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未熄,马来西亚新总理安华的24年:“苦心人天不负”

马上就好 2022/12/13 檢舉 我要評論

1998年,由于受到亚洲金融危机叠加政治风波的双重影响,马来西亚上演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政治运动,众多民众涌上街头游行,高声呼喊着“烈火莫熄”,宣泄对于因当时马来西亚的强烈不满。

在那场为马来西亚现代化进程留下深刻印记的运动中,运动的领导人、处于风暴中心的人物,正是曾被视为时任总理马哈蒂尔接班人的安瓦尔·易卜拉欣。

在东南亚地区的华人社区中,他则更多地以“安华”的名字为人所熟知,许多华人对他的看法十分积极正面。原本官拜副首相的安瓦尔,谁曾想突然发生一系列的事情,导致声誉一落千丈,而他至绝境时的反戈,也奏出了千禧年时刻的最强音。

24年间,安瓦尔作为“马来西亚资深反对派”的斗争之火也烧得愈发猛烈了起来。在人生的第75个年头,安瓦尔迎来了仕途的巅峰时刻,这一次,他成为了马来西亚政治舞台上当之无愧的“C位”。

图源:彭博社

在经历了被称为“史上最激烈”的2022年马来西亚大选之后,安瓦尔所率领的希望联盟高举大旗,虽然未能获得国会过半数席位(共222个席位),但也以82个席位的成绩成为了本次大选的最大赢家。11月24日,安瓦尔被正式任命为马来西亚新总理。

从46岁担任副总理开始,安瓦尔距离最高权力宝座仅有一步之遥,而这一步,安瓦尔竟走了近30年。这一次,他不再因种种“恰逢其时”的指控,不再因丧失议员资格而与“总理梦”擦身而过。数十载政坛浮沉,常人难以想象的辛酸过往,甚至是在监狱中的所见所闻,都造就了如今这位马来西亚新总理。

“当我的孙子问我等待这一刻等了多久,我回答说,不是太久——24年罢了”,在宣誓就职当天,安瓦尔面对记者们谈笑道,“我可以很自豪地说我们成功了!不是为了安瓦尔(我自己),不是为了部长们,不是为了党内领导人,而是为了给所有马来西亚人新的信心——这是他们的土地,这是他们的国家”。一如既往的改革派宣言,彰显着重振本国经济的雄心。

安瓦尔与妻子向记者挥手致意 图源:半岛电视台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对于安瓦尔而言,过去数十年跌宕起伏的政治生涯,称得上是“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对于他的众多支持者来说,这是一次迟到二十多年的胜利;对于他的家人,尤其是从幕后到台前苦苦支撑多年的妻子万·阿齐扎,更有着“苦心人天不负”的慰藉。

“门徒”

安瓦尔的政治生涯,无论是起是落,始终都离不开一个至关重要的核心人物——那就是他曾经的导师和盟友,被誉为“马来西亚现代化之父”的马哈蒂尔。多年来,安瓦尔与马哈蒂尔之间有着无数恩怨,二人既有过并肩作战的时刻,也曾正面对抗过。

事实上,安瓦尔的政坛引路人正是马哈蒂尔。上世纪70年代,安瓦尔积极开展社会运动,并创立了底色十分激进的左翼组织“马来西亚伊斯兰青年运动”,也是在这一时期,马哈蒂尔注意到了安瓦尔的非凡领导才能,便于1981年任首相后积极将其延揽至自己麾下。

1982年,安瓦尔正式加入马哈蒂尔所属的马来民族统一机构(“巫统”),而后来安瓦尔仕途青云直上也证明他加入“巫统”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仅仅十年出头,安瓦尔便历任教育部长、财政部长等政府要职,在1993年便被提拔为副总理,与马哈蒂尔的关系紧密,甚至在其休假时期代行总理职责,因此他也一度被外界认为是马哈蒂尔的“指定接班人”。

安瓦尔(左)与马哈蒂尔(右)

马哈蒂尔与安瓦尔的关系,与香港电影《门徒》中刘德华和吴彦祖饰演的师徒之间有着某种相似之处——信任与猜忌并行不悖,政治底色的张力十足。

一方面,从根本上来说,二人在治国理政的方略和理念上存在着显着差别。由于代际差异与个人经历的不同,安瓦尔总体上要比马哈蒂尔更为“进步”和开放一些,也更加倾向于接受全球化的浪潮和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模式。尽管马哈蒂尔于他有“知遇之恩”,但安瓦尔的经历以及激进的底色决定了他必然与马哈蒂尔分道扬镳。

一场1997年开始的亚洲金融危机,终究令二人之间的分歧暴露无遗。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1998年,马来西亚国内生产总值的年增长率为-7.5%(1996年为9%),至当年9月,马来西亚货币林吉特已贬值50.5%,同年其失业率上升为7%,整个国民经济呈现恶化趋势。安瓦尔主张进行自由市场改革、提高利率、减少政府投资等紧缩性的政策方针,遭到马哈蒂尔紧急叫停,而安瓦尔所掌管的财政部许多职权,也被马哈蒂尔通过设立“特别任务部”等方式逐步架空。

另一方面,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都人望过高的安瓦尔,不可避免会触及到党内保守派的敏感神经。安瓦尔在“巫统”内受到改革派(主要是年轻一代)的鼎力支持,形成了以安瓦尔为领导的新兴派系。观察指,这也令马哈蒂尔感到担忧。

