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裔乖乖女到中国读博士,生活上基本没什么困难,在北京第一次吃到了桃子

马上就好 2022/08/30 檢舉 我要評論

我的中文名字叫张敏@Min在中国啦,90后马来西亚华裔,学成归来后在北京工作。

在我9岁那一年,我的曾祖母去世了,她是福州人。

我和她关系很好,她在世的时候,常常和我说起她的悲惨童年,经历了纷争战乱,下南洋后与亲人失联等。她曾拉着我的手告诉我:“好好学中文”,到时候回到她的家乡时能用得上。

后来,她不在了。而我带着对她的思念,以及她对家乡的念想来到了中国,还寻到了母系的亲属。

(10年前第一次浮潜的自拍)

我的家乡是马来西亚砂劳越的一个海边小城——民都鲁。

我是家里的长女,有弟弟和妹妹,父母都是商人,做的小本买卖。

马来西亚官方语言是马来文,但是规定要学英语,由于我的曾祖母是福建福州人,这也让我从小就对中文有所了解,为以后来中国打下了基础。

(家庭大合照)

小时候的家庭教育,对我的影响是深远的。比如小学时,很多同学一放学就会被父母送到补习班。但我的父母总是征求我的意见,问我要不要去,这让我感到自己被父母尊重,人生掌握在自己手里。

他们不太管我的学业,只是告诉我以后想工作随时都可以去,但是想读书的话,年龄越大碰到的阻力越多。

那时候很多人觉得女孩子不用读那么多书,但是我父母的想法完全不同。

(小时候的我和弟弟在家乡的海边拍照)

虽然父母特别尊重我,我也一直以乖乖女的形象示人,但其实我内心挺叛逆的,甚至还做了很多的错事。

比如我妈妈在生妹妹的时候忽略了我和弟弟,然后我就会带着弟弟离家出走,让全家人担心不已。还好走得不远,所以很快就被找到了。当然,我也免不了被一顿教训。

那是我小时候面对不公平的反抗方式,也是内心小宇宙的爆发。

(小时候的我)

之后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接触新鲜事物也越来越多。有一次我参考电视节目在微波炉上做肥皂,因为失误,造成了微波炉内部的小爆炸。

当时,我挨了母亲一顿骂,但是通过这件事,也反映出我好奇心特别重,解释了后来的我为什么会走上科研这条路,并视它为奋斗一生的事业。

(初中同学的新年聚会)

因为成绩优异,我获得了马来西亚的奖学金去读大学,前提是:我必须到指定的大学就读指定的专业,也就是土木工程。

我的第一志愿并不是工程,但是因为经济的原因,我也不想花家里的钱,所以硬着头皮上了一年的基础班。

最后,实在喜欢不了,所以就申请换成了石油地质。

幸运的是奖学金依然保留。

(高考状元合照)

石油地质学需要常常在外,尤其是野地考察。恶劣的环境让同学之间因为互相依靠与帮助,关系变得很密切,同时,也让原本内向的我尝试社交,并认识了很多朋友,包括很多外国人。

大三期间,我们需要完成长达8个月的实习,我面试并成功得到了位于吉隆坡的一家国际公司的实习机会,认识了很多外国同事,也感受到了文化上的强烈冲击。

在马来西亚,和前辈及长辈会以敬语的方式交流,但在这家公司和同事们相处的时候不必这么拘谨。他们都是不分年龄直呼对方大名,这让我觉得很放松,少了和长辈沟通的那种紧张感。

(大学时跟同学的合照)

而且,小时候所接受的就是填鸭式教育,往往遏制了学生们的思考,但他们不是。他们每次都能提出一些很棒的想法和解决问题的方式,这让我受益匪浅。

我不懂的问题他们也不会直接告诉我答案,而是带着我思考。当时我就想着,有机会一定要出国去看看。

(和石油地质学的同学一起地质考察)

8个月的实习期结束得很快,在公司的时候,我每天都想着留学出去转转,但回到学校后,我就被现实给拉了回来,因为留学的费用太贵了。

就这样,因为资金的问题,留学的想法被我耽搁了许久,直到大四毕业后,父母问起这件事,我认真思考起来。

还记得父母对我说:“你在本科的时候已经替我们省下很多钱了,所以不用担心留学的问题,想去就去吧!”

