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氏下一代的每一位都拥有母亲的智慧”,郭鹤年口中的母亲到底是一位怎样的人?

司马姨 2022/04/22 檢舉 我要評論

01 母亲的信徒

“我坚信人生的终极目标,应该要依循高尚的道德标准,并且要在所有行为上表现出来,这样才能创建出更加公正、公平的世界。我对郭氏家族的下一代充满信心,因为他们每一位都拥有母亲的智慧,也许他们对母亲的理念和思想理解不如我深,但他们也是母亲的信徒”

这话出自于是大马华人大富豪郭鹤年之口,是闻名世界的大富豪,他的名字已成为财富和成功的象征,连李嘉诚都要称他一声“大哥”,可见其威望和影响力。据不完全统计,郭氏家族产业的市值超过3000亿港元。

郭氏家族的产业

在国内,大家耳熟能详的“香格里拉酒店”、“金龙鱼”油米面就是郭氏家族的产业,已深深地影响着我们的日常生活。金龙鱼上市已一周年了,目前还有杂音质疑它是外国人的企业,不太牢靠;其实这质疑根本没必要,因为郭氏家族是地道的福州人出去的华侨,他们的爱中国爱家乡情怀不会比国人少。这可以从“郭氏下一代的每一位都拥有母亲的智慧、母亲的理念和母亲”这句话里的母亲身上找到答案。

那么,郭鹤年的母亲到底是一位怎样的人呢?又是如何能深深影响了郭氏家族的几代人呢?她和几千亿的郭氏家族产业又有怎样牵连?......

本文将为大家一一解开这些谜团。

02 远嫁南洋

这位伟大的母亲名叫郑格茹(如),1900年出生于福州城门下洲村的一个书香世家,父亲郑寿南是清末的举人。家境不错的她,从小就接受了新式教育,后来进入福州的美国教会学校协和大学(据考证更大可能是华南女子文理学院)学习,培养了果断的性格、独立的人格,最后她把自己的原名郑梦兰改为郑格茹。

年轻时代郑格茹(如)

1920年大学毕业的郑格茹,奉父母之命媒约之言,登上了前往南洋的客船,去和远在马来西亚新山打拼多年的郭钦鉴成婚,郭家和郑家都住在高盖山脚下,相邻不远,有可能是世交。

两位年轻人在婚前从未谋过面,只是郑格如的兄长听多人说起,这位同乡小兄弟一表人才,在南洋混得风生水起,从而促成了这段姻缘,没成想因此诞生了一个几千亿的豪门家族。

高盖山脚下的郭宅村人,是唐代大将郭子仪的后裔,郭氏先人在唐末为避乱而入闽,宋太祖建隆年间(约961年),他们奉先祖郭子仪香火,迁到福州南郊、闽江支流白湖河边居住,郭家居地因此被人称为“郭宅”。郭氏家族在此繁衍生息,科甲连科,人才辈出。

现在该村的当地宗亲约1000余户,6000多人,是当地的大村落;可惜的是在2020年因城建需要而整体搬迁,只留下“汾阳玉湖郭氏宗祠”和“心远庐”等几座遗迹,供后人凭吊、参观。

郭钦鉴1893年出生于郭宅,上有5个哥。依次排列为:钦铮、钦暖、钦端、钦仁荣、钦宝。

1911年,20岁的郭钦荣,只身一人下南洋到新加坡打工,初到时,是在同乡的店里当伙计,由于聪慧好学,勤快自强,很快就小有成绩,不久有了自己的店铺。随后几年,除了长兄郭钦铮留在老家郭宅开了一家叫“万安堂”的中药铺外,其余弟兄相继来到马来西亚谋生。

1916年,郭钦荣在马来西亚的新山市开设“东升公司”,专营大米、大豆、糖等生意,赚了不少钱。 新山位于马来半岛的最南端,是被称作“天府之州”的柔佛州的首府,与新加坡只隔着一道浅浅的海峡。

新加坡、新山位置图

初到新山的头几个年,郭钦鉴心无旁骛,一门心思扑在东升米店上。四哥钦仁看他聪明伶俐,踏实肯干,就放手给他经营。大约在1921年,郭钦鉴和几个兄弟就已积累了约50万马币的财富。