1998年6月,在“巫统”年度大会上,权力几乎被架空的安瓦尔与高唱改革歌的党内少壮派站在一起,向外宣示强调政治改革。围绕货币政策进行的政治,最终因安瓦尔失败而收场。不甘失败的安瓦尔奋力反击,才在全国范围发动众多支持者们开展了“烈火莫熄”运动。

与马哈蒂尔的“路线之争”,将安瓦尔送入了监狱。在安瓦尔出狱之后,在2008年大选中,由他事实上领导的人民公正党一举成为马来西亚国会最大的反对党,令当时的执政党倍感紧张。就在那一年,安瓦尔再次面临突如其来变故,虽然不断上诉,但他最终错过了2018年的大选。

与此同时,早已退休的马哈蒂尔却重出江湖,与被“巫统”开除的前副总理穆希丁组建了土着团结党,并与安瓦尔共同组成希望联盟。马哈蒂尔作为老东家“巫统”的反对派身份再次参选,此次则剑指另一位门徒,时任总理纳吉布。为了争取联盟内安瓦尔派系的支持,马哈蒂尔与安瓦尔上演了一场“冰释前嫌”的戏码,以胜选后特赦并于两年内将总理职责交棒给安瓦尔的承诺,换取了安瓦尔的支持和耐心等待。

“你是否觉得马哈蒂尔在利用你?他会不会欺骗你?”在2018年希盟胜选、安瓦尔之后,英国广播公司(BBC)立即对他做了一次专访,其中的言辞之恳切令人动容:“我不能否认他在利用我,但只要国家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这些事情我并不在意;我相信他会信守承诺,他要做的事情还需要一些时间,我愿意耐心等待。”在那次采访中,对马哈蒂尔会否如约“让贤”,安瓦尔似乎有着十足的把握。

2018年5月 获特赦后的安瓦尔握拳表示胜利 图源:东方日报

安瓦尔的“野望”与妥协

然而,安瓦尔没等来约定的“接班”,却等到了马哈蒂尔“撂挑子”。安瓦尔的总理梦,又一次葬送在马哈蒂尔的手上。在辞职之际,马哈蒂尔批评安瓦尔对于总理身份的“过分执着”,导致了自己无法组建一个议会多数的政府。

谁曾想,在2018年掀起“政治海啸”、终结国民阵线长期执政局面的希盟,却旋即陷入无止境的派系斗争而变得四分五裂。2020年初发生的“喜来登政变”执政危机一直延续到本届大选前夕,更是让马来西亚政坛充满了“喜剧”气息。“结盟、背叛、再结盟、再背叛”的循环成为马来西亚政坛的主旋律,“混乱”二字已经不足以概括这一时期“群魔乱舞”的局面。马哈蒂尔、穆希丁、伊斯迈尔·沙必里,连续三届短命政府和未尽人意的执政,更是让疫情下本就不乐观的经济状况雪上加霜。

在这背景下,安瓦尔本次出任总理,对于以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为当前要务的马来西亚而言,无疑是一件喜事。安瓦尔明确表示过,新政府的施政重点将是重振经济,并表示将稳定政治环境,以及确保马来西亚各民族和宗教团体之间的和谐关系。

作为改革派的领袖,又曾担任财政部长,安瓦尔十分清楚,要重振马来西亚的经济,离不开与亚太地区经济体(尤其是中国)更深入的经贸往来。“中国是一个重要的邻国,在经贸、投资、文化等领域提升和中国的双边关系,这当然是优先事项。”安瓦尔日前表示,“我不会只让(中马关系)维持现状,而是需要加强。”

另外,对于安瓦尔而言,经济改革和反腐斗争虽然是主要议程,但重要前提仍然是建立一个足以实现其政治抱负的稳定政府,避免大马政坛再次上演“撤出支持”的政治闹剧。然而,马来西亚社会仍存在着不可忽视的族群、阶级、宗教层面的巨大张力,而本次“没有绝对赢家”的选情分布情况,决定了安瓦尔必须仔细甄别合作伙伴的可靠性,以及适当地作出妥协。

从近期公布的组阁情况来看,安瓦尔选择与传统的国阵以及东马的砂盟(砂拉越政党联盟)进行合作,并不令人意外。

自2018年以来,马来西亚政治利益格局变得高度碎片化,各党派间互相牵制,即便在党内凝聚共识也十分困难,而大选前的连续三任联合政府显然无力化解内部的分歧,从而导致自身的毁灭。从这个角度看,经历过政治危机的希盟如今内部变得更为团结,但依然无法单靠自己建立一个稳定的政府,因此在组阁过程中团结国阵和砂盟,也是比较稳妥的选择。

马来西亚大选选情一览 图源:联合早报

事实上,希盟与国阵联合还有另一个好处,那就是争取更多马来裔选民的支持。目前国盟(国民联盟)吸引了众多马来裔选民和马来西亚穆斯林选民的支持,这表明不少保守派选民仍然担忧。而国阵与国盟在这方面的“基本盘”相似,但对世俗政治的明显威胁不似后者明显,这对于安瓦尔凝聚社会共识、推进族群多元主义来说或许是利大于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