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老牌富豪一直风波不断,一年多败光19亿新币,一向精明的郭令明怎么看走眼了?

小新知道 2021/09/17 檢舉 我要評論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由亿万富豪郭令明(Kwek Leng Beng)及其家族控股的新加坡城市发展有限公司(City Developments)已决定剥离其在协信地产(Sincere Property Group)的股权,从而避免了这家资金紧张的中国子公司可能面临的“旷日持久的破产重组”。

自去年4月收购协信远创51%股权以来,新加坡富豪郭令明就一直风波不断,仅一年多,就亏光了约19亿新币,是新加坡丰隆集团在新加坡的旗舰公司——城市发展有限公司50年来最大亏损。

成立于1994年的协信地产,是重庆老牌房企,曾号称“渝派房企三甲”。创始人吴旭高喊“从‘商住产一体化’到‘协信 +’”,到底什么原因,让一向精明的新加坡富豪郭令明看走了眼,蒙受如此巨大的损失呢?

新加坡地产“一哥”50年来最大亏损:砸下9亿入股,1美元甩卖!

协信地产创办人、董事长吴旭

新加坡富豪郭令明旗下的新加坡丰隆集团,是新加坡乃至亚洲最大及最成功的全球化企业之一,多元化产业涵盖房地产投资与开发、酒店业主及管理、金融服务、贸易与工业等,总部位于新加坡,全球旗下员工人数超过4万人。

房地产业务及酒店业务,是新加坡丰隆集团的两块基石,也可以说是二根擎天大柱。其中,在新加坡的旗舰公司“城市发展有限公司”,被被评为新加坡最大的住宅开发商,也是新加坡拥有最多土地储备及最大的商业业主之一。而其“姐妹房地产公司”——“丰融实业有限公司”也是是新加坡中央商业区最大的商业业主。

城市发展有限公司(城市发展/CDL),成立于1963年,号称全球领先的房地产集团,足迹遍及全球29个国家和地区的112个城市,也是在新加坡证券交易所上市且市值最大的公司之一。

就是这样如此资深、且如此之优秀的新加坡国际化老牌房企,却在重庆地产大佬吴旭创办的协信地产遭遇“滑铁卢之败”,约19亿新币在短短一年多亏了个精光,令人唏嘘不已,其教训也是深刻的。

2020年4月15日,新加坡城市发展公司入股协信地产

2020年4月15日,新加坡丰隆集团旗舰地产公司——新加坡城市发展公司入股“协信地产”,闽籍新加坡知名富豪郭令明豪砸9亿新币,成为陷入“水深火热”之中的重庆地产大佬吴旭旗下协信地产的“白衣骑士”。

仅隔一年半,血本无归,郭令明无奈“断臂割尾”,以1美元价格出售耗资9亿元换得的“协信远创”51.01%股权。9月10日,新加坡城市发展有限公司提交给新加坡交易所的文件显示,公司已同意以1美元的价格出售汉威重庆房地产开发(香港)有限公司63.8%股份。此家公司系“协信地产”之控股股东,持有80%比例的股权。

换句话说,城市发展去年4月通过汉威重庆获得的协信地产之51.01%股权,一年半之前砸下的9亿元,仅1美元出售。

事实上,新加坡富豪郭令明亏光的远不止9亿元的入股收购资金,获得控股权之后,城市发展对协信远创还有巨额债权投资及连带的信用担保,如果将这部分也加上去,城市发展对协信远创的投资合计19亿新币。

简单介绍一下城市发展在债务投资及信用担保的情况:2019年6月,该公司购买了协信远创发现的3.05亿美元的债券(明年6月27日到期),在2020年6月,公司又向协信地产“输血”,向协信远创提供了1.35亿元流动资金借款,同年7月2日又为汉威香港一笔3.1亿新币借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到去年9月又提供3.15亿新币流动性资金让协信远创偿还次月到期的债券融资。

协信控股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吴旭

早于今年2月底,城市发展(CDL)发布业绩公告称,去年蒙受19亿1740万新加坡元净亏损,是集团近50年以来首次出现全年净亏。财报称:巨额净亏主要是因为合资的中国公司协信远创有17亿8000万元人民币的一次过减值损失。这相当于把集团在协信远创的投资总额减值93%。

当时在业绩报告会上,分析师和媒体有约40分钟都在询问该投资巨亏的相关问题,城市发展执行主席、同时也是新加坡丰隆集团掌门人的郭令明无奈地解释:集团基本上是注销协信远创投资,这投资项目可说已“告一段落”。外界解读,这基本上暗示着郭令明已做好投资不回本的最坏打算。

协信地产,创建于1994年6月,由现任协信控股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吴旭创始于山城重庆,2008年曾入选中国房地产50强之列。