于是,我决定出发!

(在家乡的海边)

那时候距离欧洲的开学季还有三个月,我就用这三个月的时间,准备相关文件并裸考雅思,最终在前实习的爱尔兰领导的帮助下,成功申请到了去爱尔兰留学的机会。

其实去爱尔兰读硕的原因也很简单,虽说离马来西亚很远,但是性价比最高,花销比我选择范围内的其他国家(比如加拿大、美国和英国)要小一些,也能切身感受下欧亚大陆之间的文化差异。

最重要的是,我也申请到了爱尔兰大学的部分奖学金,减少了我的经济负担。

(大学最后一次的地质考察)

来到爱尔兰之后,这边的文化环境和我的国家完全不同,比如放学后,我们经常会去学校的小酒吧喝酒,就是纯粹地喝酒聊天,也不会逼对方喝很多。

3月17号是爱尔兰的国庆节(也叫做圣帕特里克节),当天,爱尔兰老师说去庆祝一下这个节日,我们就从中午开始喝到晚上,酒吧还送我们一人一顶"绿帽"。

我知道这在中国的寓意不好,但是在爱尔兰,绿色却代表着幸运,就像华人喜欢红色一样。他们还会在脸上画着三叶草。

逢年过节送礼物,同学都是当面拆开的,这跟我们那边不同,我们都是等人走了之后再拆开。有次,一名阿根廷朋友送礼物给我,她就问我为什么不拆,是不是不喜欢,结果我解释了半天。

(绿色帽子的照片找不到了,这是他们的guiness帽)

当然,在爱尔兰,文化差异上的冲击也伴随着一些歧视和危险,并不是所有人都很热情。

在留学期间,我曾遭到了一些白人小孩的歧视,虽说大多数爱尔兰人都非常好,但是也会有小孩用一些难听的话在街上骂我们。

谩骂还好,更让我害怕的是,有天我走在街上,一个流浪汉模样的人,走到我面前说我像他闺女,然后在我脸上亲了一口。当时我感觉非常害怕,因为他的皮肤很白,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什么传染病。

(在爱尔兰环岛自驾游)

2016年6月的暑假,我因感情受挫,一直没办法从痛苦中挣脱出来。朋友不忍心看我一个人伤心,就邀请我参加朝圣之旅。

那时候我根本就不懂什么叫朝圣,只是听说这段200公里的旅途要花十天的时间,从葡萄牙走到西班牙。

我是一个比较喜欢挑战新鲜事物的人,就同意了朋友的邀请。

(第一次浮潜)

朝圣的过程在当时对我而言就是一直走路,一天至少走20公里。对于一个很少运动的人来说,突然要走这么多路,还背着7公斤的登山包,真的很累。

那是我脚底第一次起水泡,而且膝盖很疼,第二天醒来腰酸背痛。当时我就想:要不买张机票飞回爱尔兰吧,省得花钱来这里受罪。

(那时候真的很累,随便找地方就坐下来休息)

后来之所以没临阵脱逃,是因为听了爱尔兰朋友的分享。

他说自己已经朝圣过3次了,每走一次,都会让思维得到提升,对自己有更加清晰的认知,减少对未知的恐惧。

那时候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我就想:再坚持一天吧,可能会有不一样的体会。而且路上的风景以及路过的村庄等,的确很美很疗愈心灵。

所以我每天都和自己说,再坚持一天就好,看看新的景色,每天进步一点点也好。

(朝圣路上的美丽风景)

朝圣的路上不光只有我们一队人,还看到了不少上了年纪的人参加。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对来自日本的夫妇,他们特地飞来欧洲参加,而且不是第一次。