1920年,27岁的郭钦鉴和同乡郑格茹成婚。婚后三年,旺夫的郑格茹一口气接连生下了3个儿子:郭鹤举、郭鹤龄、郭鹤年。

受教育程度颇高的郑格如,是孩子们的启蒙老师,她教他们说普通话,给他们讲儒家文化、道家哲学,其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鬼谷子,成为了郭鹤年日后低调处事的榜样。

郑格茹对孩子管教很严厉,在孩子犯错时,会挥鞭子让他们记住不再犯同样的错;她还教育孩子们做人要谦虚,对人要真诚,处事要公正等道理。

03 郭氏发家

到了20年代后期,郭钦仁身体欠佳,逐步把东升公司的经营管理权交给小弟郭钦鉴、三哥郭钦端和郭鹤青(郭钦暖长子)三人,在他们的精心料理下,公司业务不断扩展。凭借精明的头脑,精通数字、善于交际的郭钦鉴,很快成为了“东升号”的顶梁柱。

郭钦鉴有一段时间,在经营米面生意的同时,还介入菜市场的肉档生意,卖牛羊肉;后来,因为妻子郑格茹信佛,反对杀生,方才作罢,从而专注于粮食生意。

郭钦鉴为人肝胆义气,善于钻营,人脉广泛,当时柔佛州的州务大臣拿督翁、苏丹依布拉欣等政界要人都是他的朋友。没过几年,长袖善舞、左右逢源的郭钦鉴已经成了远近闻名的百万富翁。

第一代来南洋的郭氏家人都是白手起家,没有什么文化,在拥有优异的经济条件后,他们对下一代的教育格外重视,这种重视一直延续至今。

大家闺秀的郑格茹内刚外柔,教子有方,待人接物处处周全,上上下下的郭氏家人都很尊重她。三个儿子在郑格如的培养下,学业都非常优秀。郭鹤年兄弟三人都毕业于新山英文学校及著名的新加坡莱佛士学院,良好的教育为他们日后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后来的新加坡的李光耀、马来西亚的政要们与郭家兄弟都是关系不错的校友。

年轻时的郭鹤年,帅!

二战爆发后,日军入侵南洋,郭鹤年在莱佛士大学的学习生涯被迫中断。1942年,日本军队占领了马来西亚,郭钦端不幸病逝,郭鹤青被日军拘捕了数月,东升公司被迫停业,郭氏家眷颠沛流离。

逃难期间,日军中的一个台湾人告诉郑格如:你们三个儿子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如果不去为日本人服务,可能会被怀疑反日,我在三菱贸易有个朋友,听说他们要在新山开设一个小办事处,将派一个日本经理来管理,你应该从三个儿子中选一个去报名,当他的助手。

于是,郭鹤年到三菱公司新山办事处工作,直至抗战胜利。期间郭鹤年还升任米粮部的负责人,通过私下交易,赚了几十万元,而他的二哥郭鹤龄那时参加了马共的抗日队伍。

日本投降后,族人找到郭鹤年,说:“你父亲想你回去帮他,回来加入家族公司吧”,郭鹤年没有拒绝,来到了父亲的东升公司,结果发现战乱中的东升公司经营状况很糟糕。

但随着战争的结束,东升公司重新走上正轨,并很快取得了突飞猛进的成果。

战后初期,马来亚消费品奇缺,当局实施物资统制。任米粮统制官的达图·翁与郭钦鉴有莫逆之交,他把采购大米和粮食的工作交由郭钦鉴处理。郭钦鉴父子和族人们抓住时机,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控制了柔佛州的粮食生意。同时,他还取得了政府包括医院和军部的粮食供应权,事业更是蒸蒸日上。此外,柔佛州的苏丹依布拉欣也对郭钦鉴家的生意多方照顾,发给他一些执照和准证,使他得以从事某些特定的生意。

到40年代末,郭钦鉴他们已赚了400多万马币,郭家迅速成为柔佛州、乃至整个马来西亚著名的富豪家族。东升公司成为日后郭鹤年及其兄弟创建庞大企业王国的桥头堡。

04 挥霍人生

从社会底层白手起家,经过辛苦打拼,赚下了丰厚身家的郭钦鉴,开始发飘了。

那时候身家百万已跻身上流社会的郭钦鉴,忘乎所以、纸醉金迷了起来,吸食鸦片、沉迷赌博、包养情妇样样都来。 1936年,郭钦鉴在麻将台上结识一名女教师,便移情别恋,在外头将其娶为二房,还生了孩子,这让接受过新式教育的郑格如根本无法忍受。

