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岁郭台铭以神秘嘉宾身份,亲自驾驶红色Model B出现:是“最好的生日礼物”

马上就好 2022/10/20 檢舉 我要評論

这个完成交接班的代工帝国,是否能延续以往的辉煌?

富士康的造车业务再进一步,郭台铭有些激动。

10月18日,在鸿海科技日上,72岁的郭台铭以一位神秘嘉宾的身份,亲自驾驶着一辆红色Model B出现在发布会现场。下车后,他稍显激动地介绍了这款车,称其是“最好的生日礼物”。

去年同日,鸿海正式对外发布旗下纯电动车品牌Foxtron,并带来三款电动车,郭台铭也是以同样的出场方式,表达了他对富士康造车的期待。

据了解,Foxtron(鸿华先进)正是由鸿海集团与中国台湾最大的车企裕隆汽车合资成立的公司。Foxtron主要负责车辆的设计,汽车生产将由鸿海来代工。

与去年的发布会相比,今年富士康的亮相汽车产品数量并没增加,共有跨界SUV车型Model B、全地形电动皮卡Model V、量产版Model C三款车型。加上2021年科技日活动上亮相的Model E(定位为豪华轿车,续航里程可达750km,计划2023年上市)和Model T(电动巴士,目前已经正式交付于高雄客运,续航里程为300km),富士康共亮相了5款车型,覆盖了SUV、轿车、公交车和皮卡多个市场。

相较于一年前,富士康的造车心情似乎也更加迫切——富士康希望复制其在组装消费电子产品方面的成功经验,将业务扩展到汽车领域,目标是从底盘开始为客户代工组装其电动汽车。

鸿海董事长刘扬伟再次强调,富士康并不销售其自有品牌汽车,他们的初衷不会改变,即为汽车界的委托设计制造服务公司(CDMS),并且希望有一天鸿海可以帮特斯拉造车。

来源:鸿海科技日直播截图

“在2020年宣布将生产电动车的计划后,很多人质疑富士康能不能造车。现在,富士康一年推出了三款车型,很多人都在想,他们是怎么做到的?这就是我们的运营速度。”刘扬伟表示。

2019年6月,郭台铭退休,刘扬伟接替郭台铭成为鸿海的新董事长。但目前来看,富士康造车业务并未受到交接班的太大影响。2年里5款新车亮相,富士康似乎想用速度证明自身的造车能力。

按照规划,鸿海要在2025年实现全球电动车市占率达5%的目标,年出货量在50~75万台,并计划在2025~2027年间为全球10%(约300万辆)的电动汽车提供零部件或服务。

这个完成交接班的代工帝国,是否能延续以往的辉煌?

加速的两年

2015年,马斯克接受《德国商报》采访时曾表达过这样一个观点:“与手机或智能手表相比,汽车非常复杂。你不能去找富士康这样的供应商,然后说,‘给我造辆车’。”

在之后的几年,这句话时不时被大家用来调侃“代工皇帝”富士康。

事实上,富士康对造车的野心并非什么新鲜事。

早在2005年,鸿海就通过收购中国台湾四大汽车线束制造商之一的安泰电业,开始涉足汽车零部件业务。2010年,鸿海拿下特斯拉的订单,成为特斯拉中控触摸屏面板、连接器、覆盖件的供应商。2013年,富士康进入奔驰、宝马等跨国车企供应链。第二年,富士康与北汽合作,共同投资研发、生产制造新一代动力电池及其系统,获取电池技术。

鸿海在汽车领域的合作企业(不完全统计) 制图:任娅斐

在之后的布局中,除了与传统车企合作,鸿海开始通过投资方式与有潜力的互联网造车企业建立合作。

如2016年,通过子公司鸿准向滴滴出行投资1.199亿美元,获得滴滴0.355%的股份;2017年,通过旗下子公司富泰华向宁德时代投资10亿元,获得对方约1.19%的股权;2018年,与阿里、IDG资本联合领投小鹏汽车B轮融资。

2020年,富士康突然宣布造车,在当年的科技日活动上,刘扬伟第一次详细介绍了富士康进军造车行业的思路:富士康不会打造自己的电动汽车品牌,特斯拉是电动汽车中的iPhone,而富士康希望成为电动汽车界的Android,开源、开放。

接下来的两年,富士康在汽车领域的布局动作更加频繁。

2021年初,富士康与吉利达成合作,双方成立了一家名为富吉康的合资公司,主要经营业务就是整车代工或生产汽车零部件。

去年5月14日,富士康与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Fisker就汽车组装达成合作,将于2023年推出新车,这也是富士康第一次拿下汽车组装的大单。

同年11月,富士康以2.3亿美元从美国电动汽车初创公司Lordstown Motors手中,收购了位于俄亥俄州的前通用汽车公司工厂,并计划在那里生产电动汽车。这也是富士康拥有的第一家汽车工厂。富士康也将为Lordstown Motors进行代工。本月初,Lordstown Motors宣布,富士康已经为其代工旗下首款纯电动皮卡Endurance。该车型售价为5.25万美元(折合约为37.36万元),计划在年底前上市。

今年8月,富士康与位于加州的Monarch Tractor公司签订了一份合同,并为其生产具备自动驾驶功能的电动拖拉机;10月份,富士康又与总部位于洛杉矶的电动汽车初创公司INDIEV达成协议,为后者生产第一辆量产原型车。

“软一点”的富士康

除了广泛布局,富士康也在不断升级和更新自己的汽车代工模式。而其中的关键就是MIH平台。

用刘扬伟的话说:“我们唯一的弱势是不太懂车子,这个弱点可以通过平台解决。”

