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马来西亚?拥有除中国外最完善中文教育体系

马上就好 2022/09/10 檢舉 我要評論

(一)中文教育现况

在马来西亚这个多元文化的国家里,华人一直是经济和社会的中坚分子!

华人,马来人,印度人 以及其他族群以互相包容和尊重的方式生活着,同时坚守本身的文化,尤其是华文教育!

除了大中华地区,你应该不会在其他国度看到上千家政府华文小学、60多所华文中学,还有一所华基政党建立但由政府资助的大学!

这都是马来西亚华人社会的百年坚持,才建立了完善的中文教育体系,铸就不灭的薪火传承!

(二)华社热心办校

在早期的马来亚半岛,华文教育一直是民办。19世纪,从中国来到马来亚找生活的工人在此落地生根,为了教育子女,他们在会馆、宗祠、神庙等地建立私塾。

最早的一家是1819年在槟城成立的五福书院,用广东话为教学语。

华社积极办校,历年累积多家有名老校,例如1896年在吉隆坡茨厂街街的陈氏书院、1903年建的沙巴古达区乐育小学、1904年的槟城中华义学,以及1917年建立的钟灵学校等。

屡次打击不退缩

对教育的满心热忱,却多次遭打击。早期华校课程跟随中国,从经典古籍到满清的维新派主张的新式课程,紧贴中国发展走向。可是英殖民政府注意到了这个倾向,因此在1920年实施学校注册法令,数百家私塾被取消,几位华教领导人还被递解出境。

然而这阻挡不了华校发展。尽管政府几乎没有提供教育津贴,到了1930年代,马来亚华校增加到上千家。

日治三年零八个月是大马华教最黑暗的时刻。

因为华人明确的抗日立场,绝大多数花校被迫关闭,甚至不少老师和学生被日军逼害。

1945年日本投降之后,华人社会再度重建当地华教,短短日子之后重新再现千家华校。

争取纳入国家教育体系

50年代,华文小学在危机里反攻,取得莫大进展。

1951年英殖民政府公布,《巴恩教育报告书》,建议以官方语文,即英文和马来文为媒介的国民学校,取代华文学校。华人社会激烈反对。

当时马来亚在酝酿独立,联盟政府在大选获胜之后,时任教育部长敦拉萨检讨该教育法令,承认三种语文源流学校并存,各以巫文、中文和淡米尔文母语为主要教学媒介。

自此华文小学接受政府资助,纳入国家教育体系,成为三大源流小学之一,即是以华语为教学媒介语的国民型华文小学(华小)。根据一项数据,平均有96%大马华裔上的是华小,形成华社一直能良好掌握中文的优势。

1955年是华教一个重要里程碑 -- 南洋大学设立,标志着华校逐渐形成完整的教育体系。华裔子弟从小学到大学在中文环境中学习和成长。

(三)拉曼学院诞生

马来西亚的华教之路不止步于独立中学,1969年设立的拉曼学院,至今已经迈入53周年,从学院升格为大学,上万名家境小康的华裔子女在拉曼获得高等教育资格。

1967年,时任教育部长宣布,拥有剑桥文凭或马来西亚教育文凭(SPM)的学生才能出国深造。这对当时没有报考该文凭的独中生无疑是切断了升学梦。当时高教职总主席陆庭谕提出创办一所华文大学,而董教总把它定名为“独立大学”。

以学生出路为考量

当时,政府对“独大“抱持消极态度,马华公会认为当时华人学子入学无门,而且应该要以应付工商界对专业人士的需求为考量而设立学院。陈修信(马华首任总会长陈祯禄之独生子)决定草拟创办一所学院。

马华的最初想法是,这所学校应有学院的地位,能颁发文凭给毕业生,日后或能成为英国大学或马来亚大学的附属学院。

结果马华征得马来西亚国父兼第一任首相东姑阿拉曼的同意。学院就以他的名字作为校名,名为 – 拉曼学院,于1968年正式成立。

马来西亚国父兼第一任首相东姑阿拉曼

减轻华裔学费负担

在以及华人社会的争取下,政府答应以“1元对1元“的原则,负责拉曼学院一半的经费。由于有政府津贴,因此学费较其他私立大专低廉。在教学方面,拉曼学院提供各种大专科系,使用英文作为主要教学语言,有些课程也会以中文或马来文教学。