我有和他们聊过天,他们对我说:这样的旅行会让人减少内耗,我们可以很容易就想开了。

爱尔兰朋友和日本夫妇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终于抵达目的地,圣地亚哥!小队合照)

就这样,我带着疑问坚持到了最后,成功从葡萄牙走来到了西班牙。

可能有人会问:没有边防拦我们吗?实际上边界没人看管,过一条桥就到了西班牙,而且马来西亚的护照也可以随便进出欧洲各个地方。

(从葡萄牙走到了西班牙边境)

这次旅途让我彻底从痛苦中走了出来。旅途中,我每一天都很累,倒头就睡,根本就不会去在意那些曾经发生过的糟心事了。

同时也让我渐渐理解了爱尔兰朋友的那句话。觉得自己办不到,很多时候,是我们放大了对“未知”的恐惧。在克服的过程中,我们就会对自己有更多的认识。

事实上,任何事都应该先开始,中途想放弃的时候,不要管会不会到终点,只需要对自己说:再坚持一下下就好。

人生没有什么不可能,只有“要不要去尝试”。

(和爱尔兰同学在地质考察时的合照)

在朝圣途中,当我们的身体到达一定极限时,其实精神也真的会豁然开朗,这也验证了日本夫妇的那句话。

之所以痛苦,是因为没有体验过真正的痛苦,人需要做的是跳出舒适圈,只有跳出去,才能获得不一样的结果。

往后的日子里,每当我觉得自己不行或不能时,我会对自己说:我都能够一天走这么远了(毕竟以前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任务),还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倒我?

这就是朝圣之旅带给我的意义。

(朝圣旅途中的热情队伍请我们吃饭)

那之后,我全身心地投入学业,经常代表学校去参加一些博览会和比赛。

在博览会时,我的工作是去解释石油是一个怎么样的资源。

现在的大部分欧洲人十分反感石油开采,觉得是一个很肮脏的能源,当时的我面对了特别多的质疑和批评。他们一直问环境污染这么严重了,为什么还要使用这个能源?

人们并不都理性。立刻抛弃石油是一个很不切实际的想法。所以,我决定未来一定要从事有关石油行业的环保或节能类的工作,给传统能源到新能源的过渡提供一些宝贵时间。

(身为研究生代表参展花絮)

之后,我获得了澳洲大学一名教授的青睐,成了他的博士生,从石油的角度,从事了与减碳相关的科研项目。

但没多久,因为教授转岗到马来西亚分校,所以我也跟着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了。读博期间,让我对减碳技术产生浓厚的兴趣。平日里,不是待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就是在办公室里阅读及撰写论文。所做出的努力,也收获了不少成果,其中一个便是得到了省级最佳博士项目及奖励金。

(在爱尔兰大学的校园拍照)

苦读三年多,终于在2019年12月完成博士答辩。

为了放松紧绷已久的精神,我决定独自到中国旅行。这并不是我第一次独自旅行,在爱尔兰留学的时候,我也常常这么做。之所以选择中国,是因为当时认识了好几位中国朋友,想借此机会拜访他们。

首站是天津,之后便是涿州、北京、上海苏州及杭州,一共游玩了两个星期。这段期间,我深刻感受到了历史古国的浓厚气息,这里环境非常好,人们也非常友善,后来我发现中国在石油研究方面也非常有氛围。

(在中国吃小吃,感受不同的饮食文化)

看到中国在科研方面的支持,同时也让我想起与曾祖母的诺言,回国之后,我便开始申请在中国读博士后的工作机会,并且在2020年4月顺利拿到了湖南大学博士后的录取通知,并签了两年的工作协议。

但是,因为疫情的原因,我迟迟没能来到中国,一直都是远程办公,这让我非常焦虑。

而且,准备期间,我的邀请函和工作许可通知轮流到期,申请签证的手续及防疫政策不断变化,都让我很沮丧。

但好在我没有放弃,耽搁了将近两年后,在2022年2月25日,我如愿来到了中国。

(在天津瓷房子合影留念)

