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神龟”吴速玲终于离婚,曹格:她离开我是解脱

马上就好 2022/12/02 檢舉 我要評論

“爸哪儿”魔咒继续发酵,继撕得不可开交的夏克立黄嘉千后,曹格吴速玲终于还是发表了离婚声明。

在这场长达十多年的婚姻里,一忍再忍步步退让的吴速玲,还是忍不了了…

他们共同发表的声明里写到:

“我们结束了14年的婚姻关系,一路走来拥有许多美好片段,但婚姻后半段,彼此常带着无法理解对方的态度生活…”

这个声明中深深的无奈,只有经历过婚姻的人才懂。

2年恋爱14年婚姻,两个人携手走过16年岁月,孕育抚养两个孩子,这中间的牵绊和纠葛,全数化为这数百字的声明,从此以后,一个向左走一个向右走…

很多男人以为,婚姻失败一定是有第三者介入,否则怎么可能当初那样相爱的两个人,说不爱就不爱了。

曹格也同样。

今年十月底,他在社媒上反复横跳多次。

先是晒吴速玲照片向老婆表白:

“我走不是因为不爱你,是因为我太爱你。”

后来又反省,

“离开我对你是解脱…”

然后又不甘心,

“我到底做错什么?

又或者什么都做错!”

这一切都没有引起吴速玲的注意,曹格终于下狠手,发出一张和其他女人的亲密照,语焉不详地说:

“心连心的时刻。”

已经出此下策,吴速玲依旧安静如鸡。

曹格又调转矛头,指向吴速玲:

“我老婆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

情绪如此不稳定的男人,一分钟变一次脸,手法比海底捞小哥还娴熟。

我们围观群众都看不下去,他还在问,“我做错了什么?”

双方婚姻依旧存续期间,试图把脏水泼到带着孩子搬走了的吴速玲身上,够了,真的够了!

吴速玲能忍16年,真是天下第一忍者神龟!

让我们一起撕开那层糊在表面,我们称之为“体面”的窗户纸,探一探这套婚姻里的破溃伤口,血淋淋,触目惊心…

曹格曾是吴速玲感情世界里的第三者。

这是一个从一开始就扭曲的故事。

曹格和吴速玲相识于2006年,那年曹格小有名气,吴速玲是他歌迷,在做模特。

曹格去海滩拍MV时隔着人山人海匆匆和吴速玲见了一面,两人没有交换联系方式,甚至连名字都没留下。

因为当时吴速玲是有男友的。

阴差阳错,他们在夜店碰上,又因为有共同朋友介绍认识,曹格不顾一切开始追求吴速玲。

第一次单独约会去了阳明山看日出,全程气氛尴尬。

日出瞬间,曹格突然问吴速玲,

“我好冷啊,可以抱抱我吗?”

这句话成了这段感情的开始。

吴速玲被曹格安插在身边做造型师,两人也开始了地下恋情。

这隐秘的地下情,一搞就是两年。

吴速玲一直对这段感情不太肯定,而曹格是那个走不掉又舍不得的失意人。

终于,曹格无法接受自己爱的人每天下班后就会回到另一个人的身边,他痛苦地提出了分手。

也是这次分手,终于让吴速玲承认自己更爱曹格,于是,她和男友断了联系,认真地和曹格交往。

交往期间,曹格无数次求婚,吴速玲无数次拒绝。

甚至孩子都有了,她还是觉得对婚姻没信心。

现在回望,那个时候吴速玲其实就是犹豫的,曹格的性格不是一天养成的,吴速玲也知道曹格那些阴郁的性格底色。

曹格的成长经历里,贯穿始终的是两个字:孤独。

曹格是马来西亚人,父母在他不到一岁时就离婚了,他由爷爷带大。

九岁时曹格和姐姐去加拿大念书,呆了五六年还是融入不了,他长期受欺负和歧视,于是他防备心很重,一旦感觉被欺负就会毫不留情的痛下杀手疯狂还击。

他不仅自己反抗,还保护其他被欺负的亚洲人。

当校园暴力披上了反种族歧视的外衣,会让人迷惑,以为自己在走一条正确的路。

没有人能管得了曹格。

老师说要告诉他父母,他很兴奋,

“好啊,叫他们来管我啊!”

缺乏关注的曹格,并不在乎父母为什么来到自己身边,只要有人来!