为了表示抗议,郑格如带着自家的三个孩子,搬到了新山教堂街的一间小屋里,相依为命,甚至曾一个人回到福州生活,夫妻关系可以说一度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

郭鹤年在自传里提起过:父亲曾一言不合在车上对母亲大打出手,更试图推开母亲下车的暴躁行径,幸好被自家司机及时制止。那个年代就拥有私家车和司机,可见他们家的富裕程度。

很长一段时间内,郭钦鉴和三个儿子的关系非常差,除了给钱外,几乎不闻不问,所以孩子们跟母亲郑格茹的感情格外深厚。虽然仁慈心善的郑格茹总是提醒孩子们要谨遵孝道,但父亲没有善待母亲,孩子们的儿时记忆里多是哭泣和心碎。

郭钦鉴的二房一共生了五个孩子,到了后期,郭钦鉴便完全搬去跟新欢一家子生活,不管原配郑格如和三个儿子了。因为大哥、二哥年龄相近,感情深厚,年幼的郭鹤年常常觉得自己被冷落,因此总是粘着母亲。

极端痛苦之下的郑格茹,开始一心向佛;在孩子长大后,就经常回福建老家郭宅村居住。

因看不惯父亲的所作所为,更是为了能离开父亲,1947年,24岁的郭鹤年带着10万马币,在新加坡戏馆街租下的一座三层老店,成立了力克务公司,经营商务、船务经纪、杂货业等。

郭鹤年虽认可父亲的商业才能,但称其在婚姻生活里是一个大大的“人渣”。 1948年,在国内修养的母亲给郭鹤年来信,说家里亲戚太穷了,希望得到父亲的帮助;沟通那天,父亲恰好心情很差,对此事没怎么搭理,郭鹤年心里积蓄多年的怨恨一下子爆发出来,对着父亲吼叫道,“你一直没有善待母亲,你现在还这样对她,你这个人渣。”

没多久,对身体和财富都挥霍无度的郭钦鉴,因病去世了,年仅55岁。

重利轻别离是很多商人的本性,作为成功商人的郭钦鉴,虽在婚姻、家庭处理上欠缺多多,但也不失他的爱国之心和对当地社会的贡献。1938年中国武汉合唱团赴新山宣传抗日时,他负责合唱团员食宿,并积极组织捐款捐物。1946-1948年,任新山中华公会理事,曾捐款为中华公会购置会所。1948年当选新山宽柔学校董事长,但未及就任而逝世。今天的新山市有郭钦鉴路过以纪念其功劳。

05 隐形船长

郭钦鉴的离世,把遗产等问题都留给了大老婆郑格茹来收拾。

关键时刻,看似柔弱,实则刚强,且德高望重的六婶郑格茹,勇敢地站了出来,并力挽狂澜;在她的统筹下,郭家没有出现其他富商家族一样的争遗产风波。

郭钦鉴名下的400多万马币资产,还掉债务,还剩150多万。郑格茹虽然不满丈夫的纳妾行为,但这位新式女性依旧善待了二房一家,大家公平地进行了财产的均分;三分之一的财产由两位遗孀继承,三分之二的财产由八个子女继承,郭鹤年当时拿到价值约13万马币的遗产。

财产按份额分完后,很有眼光的郑格茹不忍心家族的产业就这么散去、落败,于是她提议要把家族的力量拧成一股绳,先拿出自己和郭鹤年兄弟俩的大部分资产,在力克务公司基础上,创办了郭氏兄弟有限公司,并且欢迎家族里的其他堂兄弟们的一起入股。

1949年,郭氏兄弟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入股者除郑格如、郭鹤举、郭鹤年外,还有郭鹤青(老二郭钦暖长子)、郭鹤尧(郭钦端长子)、郭鹤景(郭钦仁长子)、郭鹤新及郭鹤瑞(郭钦宝之子)等堂兄弟。该公司联合了其他兄弟们的资产,继承了东升公司的传统业务,

大哥郭鹤举意在从政,二哥鹤龄参加了马共,他们两人无法从事商业经营;时年26岁的郭鹤年,因才识出众,能力过人,被推举为新公司的董事长。在郭鹤年心中,母亲郑格茹是让“郭氏兄弟”凝聚在一起的船长,在母亲的建议下,匀出他们自己5%的股份分给二房。