我刚到中国时被隔离,当时有一个很少联系的中国亲戚,包了4位数的电子红包给我。他是我的舅公。

这让我受宠若惊,因为在我的家乡并不多见,通常只有最亲的人或者结婚才会包这么多,我和舅公是很少联系的。

至于舅公是怎么联系上的,那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外婆的亲戚来到中国探亲,寻到了一些亲人,并且把地址告诉了我的外婆,自那以后他们才开始通信。

后来我妈妈的弟兄姐妹组织了中国探亲游,我也跟着去,才有了我们的第一次见面。

当时我觉得钱太多了,本来不想收。但是舅公说这是给我来中国工作的礼物,不收不行,我就感觉真的好热情,让我不知所措。

(长沙月亮岛)

隔离了21天之后,我开始外出感受中国的风土人情,因为我会中文,所以生活上面没有什么困难。

在长沙,我发现了很多新鲜事和美味的食物。那时候我第一次吃长沙臭豆腐,第一次发现套圈的时候可以套到小动物(只玩了一次就不再玩了),这在马来西亚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现在还有一只套到的小仓鼠在家里养着。

我还看到很多人穿JK裙子和汉服,感觉很奇特,他们可以把这些东西穿上街。我老家是个小城市,很难看到这些。我也观察到中国的年轻人很喜欢喝奶茶,大街上基本人手一杯。

当然,在中国我也有不适应的地方,比如这边的天气。在我老家,下雨的时候是很凉爽的,但是这边下雨的时候非常闷热。

(第一次穿汉服)

2022年7月,我从长沙调到了北京。有天朋友邀请我去她家做客,她的父母很热情地给我洗了一些桃子,那是我第一次吃。我在马来西亚没见过(当然很可能也有桃子,只是我没见过),感觉非常好吃。

当时朋友就感觉很奇怪,她没想到我居然没吃过桃子。

(和狗狗的合照)

来到北京之后,不光是生活方面的新体验,工作方面我也有了很大的优势。

身为保护环境的领头国家的首都,北京云集了各地的专家来搞科研,这让我能认识更多行业里的杰出人士,也有了更好的工作氛围。

有了更好的科研环境后,我更加努力去置身于科研事业当中,希望能够将碳排放的污染降到最低,还给这个世界一片碧海蓝天。

时至今日,在我的老家沙捞越还是可以看到星星的,但是在中国的很多地区很难看到的。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实现了传统能源到新能源的过渡,那就可以在大都市里看到漫天繁星啦~那也正是我需要为之努力的。

(在书海里会感受到自己与世界的距离更近了)

目前,我来中国的时间不久,至于以后和中国的故事是什么样的,我非常期待。

我好希望能与曾祖母分享这份喜悦和兴奋,要是她还在,该多好。她肯定会为自己的祖国之进步和发达而感到惊奇并为之骄傲的。

游历了不同的国家后,我也了发现各地的文化差异是如此的巨大,人们的生活习惯是如此的不同。

(在铜官窑古镇)

在我的家乡,很多人会觉得我拥有这么高的学历没用。其实读博时,我看同龄人工作赚钱、结婚生子时,也有焦虑过,所以当时在上学的时候还勤工俭学,做过一些与科研不相干的工作,比如销售员,借此增加自己的收入,减缓焦躁与不安。

但是后来我明白了一个道理:纽约的时间比加州早了三个小时,但加州时间并没有变慢,每个人都有自己专属的时间线,而我就是在自己的时间线上缓缓向前。

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够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不要被焦虑情绪困扰了自身,不要迷茫,不要不知所措,就算慢一点也没关系,你不是一个人,我们一起每天进步一点点就好!

【口述:张敏】

【编辑:皮导】

我们不能走过不同的人生,却能在这里感受别人真实的故事,而且,每个故事都有真实照片噢!如果你也喜欢这样真实的故事,请关注我们吧!@真实人物采访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