始也许只是一次大病,一次失业,但是在这个浪花打过来的时候,却掀翻了命运的船只,成为了整个人生的转折点。

26岁的山田桑,白天做着客服的工作,月收入只有10万日元。

但除了这个工作之外,她还“下海”拍片。

山田桑最初选择成为一名女优,是因为她的助学贷款。

她的原生家庭并不允许她去上大学,她是以“我可以靠助学贷款、不需要家里资助”为理由,才说服了父母勉强同意。

她以优异成绩毕业,已经比大多数同龄人更加优秀,还迅速找到了一份“正式员工”的工作。

但是,作为正式员工,她第一年的月薪只有17万日元,不到9000人民币。

她当然很想成为正式员工,最开始千辛万苦也要读大学,就是为了能够拥有普通人的生活。

但是,在刨除房租、水电、交通、饮食后,她一分钱都攒不下来。

“可助学贷款还高达400万日元呢,要怎么还呢?”

400万日元相当于人民币大概21万元,沉重地担子压在她的心上,让她越来越焦虑。

最终,她开始了在风俗业的兼职。

“靠着拍这些‘动作片’,大概一共有50万日元的收入吧。”

“这样就能够慢慢把助学贷款还上了。”

这其实并不仅仅是她们个人的问题——最终沦为去风俗业打工,是整个社会方方面面的倾轧。

因为疫情缘故,大量实体业倒闭,每一个公司都在裁员,失业人员数量激增,就业打工形势糟糕。

大规模失业潮下,普通人却要面临着生活成本不断增高的事实,然后在一个个难题中挣扎求生。

而女性要面对的,还不仅仅是经济下滑带来的社会性危机。

日本根深蒂固的父权思想下,男性承担着养家糊口的沉重责任,却也同样把持着工作的机会,职场性别歧视异常严重。

年轻女性的更不容易就业、工资更低、更容易被裁员。

但同时,她们还面临着整个社会风气带来的,风俗业的“诱惑”。

看上去灯红酒绿的繁华红灯区,只要进去就可以轻松赚钱的传说,以及相对来说的“宽容度”。

向下滑变成了一个非常容易的事情。

每个入不敷出的女性,都被恶魔提供了靠出卖身体来活下去的,所谓“向下的自由”。

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公开的人口问题研究所调查数据,日本独居生活的女性中,每3人就有1人处于贫困状态。

而其中走向风俗业的,不在少数。

她们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天生懒惰爱慕虚荣——但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这已经是她们唯一的办法……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