这里要交代下,郑格茹最喜欢的二儿子郭鹤龄为什么没有参股,郭鹤龄自幼聪慧,很有主见和才华。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他就加入了马共领导的抗日队伍,逐渐与家族脱离关系。日本投降后,他又走入丛林打游击,武装抵抗英殖民当局。

那时的郭鹤年,虽然年轻,却展现了出色的经商天赋,整个郭氏兄弟公司更是凭借着“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的精神把生意越做越大,大家每天都忙得不亦乐乎。

1952年,由于二哥郭鹤龄被当时的英殖民政府杀害,母亲郑格如饱尝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郭家也受到当局的监视,全家陷入了一场阴霾。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减少对公司业务的影响,郭鹤年听从母亲的建议,到英国暂住、考察、学习,手头生意交给堂兄弟们管理。

在英国的三年里,郭鹤年悉习研究了企业经营的方法和国际贸易知识,并且接触到了期货交易,这对他日后成为一代糖王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1953年,“郭氏兄弟”成为马来西亚政府在新加坡的大米经销商,1955年,“郭氏兄弟”业务重心除大米外,又介入了食糖等买卖。

1957年,马来西亚脱离英国独立。已回到新山的郭鹤年敏锐地看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黄金机会!随着英国传统经济势力的消退,马来亚国内消费品市场不可避免地出现真空。马来亚政府急需发展进口替代工业,以走上经济独立发展的道路。

从英国学成归来的郭鹤年,决定孤注一掷地把家族所有资金,拿来发展当时马来西亚还没有的炼糖业,如此大胆激进的冒险举措,家族内部人起初或犹豫或反对,正是有了母亲郑格如的支持才在最后得到一致通过。

1959年,郭鹤年与马来联邦土地发展局合资,在槟城创办了马国的第一家炼糖厂,即马来亚糖厂。他从泰国购入粗糖,在自己的糖厂加工后运销到各地,并通过设在香港的商品经纪公司销往中国。他还从古巴购进蔗糖转卖给印尼等东南亚国家。在短短几年内,他就控制了马来西亚的蔗糖业,获得了巨大的利润,并被人们誉为马来西亚“糖王”,后来又开创了在马来西亚大规模租地种植甘蔗的先河,最后登顶“亚洲糖王”宝座。

1965年,新加坡独立,新马关系动荡,在母亲郑格茹的要求下,为了缓和两国紧张僵持局势,保持唯一的连结,郭鹤年答应了两国政府的委托,出任马来西亚-新加坡航空的董事局主席。这个主席位子绝对是份苦差,郭鹤年常常被吵得不可开交的双方搞得焦头烂额,但在任期里,他开始意识到随着局势和平、经济发展,旅游业、酒店业会成为重中之重。 1971年起,郭氏兄弟公司正式涉足酒店业,郭鹤年开始围绕着太平洋建立起自己庞大的“香格里拉”王国。

可以说,自郭氏兄弟公司成立以来,郑格如作为整个家族的大家长,是主心骨,是顶梁柱,郭家的大小事最后拍板者是郭鹤年,然而唯一能左右他决策的便是他的母亲。如果说郭鹤年是掌舵人,那郑格如就是隐形的船长。备受尊崇的她时常提醒大家要“家和万事兴”“和气生财”。所以,虽然家族关系纷扰庞大,但郭氏兄弟这艘大依然能平稳向前开进。

经过几十年的苦心经营,郭鹤年领导下的郭氏兄弟有限公司已从一家单一经营米、糖的企业发展成为经营工业、种植业、矿业、航运、国际贸易、酒店业、房地产、金融等行业的多元化企业集团,属下公司遍布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印尼、韩国、香港、澳大利亚、加拿大、斐济、中国大陆等五大洲众多国家和地区。

2012年 马来西亚著名华人企业家、嘉里集团董事长郭鹤年获得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终身成就奖,这是国内对他最为积极的肯定;郭鹤年也成为全球富豪榜上永不缺席的常客, 2021福布斯富豪排行榜发布,郭鹤年以126亿美元位列《2021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第171名。他的家族产业被人称为是永远不会倒的企业,市值超过3000亿港币。

06 子辈们

在郑格茹的悉心教诲下,郭家三兄弟个个杰出。

老大郭鹤举后来成为了大马著名的外交官,在当地享有盛名。他曾担任马来西亚驻德国、荷兰、比利时等多国的大使,后任国家旅游部部长,2003年病逝,享年82岁。

老二郭鹤龄前头说了,先后抗日,再抗英,壮烈牺牲。郑格茹特别疼爱二子,后来的很多慈善捐赠都是以“鹤龄”命名,如仓山区的“鹤林医院”(福州市第三医院)、福建医科大的“鹤龄楼”等,以怀念爱子郭鹤龄。

