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坐轿子”遭网酸“你凭什么花钱践踏他的尊严”?轿夫:我快要失业了

马上就好 2022/08/29 檢舉 我要評論

“大家都是人,你凭什么花钱践踏他的尊严?”

这段时间,一位旅游博主的遭遇引发了全网热议。

起因就是他到重庆某景区游玩,体验了一把当地的特色旅游项目“滑竿”,也就是俗称的“坐轿子”。

然而,他没想到,自己竟因此遭到了网暴,罪名是“践踏他人尊严”。

而这起网暴事件的后续却更加离谱:事件的最终受害者,成了抬轿的师傅们。

因为害怕被人拍视频网暴,很多人来了景区之后,根本不敢坐滑竿。

这直接导致了师傅们收入直线下降。

正值旅游旺季游客众多,生意却大不如前,有师傅表示,再这样下去自己“快要失业了”。

有些人在空调房里敲着键盘大发善心,嘴上喊着维护弱者的尊严,却活生生剥夺了抬轿师傅养家糊口的生计。

如此一厢情愿的“体谅和善良”,不是虚伪是什么?

重庆轿夫:我快要失业了

坐滑竿遭到网暴的案例,确实不在少数。

有人说,人家很累,你坐上去是想累死人吗?

有人质问,就不能给钱让他们帮忙拎东西,自己在后面走吗?

还有人借此联想到了,“在旧社会,抬轿是底层人对老爷们的义务劳动,所以坐轿子也算得上对别人的压迫。”

所以,他们要为弱势的一方讨个公道:

“生而平等,凭什么高高在上地让别人伺候?”

网友如此振振有词地帮轿夫们伸张正义,那轿夫们自己又怎么看待这件事呢?

而实际上,大多数轿夫都是当地农民,做这份职业只为补贴家用。与大多数体力活一样,这份工作的辛苦自不必说,确实挣的是血汗钱。

根据红星新闻的报道,轿夫从村里到景区,要翻越大山,经过悬崖,每天早晨5点就要起床,为的就是能在第一批游客到达时顺利出轿。

早晨还要提前把午饭做好,带到山上吃,因为山上的饭太贵,能省一点是一点。

来源:红星新闻

不过,好在辛苦还是值得的。

抬轿的薪水比种地养猪还高,每年大概能挣五万元,对于农村家庭来说,已经非常可观。

网友们口中“不道德”的生意,恰好就是这里68位轿夫养家糊口的生计。

有记者采访了一位姓倪的师傅。他表示,自己的儿子即将大学毕业,他很想多挣一点钱。“肯定想让大家都来坐,做生意要挣钱的嘛”。

如今人人都害怕坐轿子不道德,被网暴,那今后这68位师傅该何去何从?

他们背后的68个家庭里需要赡养的父母,抚养的小孩,又该怎样维持生活呢?

一位轿夫还说:他们不怕苦不怕累,乘客让他们累起来,才是对他们工作最大的尊重。

真正的尊严是什么?

是自食其力。是凭借自己的力量,让一家人都过上平安快乐的好日子。

是肩上扛着重担,手上牵着希望。

图源,纪录片《中国人的一天》

如果真的心疼轿夫们的付出,我们应该做的,是珍视他们的劳动,呼吁提高滑竿的收费金额,而不是光说不做,动动嘴皮子道德绑架坐滑竿的人。

别忘了,自以为是的“善良”,带给别人的往往只有伤害。

看不得穷人受罪,就要剥夺他们的生存机会?

类似“抵制滑竿”这样的事,早就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还有另一个经典的劳动者议题是:下雨下雪刮大风的时候,千万不要点外卖。

然而和滑竿事件一样,故事往往也有另一面:

背井离乡来到大城市成为外卖骑士,他们有的人心里想的却是,下雨天虽然辛苦一些,但是可以多挣一点就算一点,家里急着用钱。

或许是孩子要上学,或许是妻子正在待产,再或者重病的老人在等钱救命。

虽然苦虽然累,但有付出就有回报,有汗水就有收获,有工作机会就有希望。

需要钱的人,谁不希望工作机会多多益善?