去年4月15日,新加坡地产商城市发展入股协信地产时,适逢疫情,在上海虹桥协信中心举行的签约仪式,是以视频的形式完成了此次跨国签约。吴旭董事长彼时说:“疫情期间双方能实现签约,非常不容易。首先要感谢双方团队、中介机构在过去两个月时间的辛勤劳动和不懈努力。其次,要感谢丰隆集团的信任。”

吴旭还称:两家企业的合作是优势互补的“天作之合”。合作后,丰隆在国际资本、不动产经营方面的优势,和协信在全国化布局、团队、品牌方面的优势将迅速融合、组成一个有战斗力的新协信,实现协信的“第二次创业”、“第二次腾飞”。

吴旭和参加视频签约的新加坡城市发展CDL总裁郭益智(右)

当时,出席这场视频签约的新加坡城市发展CDL公司高管有:CDL总裁郭益智、首席财务官杨艳鸣、上海公司总经理周明华、战略投资总监代静等CDL管理层。

郭益智CEO当时称:“今天的合作签约来之不易,我特别累,也特别高兴。在我的事业中,这是最有挑战的投资案例之一。”郭益智表示:在全球疫情的情况下,双方能走到今天,主要有几个因素:缘分,从十年前第一次认识吴董(注:吴旭),到两年前开始讨论合作,一直到今天的签约,都是因为双方的缘分。

信任,过去的两年中,如果没有彼此的信任,就不会走到今天。感谢双方团队的彼此信任,也特别感谢吴董对我本人和丰隆集团的信任。理解,两年来,双方总是能体谅到对方的难处,一起找解决方案。

诚意,因为双方的诚意,即使过程中有困难,大家也会努力去想办法。特别要感谢吴董,他是一个绅士,说话算数,是很有诚意、值得欣赏的朋友和合作伙伴。我对CDL与协信的合作非常乐观,未来肯定会实现“1加1大于2”的战略目标。

郭益智总裁当时还说:“协信的合作是CDL的里程碑之一。我对协信特别有信心,从今天开始,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大家要一起把协信做得更好。”

说的比唱的好听!“1加1大于2”的战略目标“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仅一年半时间,不光入股的9亿元“打水漂”,还搭上9.3亿新币的钱进去,也是“血本无归”。说好的优势互补的“天作之合”,最后落得如此之败绩,怪谁呢?

郭令明父子为什么在“一个绅士”面前人仰马翻?

城市发展(CDL)主席郭令明

在新加坡,说起丰隆集团及城市发展(CDL)主席郭令明家族,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郭令明家族与远东机构(Far East Organisation)的黄志祥和黄志达兄弟、大华银行(UOB)荣誉主席黄祖耀家族、已故的富商邱德拔的家族等,都是祖籍福建的新加坡老牌富豪。其中,郭令明家族曾登顶“新加坡首富”宝座。

今年8月公布的“2021福布斯新加坡富豪榜”上,郭令明家族以85亿美元财富,为新加坡第八大富豪。

曾为“新加坡首富”的郭令明,生于1942年,他是新加坡丰隆集团创始人郭芳枫之长子。其伯父郭芳来之子郭令灿,也就是他的堂兄弟,目前是马来西亚丰隆及香港丰隆集团的掌门人。郭令明家族,祖籍福建厦门同安的莲花镇沃溪村。

1928年初,年仅16岁的丰隆集团创办人郭芳枫,花了8块银元买下一张半价船票,从厦门登上了英国“大马鸭家”号轮船,南下新加坡,90余年来,曾是“亚洲十大首富”之一丰隆家族,称雄半个东南亚,缔造了无数商业传奇。

入股协信地产一年半亏光89亿,难道新加坡富豪郭令明真的太相信“一个绅士”了?这个在城市发展CEO郭益智口中“在我的事业中,这是最有挑战的投资案例之一”,为什么会变为城市发展50余年来最失败的投资案例,而且是最大的亏损呢?

“一代胜过一代、一代更比一代强”,在创办人郭芳枫去世后,其长子郭令明成为二代掌门人时年54岁,在他领航下,丰隆集团成为亚洲最大的华商财团之一,还将“酒店大王”当成梦;高举“买买买”大旗的郭令明应该是并购界“老司机”了,为什么会在入股协信地产“人仰马翻”呢?

城市发展主席郭令明及首席执行长郭益智父子

一年半亏光19亿,城市发展主席郭令明及首席执行长郭益智父子为什么会在协信地产“绅士”面前人仰马翻?

1美元出售,是用付出19亿元新币代价“止损”的,这个买卖太亏了,也可以说城市发展这50年来少见的最大投资失败案例。

现为城市发展的总裁郭益智,是郭令明之子,丰隆郭氏第三代,他和协信地产老板吴旭相识10年,还称其为“一个绅士,说话算数,是很有诚意、值得欣赏的朋友和合作伙伴”,那到底是谁看走眼了?