老三郭鹤年,大家都知道了。说是富二代,郭鹤年其实并没有从父辈那里继承太多资产或者从商的经验,倒是父亲郭钦鉴挥霍无度,甚至几乎抛妻弃子给他留下不堪的童年记忆和些许怨恨,他后来能取得如此非凡成就,大多靠的是母亲的教诲和自己的勤奋、拼搏以及踏准了时代的机遇。

母子三人

郭鹤年说,他所有从商的原则和道德标准都是归功于他的母亲,从她身上学到了恰当合理地生活,乐于助人,不走极端,不嫉妒不贪婪,“我们要照顾别人的利益”,这是郭鹤年的最喜欢说的话,做事只有让别人赢,才能长久,才能让自己也赢。这种格局,不是人人都有的。

无论郭鹤年是在创业时期、还是在发展壮大中,直至后来的巨无霸,他母亲郑格茹没插手任何具体业务,只是不断鼓励他,相信自己的儿子一定能行,在关键时刻,给予点拨。同时不忘提醒儿子要爱国、爱家、爱人,要洁身自好,给子侄们做好榜样,要保持谦虚、帮助穷人。

郑格茹有她特别传统特别保守的一面,但与此同时,她爱家爱子,有着清醒的头脑和超脱的智慧,婚姻不幸却没有顾影自怜,而是热心公益善待众人。自30岁开始诚心拜佛之后,她一直过着简朴的生活,但她却深深影响着郭家后人们。

郭鹤年和大哥郭鹤举,于1945年日本投降后分别成婚,两人各自迎娶了大马新山中国药房谢长炎医生的两位千金,哥哥娶了姐姐,弟弟娶了妹妹谢碧蓉,成为一时佳话。谢家信基督教,但郑格茹是信佛的,两对情人初时只能偷偷来往,后来母亲郑格茹要求两个媳妇必须先拜过祖先,才肯答允兄弟俩的婚事。

这段婚姻说起来也算是门当户对。谢碧蓉在婚后为郭鹤年生下两子三女,分别是:郭孔丞、郭孔演、郭绮光、郭璇光和郭敏光。

奶孙乐(中为郭孔丞)

在年轻时期的奋斗中,郭鹤年大把时光都放在海外拼搏,陪伴家人的时间也比较少,显然不是一个好爸爸、好丈夫。郭鹤年曾经对父亲纳小妾十分不解,且认为那是不忠、可耻的行为,而冥冥之中,他却重蹈了自己父亲的覆辙。

70年代初,郭鹤年的生意重心转到了香港,已经即将半百的郭鹤年爱上了一位空姐,也就是他的第二位夫人何宝莲。两人相识于前往新加坡的航班上,年龄差达30岁,这件事也让母亲郑格如十分生气。

原配谢碧蓉,很快就发现了丈夫的婚外情,她主动跑来找丈夫摊牌,甚至委曲求全地说可以接受共侍一夫的囧局。

但很快,大家闺秀的谢碧蓉发现自己并不如想象中的大方,她无法忍受丈夫完全变心,整日都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唯一解决方法就是痛下逐客令,希望两人一起从眼前消失。

1979年,郭鹤年带着何宝莲搬到了香港,为了爱情,更是为了事业,而元配夫人依旧保持着郭太太的头衔,他们没有离婚,只是分居。

谢碧蓉1978年开始罹患乳腺癌,在与疾病斗争5年之后,1983年她与世长辞。

虽然郭鹤年说“自己一直关心她,直到她咽下最后一口气”,也成立了郭谢碧蓉基金用于慈善,但这份情感上的亏欠估计是永远无法补偿。

而对于何宝莲,郭鹤年显然是深爱的。这种爱表现在日常的形影不离,体现在言谈举止间,更展现在他对何宝莲所生的三个子女无微不至的关怀。

何宝莲为郭鹤年生下两女一子,长女郭惠光,儿子郭孔华,幺女郭燕光。其中1990年出生的郭燕光和同母的哥哥姐姐们相差十几岁,是郭鹤年在67岁时的老来得女,是他的掌上明珠。

大家族就是这样,经常出现孙辈比子辈还大很多的情况。

贵气的何宝莲

颜值担当的“富三代”