双方你情我愿,在劳动法保护下,光明正大的购买服务行为,有些人却非要横插一杠,给别人加上一把巨大的道德枷锁。

实际上,仔细分析网络上诸多“为穷人的尊严”发声的尖酸评论,实际上也映照出了一些人心中关于职业的高低贵贱。

同情,必然带着一种俯视的姿态。

而这种带着距离感的俯视和同情,往往是要闹笑话的。

陀思妥耶夫斯基说过,不要爱抽象的人,要爱具体的人。

然而一旦站到了道德高地上,人们热爱虚幻的道德优越感,远远胜过真实的人的处境。

还记得大凉山孤儿的故事吗?

2017年,有媒体曝出,成都的一家俱乐部组织了一批未成年人打拳,在六角笼里打“表演赛”:

这些孩子,大多是来自四川凉山的贫困儿童。

视频一经曝出,争议便纷至沓来:

还在义务教育学龄的孩子,为什么失学了?

未成年人,怎么成了圈钱的工具?

无数网友群情激奋,指责视频中的恩波俱乐部用孩子牟利,耽误孩子的教育和成长,要求将这些孩子们都送回去读书。

在舆论压力下,当地只好出面,把俱乐部的孩子们接走,安排他们入学读书。但是让人没想到的是,孩子们并不想离开俱乐部,不少孩子甚至痛哭流涕,拒绝签字。

这些离开凉山的孩子,不少都是孤儿。他们的故乡,已经被艾滋、毒品、贫困重重包围,留在那里等待他们的只有绝望。

第一批孩子,就是当地民政部门的一位领导,抱着“能救一个是一个”的想法,介绍到恩波俱乐部的。

在这里打拳,不仅能保障衣食无忧,还提供了一条未来的可能:做职业运动员,改变命运。

在大凉山这样的地方,教育的目的是什么?是让孩子们走出大山。可是,以拯救孩子的名义,很多人却要把他们送回去。

站在道德高地上的人,永远不用处理真实的困境与危险,只要站在干岸上,“哪管他洪水滔天”。他们的正义,有时候反而是将他人推向了深渊。

无论如何抗拒、不解,孩子们最终还是被带离了俱乐部,由十几名监护人接回了凉山。

好在几个月后,故事有了一个两全的结局:恩波俱乐部取得了体校的资质,自愿留在那里的孩子,除了练拳,也可以接受正规的教育了。

但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这样幸运。

那些指手画脚指责恩波俱乐部的人们,大多数从来没有到过凉山,没有为这里做出过任何贡献。

他们所寻求的,不是给苦难者更好的出路,而是遮蔽他们真实的困境,换取一种虚幻的道德胜利。

他们并不在乎当事人如何生存,他们在乎的只有自己那一点空洞的“正确道理”。

郭德纲的相声里讲过一位大善人的故事:于谦的父亲王老爷子是个心地善良的富人,他常对人说,我这人心善,见不得穷人!看见穷人就掉眼泪。

那怎么办呢?

他把方圆二十里内的穷人都轰走了。

这些流落的人后来怎么样了并不重要,王老爷子们还有很多事要忙,很快,他们就会迎来下一个发善心的机会。

发发善心,就把别人的生活搅得一团糟

对道德优越感的追逐,几乎是一种人性的弱点。

获得这种优越感太容易了。网络时代,只需要在空调房里敲敲键盘,就可以轻而易举获得一种高高在上的“正义感”。

但反过来,未知全貌的恶意揣度、站在道德高地慷他人之慨,往往可以轻易毁掉别人的生活。

几个月前的上海,我们已经亲眼见识过这样的事情了。

在上海人民足不出户的时期,外卖小哥在城市的毛细血管里穿行,为无数市民雪中送炭。

虹口的一位送菜小哥,也是这些了不起的骑手中的一位。

他接受了一位女顾客的委托,为顾客的父亲送菜。

她的父亲是一位听障老人,独自一人居住在青浦。由于不会抢菜,这位顾客委托快递小哥给老人送一些饭菜和物资。

带着这份救命菜,外卖小哥从虹口到青浦,穿越27公里,足足走了四个小时,终于在凌晨把它送到了老人手上。

女顾客执意要表示感谢,但是微信转账、支付宝转账都被小哥拒绝了,最后,顾客给小哥充值了200元话费。

这个故事,本该是今年上海春天里的一抹亮色。

但是当有人把这个故事放上网之后,情况发生了180°的大转变。

在评论区,网友们关注的既不是小哥的义举,也不是女顾客的孝心,而是200元的打赏。

“太少了”,他们说。

这些留言仿佛在说,她转账的200元,不是在表达感谢,而是在表达鄙夷、歧视、侮辱……

女顾客不得不一一回应对她的种种质疑。

200元是在小哥出发前就已经转账,在事先并不知道路途如此困难;