丰隆集团旗舰地产公司——城市发展,成立于1963年9月7日,最早时仅8名员工,位于Amber Mansions的一间租赁办公室进行产业的收购、开发和销售业务,1963年11月,公司当时的马来亚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位于马来西亚柔佛新山的Fresh Breezes住宅项目,是城市发展于1965年发展的第一个房地产开发项目,1966年,又在新加坡推出了首个高楼住宅项目City Towers。

在郭益智的祖父、即丰隆集团创办人郭芳枫掌舵时,集团收购了城市发展的控股权,至今正好是50年。

这家号称“新加坡地产业的先锋”,新加坡数一数二的房地产发展商,在50周年到来之际,却没有续写更大的辉煌,反而是出现50年来最大的亏损,其挫折不可谓不大。要不是根基很深,老牌富豪家大业大,换成别的公司,早就被拖垮了!

人生半百,是一个人生命旅程的重要门槛,做企业也一样,控股城市发展50年时,在“一个绅士”面前,摔了个大跟斗,人仰马翻,郭令明、郭益智父子是该好好反省,到底做错了什么,错在哪个地方?

其实,从去年4月入股协信远创以来,城市发展内部也并非同一个声音。因这项投资而蒙受损失,更引发三名董事对该投资意见分歧而先后辞去职务,当中就包括郭氏家族成员郭令柏。

协信地产创办人吴旭

并购,最重要的环节就是尽调。显然,郭令明、郭益智父子在投资前,并没有做好对协信地产及创办人吴旭的尽职调查。入股前,吴旭就是协信地产之控股公司“协信远创”创始人兼董事长,仅凭“认识十年”,就自以为是“一个绅士,说话算数”,太可怕了,也可悲!

“不动产是基础,金融是桥梁,科技是未来”,这就是吴旭所谓的从“商住产一体化”到“协信 +”的发展战略。说白一点,“协信 +”就是啥都想干,啥都想插入一脚,结果将公司带入深坑。2015年,吴旭高喊“去地产化”,将总部从起步的重庆搬到了上海。

今年7月5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一则案号为(2021)渝05破申428号的破产审查公告显示,重庆市协信远创实业有限公司被申请破产,申请人为北京易禾水星投资有限公司。

也在同一天,又有一则执行通知文书显示协信远创被执行,旗下控股子公司重庆协信远逸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股权被冻结,冻结股权数额为人民币91万元。后来再添一则被执行信息,冻结权益数额4905万。

今年以来,协信远创已经被执行十余次了,旗下多家公司的股权也因此被冻结,其冻结股权数额在今年7月时已近1.9亿新币。会让新加坡城市发展郭令明父子甘愿以1美元代价出售去年4月耗费9亿新币买下的股权,肯定是担心还有“填不满的深坑”,不如认亏出局。

城市发展(CDL)集团执行主席郭令明和首席执行长郭益智

今年4月15日,城市发展(CDL)集团公布了年报,因去年蒙受19亿1740万新币净亏损,是集团成立近50年以来首次出现全年净亏,集团执行主席郭令明和首席执行长郭益智父子的薪酬也大缩水,减少多达八成以上,其中,主要是可变动花红没了。

而在今年2月,郭令明就表态称:“我现在要做的是推动集团的下一阶段增长,不想继续谈协信远创的投资。因为我们下来有很多事要做,我们必须考虑自身的首要任务……

这50多年来,城市发展经历了许多风风雨雨,从石油危机、两次经济危机到沙斯等,我们都不曾被击倒。我就有信心这次也不例外,我们将越战越勇,变得更强大。”

他更是强调,集团下来不会注入更多资金在协信远创,不过该公司其实有不少优质资产,集团希望与协信远创创始人吴旭合作,释放或挽回一些资产价值。

郭令明之子、CEO郭益智曾如此解释,集团当初收购协信远创的原因之一,就是看中对方有显著规模的商业园,这是集团关注和准备扩大投资的房地产类别之一。

郭益智作为城市发展总裁,此前他负责中国业务长达10年。针对亏损质疑,他也辩解自己在投资前已对协信远创做好所有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

郭益智说:协信远创作为中国百大发展商之一,是扩展中国业务的有效平台。不过人算不如天算,疫情加上当地政府收紧融资政策,造成协信远创陷入当前困境。

今年2月业绩会上,郭益智称:“我依然认为这投资当初对我们有利,只是后来事态发展并未如我们所预期。我们会继续努力在这局势中取得最佳成果。”

今年9月10日,也就是中国的“教师节”这天,城市发展向新加坡新加坡交易所的文件显示,公司已同意以1美元的价格出售汉威重庆房地产开发(香港)有限公司63.8%股份。仅隔断断数月,就如此对协信地产“断舍离”,而且是付出高昂的“学费”,是人算不如天算,还是根本就没有算呢?

总之,城市发展收购协信地产之失败案例,投资前是否将尽职调查做到位,看人是否太主观、凭直觉做事,值得好好去总结。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新加坡,继续关注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 继续洞见,新加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