而何宝莲也深爱自己的丈夫,为了沟通方便,她特意到香港大学报名学习中文,甚至在被要求不再上课后,仍旧每天自学到凌晨一两点;同时,为了保证丈夫郭鹤年的身体健康,何宝莲还特意规划了合理的营养膳食,要求他每天保持锻炼,不管是爬楼梯、走路,还是打高尔夫,郭鹤年甚至开玩笑喊她为“长官”。

新儿媳的低调而悉心的付出,加之前妻谢碧蓉已过世,母亲郑格如在心里才默默接受了何宝莲。

07 豪门媳妇

作为整个家庭的大家长,郑格如也会对后辈们的男婚女嫁问题操心。郭鹤年的长子郭孔丞和邓丽君的一段恋情也正是因为她的原因宣告结束。

1980年,郭孔丞在一场聚会上,见到了已经成名的邓丽君,惊为天人,自此倾心。自那以后,一向不关注娱乐新闻,只看财经报道的郭孔丞也开始守着娱乐圈的八卦,他的目标就是邓丽君;郭孔丞的办公室里,也一直回荡着邓丽君那绵柔勾魂的歌声。

多金、帅气、事业蓬勃的郭孔丞很快就和邓丽君恋爱上了。

他们的这桩婚姻,郭鹤年一开始是同意的,甚至他还希望儿子和邓丽君能够早日完婚,让已经病重的妻子可以看到儿子的结婚。可是,等到邓丽君正式上门拜访郭家后,情况发生了360度大转弯。

对于长孙郭孔丞,祖母郑格如一向非常看重,她希望长孙媳妇是一个知书达理的世家小姐,最不济也应该是读书人,能够对郭家事业有所帮衬。

当邓丽君上门来的时候,老人家郑格如很是平静,没有好脸色。尤其是当老人家郑格如看到郭家小辈全部围着邓丽君要签名时,郑格如更是认为若迎娶邓丽君,有可能会带歪整个郭家小辈们。

如今,孙子看上的是一个唱歌的明星,郑格如本想直接反对,但一想到孙子那眼神中掩饰不住的爱意,爱孙心切的她便降低了要求,对想嫁入郭家的邓丽君提出了三个条件:一是列出详细身家资料;二是停止所有歌唱演艺事业,专心当妻子;三是和演艺界断绝来往,和所有男性友人划清界线。

豪门只有豪门的规矩和打算,这条件虽苛刻,但也不算太过分。

郭鹤年是一家之主,拥有绝对话语权,可是他是个十足的孝子,在家庭事务上,他得尊重、听从母亲的话。

而郭孔丞呢,打小就和奶奶十分亲近,很孝顺,他清楚的知道奶奶的要求肯定是为了家族好,因此也不敢反抗,更不敢像偶像剧中的公子哥一样,为爱情离家出走,不要江山要美人。

邓丽君经过一番考虑后,觉得豪门媳妇不好当,更是为了心爱的歌唱事业,便和郭孔丞分手了,一段众人皆十分看好的姻缘就这样终结。感情上的失意,让邓丽君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当她再度开启唱歌事业,又是一个新的巅峰。至于邓丽君的真实背景,在一番议论纷纷后,给予了澄清。

可惜缘分不够

而没有了邓丽君的郭孔丞,自然是还要继续生活,继续承担郭家事业的发展重任,成了父亲的左膀右臂。

多年后,郭孔丞几经辗转,看上了日本姑娘由美子。由美子是香港的顶级名媛,经常出席各种社交场合,堪称社交达人。从抛头露面的角度来说,她并不符合郭家老太太选择孙媳妇的要求;而从由美子日本人的身份上来看,似乎她与郭鹤年一直以来的高大形象也不是很符合。

但是,她唯独有一个好处,她是郭孔丞在失去邓丽君之后,主动看上的女人。其实当年郭孔丞能够看上郭由美子,据传是有原因的,一是由美子的侧面与邓丽君十分相似;二是由美子也是邓丽君的铁杆粉丝。只不过,这理由始终没有得到郭孔丞本人的亲口承认。

郭鹤年在乎家族名声,在乎母亲的看法,但是当这些东西和儿子的终生婚姻相比,他终究还是不忍心再一次拆散儿子郭孔丞的姻缘了,估计他母亲郑格茹也是这种想法。

可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郭孔丞和由美子的婚姻也不是很美满,据传后来以离婚收场,不过没得到豪门的确认,由美子始终保持着自己的“郭”姓,即郭由美子。