自己的家庭条件也不好,200元是量力而行:

女顾客先是找到了最初转发这件事的博主帮忙澄清,后来外卖小哥本人也站出来呼吁,不要网暴女顾客:

但网暴并没有停止,甚至有人挖到了女顾客的个人隐私,开始大肆传播。

几天后,最初转发这件事的博主更新了女顾客的消息:

因为不堪网络暴力,她选择了跳楼自杀。

外卖小哥在暗夜中奔走,委托者则送上了自己力所能及的感谢,这个温暖的故事最终毁于流言的风刀霜剑,没有人为此道歉,他们只是在为自己以为的“正义”发声而已。

发生在河南的“小凤雅”事件里,我们也见到了类似的情形。

2017年,一名叫王凤雅的女童患上了一种名为“视网膜母细胞瘤”的罕见病,这种疾病需要巨额的治疗费用,小凤雅一家,只是河南太康的普通农民。

小凤雅的父母通过网络平台向社会募捐,得到了不少网友的帮助。

但几个月后,小凤雅还是因为医治无效去世。

很快,有人爆料,小凤雅的去世,并不是因为医治不力。小凤雅的父母以她的名义募捐了15万元的巨款后,拿这笔钱去给儿子做了唇腭裂手术,却置绝症的小凤雅不顾。

知名大V更是在微博上声称,小凤雅是被亲生父母虐待致死。

一时间,关于关于“重男轻女”、“诈捐”、“虐童”的指责淹没了这个家庭。

小凤雅的母亲在朋友圈澄清,确实带儿子做了兔唇手术,但费用是由另外一家慈善基金会赞助,与网友捐款无关。

当地警方的调查也显示,小凤雅家属当初的筹款目标是15万元,但实际上只收到38638元捐款,基本都用在小凤雅的治疗上,没有所谓“诈捐”。

对小凤雅一家最严苛的指责,就是滥用善意。给小凤雅的捐款,应该而且只能用于治疗费用。

严格意义上说,小凤雅的母亲确实“挪用”了一部分捐款,比如把给小凤雅的捐款拿来买奶粉、玩具。

除了小凤雅,这个家庭还有四个孩子、两个老人需要赡养,小凤雅的妈妈已经辞职在家,小凤雅的父亲则是一个智力障碍患者。

他们面临的是叠加在一起的重重苦难,看客却要求他们实践一种真空中的道德。

在“诈捐”、“虐童”的传闻流传出来的时候,很多人甚至等不及让小凤雅的家人发声,就冲上来,在舆论上判了他们死刑。

事实反转之后,小凤雅的家人依然每天收到数十条辱骂短信。

面对这样的局面,一家人都觉得非常冤枉,也很屈辱,他们愤然把仅剩的一点善款全部捐给了慈善机构,并对媒体说:我们现在什么都不要,只想要一个道歉。

回看前面所有的案例:

骂坐轿子的人欺侮劳动人民,可以把自己包装成为劳动者权益发声;

举报赶走大凉山孤儿的人,也可以说自己给未成年人争取了教育机会;

攻击女顾客太抠门的人,当然可以说自己是在替外卖骑手追求公平;

攻击小凤雅家人的网友和大V,当然也可以用为女童的福祉来伪装自己。

但追根究底,他们所追求的都是自以为是的道理、廉价的同情、脱离常识和逻辑的善良。

这几样都是看上去极其美好的品质,但内核里却毫无真诚可言。化作道德谴责时,还往往变成了胡乱刺伤他人血淋淋的刀子。

残忍中带着一丝荒谬。

请谨慎挥舞手中的道德大棒吧,睁眼看看人世间最真实的笑容与哭声。

每当忍不住对别人大张挞伐的时候,也不妨用罗翔自省的这句话,来提醒自己:

此时此刻的我,是不是也在用虚伪的道德优越感,来掩饰自己的内心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