拉曼学院诞生后,缓和了当时华裔学生在追求高等教育时所面对的学额缺乏的问题,并为千千万万无法踏进政府大学门槛,也没有经济能力出国深造的华裔子弟,提供一个继续升学的好地方。

之后,在整个筹集资金建设大学是,首个答应赞助的人物就是大马的首富郭鹤年先生。当时,敦林良实亲自飞到香港约见郭鹤年先生,而这趟飞程也为拉曼学院带来了2000万令吉的资金。

后来,云顶集团创办人林梧桐也加入赞助者名单,一样答应捐款2000万令吉。当然除了这些企业家的“加持”,当时华社界里的很多大小人物都纷纷参与了这个兴学办教育,像是小贩协会当时以1000令吉售卖一盘炒果条来为筹资出一份力,正是因为这些人的贡献与付出,拉曼学院才能诞生。

无可否认,马华是拉曼学院的幕后推手,但实际上拉曼学院并不属于马华,而是属于拉曼学院教育基金会,因此这所大学并没有受到任何政治立场的影响。

陈修信的实用主义

根据记载,敦陈修信是一名实用主义者,他领导马华公会时,相信实践和现实,而不只是追求理想。他选择设立以英文为主、能惠及华裔子弟前途的拉曼学院,并努力设法取得校地和资金来源,以及专业师资人才,踏实地建设了这所学院。

升格大学享有千万拨款

2013年拉曼学院升格为拉曼大学学院,2022年4月再升级为拉曼理工大学,享有每年数千万令吉的政府拨款。拉曼的总院设在吉隆坡,共有五间分院,分别位于槟城、霹雳、柔佛、彭亨和沙巴。

尽管反对党认为拉曼学院有政治背景,但是,经过初期的观望和被质疑,后来事实证明,越来越多华裔学子进入拉曼学院就读和毕业,在社会上获得平等就业和发展机会。如今拉曼学院的教学素质不仅获得华社,也包括土著和大马其他族群的认同。

敦陈修信

(四)拉曼优质生满天下

拉曼学院以学术和作育英才为要旨。很多“拉曼生“后来成为了社会栋梁,包括国家的部长级领袖,例如前马华公会会长丹斯里黄家定、前交通部长兼马华前署理总会长丹斯里陈广才,及前副教育部长卡马拉纳登。

不少在野党员也毕业自拉曼学院,包括前农业与农基工业部长沙拉胡丁、前原产业部长郭素沁、槟州首长曹观友、槟州行政议员章瑛以及森美兰州行政议员张聒翔。

不只是华裔,拉曼毕业的巫裔英才也不少,例如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安永前伙伴拉惹阿末拉惹再拉鲁丁、大马国际伊斯兰大学及吉隆坡大学学者沙鲁哈密教授、哥伦比亚亚洲医院妇产科权威专家苏海米医生、马大医学院的苏雷斯古玛博士、莫纳斯大学研究与发展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员马欣德然教授、前马大教授古鲁纳丹博士。各行各业的领导人,都有拉曼生的踪迹。

(五)薪火传承

随着新兴学校或者国际学校在大马的崛起,大马的教育体系也产生了许多变化。

许多年轻一代因为接触的资讯越来越多,以至于对中文的热爱并不深,甚至有些华人在受西方教育的环境下长大后,不仅只是不能说流利的中文,而是完全不会说中文。

拉曼学院诞生的意义,更多的是让后代的人看见在这一片国土上,华社当年真的是用尽能力来维护大马华人学习华文的机会,更令人感动的是这些华社先辈不是全部都受过教育,可他们却坚信他们有责任让下一代的人接受教育并且学习中文,秉持着“再穷也不能穷教育”的理念,排除万难地建校来推广中文教育。

因此,中文教育在经历这么多风雨后仍然被保留到至今,我们应该做的不应该是抗拒学习中文,而是鼓励现在的小孩们多说中文,因为华文教育不再只是教育,它可是在那个年代凝聚了我们先辈们的力量,在这片土地起到了华人身份认同的功能,由此奠定了华社在马来西亚的重要地位。

华教百年之路不易,由许多华教人士付出和牺牲,一步一脚印去建设和完善,并由一代代的全体华裔支持而成就。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至今华人的教育水准普遍中上,华教占了莫大的贡献。中文教育已不仅是受华人拥戴,也是很多异族同胞仰望的文化。身为华人更应该不辜负华教,一起把这个优秀的文化传承下去。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