MIH开放电动车平台软件负责人魏国章曾表示,传统汽车产业有三个痛点:第一是硬体定义,车子只要落地,就会贬值;二是复杂的架构,导致供应链管理难度提高;最后是封闭系统,新厂商很难参与及开发。他表示,希望能够让外界在MIH上看到一个“软一点的鸿海”。

而MIH平台最大的特点就在于模块化、定制化,富士康计划通过向外界开放该平台,邀请有需求的电动车玩家加入MIH联盟,用这一平台实现快速造车。如果类比智能手机,相当于各大厂商的操作系统基本一致,区别在于品牌和参数配置。这也正如富士康提出的,希望成为“电动汽车界的Android”。

据刘扬伟透露,截至目前MIH平台的成员已经有将近2500家。其中包括高通、微软、博世、宁德时代、比亚迪电子等。未来,Foxtron的车型也会优先选用MIH联盟成员的产品,希望Model B、Model V及Model C电动汽车能采用MIH成员超过5成以上零部件。

不过,对车企而言,MIH平台到底有多大的吸引力,业内人士看法不一。支持的观点认为,在该平台内,所有成员可以相互分享电动车造车经验,便于缩短开发时间,降低开发成本。看衰的观点则是,作为富士康最重要的合作伙伴,裕隆旗下并没有一款成功的汽车品牌,纳智捷甚至已多次传出退市消息,双方共同打造的这款MIH平台,很难让车企提起信心。况且MIH平台的话语权掌握在富士康手里,车企更加不会冒险。

此外,目前将电动平台开放的企业不止富士康,此前特斯拉就将专利全部开放,比亚迪开放了E平台,大众也开放了MEB平台。对于在造车领域并不擅长的富士康,能在多大程度上得到车企的响应,也是一个未知数。

不过从相关动作以及科技日上的表态来看,富士康对汽车代工业务的重视显而易见。

来源:鸿海科技日直播截图

在2022鸿海科技日上,鸿海科技表示未来10年将重新定义汽车领域的CDMS(Contract design and manufacturing service,委托设计制造服务)商业模式。

刘扬伟强调,富士康和特斯拉不是竞争对手,希望有一天可以帮特斯拉造车。

目前鸿海的汽车代工业务占比还很小。“由于鸿海在全球ICT产品市占率在40%-45%,希望在电动车领域也可以达到同样的水准。”刘扬伟说。

开拓新版图

近两年,即便已退休,郭台铭依然为电动车亲自站台,鸿海集团一年内收购、投资、合作十余起电动车项目,布局范围和投资领域从整车、电池到自动驾驶,汽车业务进展不断按下加速键。

至于背后的原因,多位汽车行业人士给出了类似的观点: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连续下滑、苹果订单不断向其它果链公司分散,加之疫情影响,苹果正打算减少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富士康需要找到新的业务增长点。

鸿海超过一半的收入都来自苹果业务,一方面,这为鸿海带来了稳定收入以及行业领先的代工水平,但与此同时,鸿海也受制于苹果,毛利低,议价能力弱,苹果也开始扶持“备胎”制衡富士康。比如立讯精密和歌尔股份如今已经成为Airpods的主要供应商。

电动汽车产业的发展趋势,让富士康看到了降低苹果依赖症,实现技术升级的机会。

在2018年的鸿海股东大会上,郭台铭还在感叹,未来5年将是鸿海至关重要的转型期。三年后的2021年,富士康提出了更为切实的赚钱目标:预计到2025年,纯电动汽车营收占其制造业营收的5%,营收目标为300亿美元,其中40%的零配件由鸿海集团自己制造。

而有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鸿海来自汽车产业的营收不到总营业额的0.2%。要实现汽车营收业绩的飞速提升,鸿海的压力可见一斑。

富士康想要在造车和汽车代工两个领域,达到在消费电子代工领域的行业地位,并不容易。

从目前电动汽车的发展趋势来看,江西新能源科技职业学院新能源汽车技术研究院院长张翔认为,大型车企找到富士康代工生产汽车的可能性很小,造车新势力也大多选择自己建厂,这会影响富士康的造车业务。此外造车的技术迭代也很快,比如生产线每隔3~5年可能要更新换代,如果规模上不去,富士康也不敢冒险新建工厂,“到后来(造车)很可能就会成为一个空口号”。

不过,富士康虽然缺少在造车领域的积累,但其在供应链管理等层面有一定优势。

例如,在供应链管理方面,鸿海采用eCMMS (垂直整合商业模式),凡是涉及机构件、零组件、模具、整机到设计、生产、组装、物流等服务均涵盖在内。在 eCMMS 模式的成功复制下,富士康的深圳厂区不仅成为全球最大的3C制造生产基地,更是全球最短的3C供应链。而这些能力,在汽车领域也有借鉴意义。

在科技日上,刘扬伟也作了进一步说明,“无论是电动汽车、PC、手机等,鸿海的优势是垂直集成和全球供应链管理能力,目前产业中很少有公司同时具备这些能力。”

自2007年加入鸿海担任董事长特别助理,到之后操刀鸿海的半导体事业、成为“五虎将”之一,刘扬伟一度被称为鸿海“最闪亮的明星”。但也有公开报道称,鸿海内部有人质疑刘扬伟缺乏“战功”,难以服众,因此,汽车业务不仅是鸿海的新版图之一,也是刘扬伟不能输的一次战役。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