如今郭孔丞已经70多岁,郭鹤年也近百岁了,终生未婚的邓丽君也已经去世20多年,曾经的陈年往事,慢慢成云烟,只偶尔被人提起,特别是她那最后的高规格葬礼令人刮目,引人猜想。

08 桑梓情

郭母郑格茹后半生皈依佛门,一心向佛,生活简朴,乐善好施。郑格如居士热心公益,与人为善,她有时会用“一真法师”法号,资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甚至会直接让郭氏基金拨出善款,接济那些报章上需要施以援手的人们。

她多次带领子侄们回乡拜祖,支持家乡建设。1977年,在郭宅祖居修建了“六合亭”, 而后重修“玉湖郭氏祠堂”,新建郭宅小学、“老人活动中心”、“鹤龄医院”等,更是出巨资和海外侨胞们,创建了福州西禅寺的玉佛楼,从缅甸运回两尊大白玉佛供在楼中,其中坐佛,身高2.3米,卧佛,身长4米,重10吨,为我国目前最大的玉佛。

郑格茹居士,为其娘家城门镇下洲村,修桥筑路盖小学,为村里建了一座环绕全洲的防洪堤,使全村族人不再受闽江洪灾之苦。乡人称颂感其恩,特留出江边一块地,预作郑格茹百年后的安身之所,即现在位于福州海峡文化艺术中心旁边的“慈航寺”。郑格茹居士自谦地留下一篇绪言,云:“吾乃郑家子孙,身为女流远嫁他方,因念祖思亲为家乡贡献些微,不值赞扬报美,谨愿后代无论男女远居他乡,切勿忘及祖泽为根,报恩为本”。

郭鹤年的母亲,郑格如居士,1995年以95岁高龄仙逝。她的一生不仅见证了整个郭家的崛起,也是整个家族的领路人。

09 教诲永相传

郭鹤年在很多场合都说过,正是因为有着母亲的祈福、庇佑和指引,郭氏兄弟公司才能发展壮大获得而今的成就。母亲作为整个家庭的大家长,不止受到自己的爱戴,更受到整个家族上下的尊重。郭氏家族人丁兴旺,人才辈出。

郭鹤年的书房里,一直摆着两个最有分量的物件,一是他母亲郑格茹的半身雕像,另一是郑格茹亲手写于1977年的一段话而制成的铭牌,上面刻着“儿孙能如我,何必留多财;倘若不如我,多财亦是空。不为自己求利益,但愿大众共安宁;诸恶莫做,诸善奉行”的金玉良言。郭鹤年说这是母亲对他,乃至对整个家族的谆谆教诲,希望他们纵然拥有经商天赋、傲人资财,也不要行错道,走错路,不能为富不仁。

郭鹤年曾说道,虽然妈妈已经仙逝,但如果有机会再见到她,她一定会很高兴看到孩子们如今的成就,而且会继续提醒后辈们要好好做事,好好做人。

郭鹤年在母亲的影响下,也是一位乐善好施、心系天下的慈善家,至于他历年来的捐赠,数不胜数,在此就不罗列,总之就是数量多,金额大、范围广。

郭鹤年也把这份母亲的这份理念传给了子孙后辈,教会他们低调谦逊做人,勤奋刻苦做事。可以说在华人富豪圈里,很难能再找出另外一家像他们这样远离社交媒体,没有太多蜚短流长的家族,他们家族也早就破除了“富不过三代”的魔咒,务实地在广大的领域里开疆拓土,大展宏图。

特别是“金龙鱼”在国内家户喻晓,米、面、油的市场份额遥遥领先。他的领军人郭孔丰是郭鹤年最看重的侄儿,随着郭孔丰拿下“中国绿卡”(外国人在中国的永久居留身份证)和金龙鱼股票在国内上市,对其外资背景的质疑也烟消云散。在这里,祝郭鹤年老先生身体健康,为祖国多做贡献,为百姓谋更大福祉。

金龙鱼的郭孔丰

看完本文,大家对郭氏家族波澜壮阔的发家史中,郭母郑格茹所起的作用有什么看法?欢迎一起讨论。

——结束,谢谢阅读!谢谢点赞!——

注:本文资料来源于《郭鹤年自传》及郭氏博物馆等的公开报道,配图来自网络,有侵必删。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