可是,一直都是他一个人。

曹格是参加歌唱比赛出道的,但是他的长相让他承受了很多攻击。

从马来西亚到台湾发展,又是他一个人。

他住在工作室里,没人帮他发片,所谓工作就是帮人唱小样,及等待。

等是一件漫长而煎熬的事情。

于是,曹格开始酗酒。

“不是喜欢喝醉的感觉,而是讨厌清醒的感觉。”

2004年,曹格吞下大把安眠药。

他最终被朋友救下。

之后,似乎否极泰来,他得到了签约滚石的机会,同年底,曹格的第一张专辑发行。

圈到的粉丝里,就有吴速玲。

和吴速玲交往后,曹格到达事业巅峰,他在2008年出了专辑《Super Sunshine》,也靠着这张专辑获得了当年金曲奖的最佳男歌手。

同年,他们的大儿子Joe出生。

顶着“金曲歌王”的光环,吴速玲终于松口愿意嫁给他。

可是就算是结婚当天,吴速玲的表情里始终都有一丝勉强。

这张照片的后面,是他们三个月大的宝宝Joe躺在婴儿车里。

这段婚姻的起点就充满种种隐患,只不过当时曹格正当红,金钱和名气能掩盖很多不足,大家都愿意彼此多包容一些,试着看看会不会真的能够创造美好未来。

毕竟吴速玲是个将“体面”二字看得很重的女人。

婚后,吴速玲从没停止过工作。

她经常上蓝心湄的招牌节目《女人我最大》,在这档节目里,吴速玲的品味和魅力都倍受认可。

她生了两个孩子,依旧维持火辣身材,缺少一点点自律都难以做到。

台湾一档号称偷袭明星的节目到曹格家拍摄时,发现吴速玲穿着天鹅绒外套,带着整套首饰,全妆,然后,她正在擦…灶…台…

各位蓬头垢面在家搞家务的主妇们,瞬间感觉自己太不精致了。

保持优雅,是吴速玲一定要做的事。

她有她的底气,她的“体面”都是自己赚回来的。

吴速玲是曹格公司的总裁,与曹格事业相关的大小事务,是吴速玲在拿主意。

她还经营自己的副业,投资的泡面品牌和餐厅都客似云来。

吴速玲又美又有事业心,还懂得时刻照顾老公的面子,当记者问到她家庭财务状况时,吴速玲说:

“我赚得不多,但花自己赚的钱没压力,存下老公赚的钱更开心。”

