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牛车水美食街,一定得倒?

马上就好 2021/11/02 檢舉 我要評論

新加坡的牛车水,一直以来因旅游而闻名,但是因为疫情,没有游客也就失去了经济来源,就在上个月宣布关闭。得知这一消息,新加坡网友很淡定,因为觉得这都是意料之中的结果。

牛车水美食街关闭的消息,和本地友人聊起,内心其实没有任何涟漪,更没有一点惋惜之意。(海峡时报)

牛车水美食街经历了二十年春秋,日前因冷清寡落,门可罗雀宣布永久关闭。自然,长命疫情才是罪魁祸首,但失去灵魂的牛车水到底是什么原因呢?而严重的不是落魄,而是失去了灵魂,失去了鲜血。

听到牛车水美食街关闭的消息,和当地朋友聊了起来,内心却没有一点涟漪,更没有一丝遗憾。

但是,把它当作一个纯粹的商业决策,把“许多都倒了,我也不列外”的阵营归类,又会忽略它在牛车水中传承美食文化的意义和初心。

(联合晚报)

既有文化含量、地理便利、历史使命,又有来自旅游局的整体支持,为什么牛车水美食街一定要倒?

商业意味超过文化内涵是致命伤

事实上开设美食街的目的是很好的,在老店的街道上设立美食摊,藉此振兴牛车水的商业活动,然这一一厢情愿的想法却忽略了牛车水的弱点。

由牛车水的原生居民和商贩逐渐迁移到外来店铺,留下的只有牛车水,只剩下中老年人的往日回忆和依恋。这种客观的大环境,在失去了大部分的当地客户基础后,向游客招手是美食街的核心战略,但这也是其最大的致命伤。

(联合早报)

长期以来,旅游者为本的营销方针和稍高的价格使美食街形象根深蒂固,以至疫情来袭,全球旅游客源惨遭破坏,最终切断美食街的命脉。

即便是到2013年,劳资双方费尽心机投入400万元改善美食街的餐饮环境,门面风光无限,商业意味却超过文化内涵,仍是不易再招揽本地客源的。

依靠不上本地客源的逐渐流失,没有新来的年轻客源来补充血,再退一步去期待本地饕客也没有“非吃不可”,排队再久也没有“非吃不可”的地方美食。

转型缺乏“地利人和”

另外一层缘由:原来作为商业单位,以商谈商,硬生出了美食街,周围三个美食江湖地位超然的小贩和熟食中心:牛车水、芳林公园和麦士威,从这里来看,会给人一种难以竞争的印象。

(联合晚报)

这几个历史悠久的小贩中心已成为人们心中的美食天堂,有感情、有回忆,即使几度翻新后还是昏暗迷离,卫生条件仍有提升空间,但仍是人们心中的美食天堂。

所以寡不敌众、还天生弱势的美食街嘎然落幕也不是坏事,未来劳资各方在认清弱点的前提下,让美食街的概念重新焕发生机,通过理性筹措也并非坏事。

新契机:牛车水原生美食天堂的定位

尽管如此,我还是倾向于永久放弃美食街一厢情愿的想法,全面开发和提升牛车水的原生美食天堂定位,提升和提携原有小贩中心,改善环境。

2001年牛车水美食街刚开幕时形式比较接近原生态,桌子直接摆到马路上。(海峡时报)

比如,政府可以通过店租优惠,鼓励二代人接棒,尽可能地保留原摊贩,比如,小贩的历史越久,租金就越低。

也可以给那些有志于当小贩的年轻人来这里开发当地美食,制造入行的吸引力,给他们提供最初的支持。所剩不多的是靠他们的真材实料来加强和巩固他们在市场的持久战斗力。

长期来看,没有面包,就不需要在继承上做文章。特别是不久前新加坡小贩文化荣获联合国非物质文化嘉奖与光环,更让我们有理由深思美食传承的必要性与未来发展。实际上,软件和灵魂才是我们的政府最好的硬件,我们一直都是最好的硬件。

2001年牛车水美食街刚开幕时人头攒动的盛况。当时有很多本地人都慕名前去,热闹非凡。(海峡时报)

至于,我希望政府切忌对其进行画蛇添足的外力干涉,把原来的地方变成另一个华丽的地方,破坏其原有的魅力。在我看来,能够吸引到当地味蕾刁钻的当地食客的地方,一定可以把游客一网打尽。

现在网络已把所有人变成了聪明人,随便一查就知道哪里是游客的陷阱,躲都躲不了;要感动旅客,我们必须仰赖真诚朴实的述说我们的美食之旅和内涵,只有在地的历史和文化内涵才有最大、恒久的生命力和吸引力。

国人还是热切关注牛车水

尽管牛车水失血而失魂落魄已逐渐沦为另一个商业区,只在华族传统节日中张灯结彩,还每年中招被斥责错字百出或灯饰造型突兀。政府倍感沮丧,因为公众的期望很难满足。

但另一方面也代表人们对牛车水的热切关注,需要牛车水在华族节日期间的热闹景象,还是希望它能以更体面的面貌示人,而不是一味地迎合游客的口味。而我认为,这也是我们开发牛车水的盲点,没做好自己,想如何取悦别人。

(联合早报)

游客来来回回,只有全面开发牛车水的潜力和活力,吸引本地客源才是正道。希望有关部门也同样给予它同样的尊重与重视,回归原生态的牛车水面貌,动员牛车水年轻的居民在历史长河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和印象。

目前为止,在新加坡做得最好的是中印度鲁地区,这里是生气勃勃、生机勃勃、物美价廉的地方,值得牛车水借鉴。

中峇鲁一带的店屋都变成一间间有特色的商铺和餐馆,吸引了很多年轻人前去,为这个新加坡最老的住宅区注入新活力。(联合早报)

想一想,如果今天关掉的不是牛车水美食街,而是老机场路小贩中心(每次排队买烧腊)或牛车水的熟食中心,我们的公众会不会急得上街去抗议?

话又说回来,牛车水美食街商家血本无归,冷清近两年来也是难上加难,商家也尽力了,这样的结局是必然的。我们只能虚心反省,否则再多的美食街,再丰厚的投资也一样凄凉。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