抛开婚姻的起点不谈,婚后吴速玲的确做到了与曹格共进退。

她想要呈现一个拯救了世界才能拥有的完美女人在人前,奈何越是用力越是艰难。

台媒无数次拍到吴速玲华美的外套下隐藏的种种伤疤。

曹格的性格,就像一个婚姻中的定时炸弹。

2006年,他就曾酒后在家喧哗被邻居投诉。

接下来每隔一段时间就有曹格酒后失控的新闻。

2009年,和香港歌手侧田酒后打架的新闻,成为曹格事业急转直下的关键点。

准确地说,是曹格酒后暴打老友侧田,起因不过是他认为一个男人对侧田态度不好,侧田解释对方也是他朋友。

曹格认为侧田怂蛋,转而开始打侧田。

曹格打人可不是随便挥一挥拳头吓唬一下,他是发狂般拳打脚踢,侧田已经跳上出租车要离开,他还要追上去打。

那场风波让曹格事业下滑厉害,但当时吴速玲还愿意和他站在一起,督促他戒酒。

侧田也没有追究曹格的刑事责任,曹格因此戒酒一整年,好像真的会痛改前非。

2010年,吴速玲又生下女儿Grace,这个小女娃固执的要求哥哥Joe叫自己“姐姐”,又萌又搞笑,后来为曹格事业翻红贡献了最大的力量。

那个阶段,吴速玲忙着进展自己的副业,曹格喝酒的事情断断续续还是会出现在新闻里,只是曹格解释说,他改了,喝完就睡,不再闹事。

女人的要求真的不高,那时候他们一家经常一起出游,吴速玲能挣钱能带孩子还长得美,看起来也是个幸福小家庭。

可是,炸弹又一次爆发。

2013年,林志颖在普吉岛补办婚礼,吴速玲和林志颖太太陈若仪是闺蜜,因此曹格儿子Joe担任花童,一家人打扮的时髦体面出席婚礼。

结果,曹格喝醉,大闹婚礼。

吴速玲劝说无效,曹格甚至还对来劝说的人态度粗暴。

为了让林志颖婚礼能顺利进行,到场嘉宾只好派出几个酒量大的联手灌醉曹格,将他如扛尸般抬出现场。

太丢脸了,整个台湾娱乐圈都见证了吴速玲在闺蜜婚礼上的难堪。

吴速玲当场带着两个孩子买机票飞回台湾,一分钟都没多呆。

她是一个多么要面子的女人,可惜这个男人却做尽丢人的事。

回到台湾后,吴速玲回了娘家,曹格一个人在台北。

他在演出时,又失控骂人,在台上乱说心里话。

主持人小鬼上来将他带走,他还试图反抗。(小鬼也去世两年多了,唉)

四五个壮汉才把他带走。

这次事件,以曹格召开记者会宣布终身戒酒画上句号。

吴速玲又一次原谅他,并且带着孩子一家四口都出现在记者会上。

为了证明夫妻同心,他们还当着媒体亲亲,只不过这个亲亲吴速玲低垂的眼色,抿得紧紧的嘴角已经暴露了她内心对曹格的嫌弃。

是的,就是嫌弃这个词。

一个说话出尔反尔,控制不了自己的男人,嫌弃已经是轻的。

吴速玲倒是也没掩饰,她说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如果再发生,婚姻就比较危险了,很难再相处下去。

女人年纪越大越需要安定。”

她追求的不过是安定而已。

吴速玲想要的安定生活,曹格的确给了她几年。

2014年曹格搭上了芒果的列车,来内地疯狂捞金。

他的嗓音在酒精多年侵蚀下已经疲惫不堪,尽管如此,他还是凭老本参加了《我是歌手》,淘汰后又带着娃上了《爸爸去哪儿》。

在节目里曹格的确滴酒不沾

他赶上了这两个节目的巅峰期,一家人综艺代言广告接不完,曹格也少见的抖擞起精神,一度还坐到了导师台上,指点江山。

一首《背叛》,让曹格一而再再而三的翻红。

上帝待他已经不薄。

他甚至还带着老父亲上过《旋风孝子》,节目里父子关系少见的松弛,当初不管他的老爸,现在依旧不管他。

如果没有疫情,曹格或许也不会离婚?

2020年,疫情袭来,曹格回到台湾做专辑。

如今两年过去,专辑没看见,他的崩溃肉眼可见。

从年初乱牵拖,对着蓝心湄喊话:

“心湄姐,可以不要带我老婆认识男人吗?”

“认识”两个字都能写错,这是要质疑他的文化水平还是质疑他再次酒后失控?

况且这次风波起因和蓝心湄毫无关系,明明是他在餐厅吃饭时,突然暴怒,砸伤员工且大骂脏话。

因为疫情的关系,吴速玲的副业也大受影响,曹格又没上节目。

一家人的收入来源恐怕就是吴速玲录节目的进账。

虽说早些年肯定有积蓄,可是得罪了蓝心湄意味着吴速玲有可能再也不能在岛岛娱乐圈活动。

这简直是断了吴速玲的事业。

这回吴速玲是真的大怒,她光速找心湄姐道歉,然后带着孩子搬离了原来的家。

一切都已无法挽回。

吴速玲晒出的一张用包包挡脸的照片里,她身上有大片的淤青。

吴速玲终于正面回应:

“人生中许多事情遇到了才知道,没有早知道。

以前我总会委屈自己去接受,现在看清楚了要面对。

面对伤痛是个课题…”

酗酒家暴,酒后失控,大闹婚礼,忍者神龟吴速玲决定不再忍下去。

后记:

相信你也看出来了,吴速玲要的不过是一个稳定的家庭。

从不怀疑吴速玲嫁给曹格时,是带着爱和对幸福婚姻的憧憬的。

曹格也是爱她的,可惜一切都毁在了酒精里。

很多男人不相信酗酒会是毁灭婚姻的杀手,他们认为自己养家带孩子没有外遇工资全交,不过是爱灌几口黄汤,何至于离婚。

亲密关系里有一个原则,“谁痛苦谁改变”,谁不愿意放弃和离开,就就需要舍弃自已某部分的原则去适应和推进这段关系。

酗酒滋事,酒后失控都是恶习,和出轨家暴一样不能原谅。

所有女孩子都要记得,“天不渡人,人需自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