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光头满是文字,男厕挂仨国旗女厕却无,中国游客表示:这个国家好奇怪

马上就好 2022/10/08 檢舉 我要評論

早7点半起床,天已大亮,阳光不似中午那般热烈,反倒有几分温柔。

今天我们要去停泊岛。在兰卡威瓜埠码头,村妇买好了9点半去亚罗士打吉打港的船票。9点半开闸,登船。

碧空万里、白云朵朵,一波汪洋轻泛涟漪,点点船只是苍穹下最灵动的那一笔。

登船时发现前方一身土黄袈裟掠过,赤脚汲了一双塑料拖鞋,那光头上纹满了文字,因为看不懂马来文,所以一直很好奇脑袋上纹的是经文还是其他???

出家人,不打诳语;没出家的人,也不好臆测。

心里却一直在默念,转过来吧转过来吧,让我等凡人一瞻您那神圣的脸吧。

普通人纹身,这个不同凡响的在马来西亚遇到的出家人纹头,想想就感觉好疼啊。近距离感受一下他的脑袋。

终于看到大师的正面,万万没有想到,他的指间夹着的是一支香烟!但见他熟稔地吞云吐雾,烟雾缭绕慢慢模糊了他的脸。再细看,他的腕上臂上均有纹身,而且不似经文,倒像是某种充满野性的图案。

一个半小时后,船抵达吉打港口。吉打港显然不同瓜埠,瓜埠码头停靠得多为观光船,而这里,则多为渔船。

下船后行至马路边坐公交车去亚罗士打市中心,车内无空调,售票员和司机都非常热情,有问必答。一下车就赶上一辆6路车去长途车站,完美的无缝连接。

坐公交车的最大好处之一是能一路领略亚罗士打的美好,相对缓慢的车速也便于用相机匆忙做些记录。

在长途汽车站,皇帝看到了这位老伯......睡姿很是妖娆啊。不由想起七龙珠里的龟爷爷,是不是有些许神似呢?

亚罗士打有开往哥打巴鲁的直达车每天两班。我们今天走的这趟线路绝对属于非旅游路线,因为两个目的地都是小镇。所以,就能遇到很多当地人最真实的生活场景。

母子情深

一身纯白、纯净得像天使的男孩子

刚放学的女孩子身著洁白的校服、裹着洁白的头巾,搭配上蓝色的裤子,简直就是将蓝天白云披在了身上。

Baling车站的卫生间竟然也悬挂着国旗,注意:男厕所门上挂了三个国旗,女厕所门上却一个也没有。

追风的中年,哈哈。

到达Gerik时已近是傍晚。Gerik是马来西亚和泰国交界附近的一个小镇,用百度搜了半天,信息寥寥。小镇规模不大,人口也很少,马路上鲜见车辆行人,也许是饭点的缘故?

我俩出得车站,行至镇中,选中一处规模很大的大排档吃饭。没有菜单,我们得以享受跟着老板进厨房直接看菜点菜的待遇。

马来西亚虽然华人不少,但是饮食习惯却和我们大相径庭,他们是无鸡不欢,极少蔬菜,便是提供炒蔬菜,菜量也是少得可怜。所以,嗜青菜如命的我们几乎患上了蔬菜饥渴症,一进厨房,看到一溜的蔬菜,简直就如灰太狼见了喜洋洋。我们将厨房内所能看到的全部青菜都要了一份,最终搭配成三盆:一份是清炒大杂烩:胡萝卜+西红柿+长豆角+菜花+洋葱,一份是清炒包菜+小白菜,一份是洋葱煎蛋。额外还要了两碗米饭和一杯鲜榨橙汁。

大快朵颐。心情那个舒畅啊。

但好戏还只是刚开场。

鲸吞接近尾声,服务员恭恭敬敬地送来两小碗蔬菜色拉。

5分钟后,又送来一盘切好的水果,里面有哈密瓜、苹果和橙子。

色拉和果盘都是店家赠送的!!!

临别,老板又将老婆孩子叫过来与我们一起合影留念。

念及老板家人好,次日我们在住处附近冲印了两张合影照片,交代照相店老板一定要交给他们,不知道他们收到了没有。

当晚入住hotel avana,老板是位满头银发的华侨,姓陈,祖籍广东中山。听说我们打深圳来,老人家很开心,狠狠的握手以示友好。

陈先生说他太祖父来到这边发展,父亲在中山出生,后来才过来。他本人在马来西亚出生,是基督徒,年轻时是专职的摄影师,主要帮人家拍摄婚礼现场,如今老了就经营这家小旅馆。

陈先生说他祖父当年在这边开锡矿,也算家境殷实一族。那时霹雳州还是苏丹的天下,每年苏丹过生日都会在皇宫大开赌场,邀请有钱人赴宴。他祖父有个朋友系房地产开发商,也在受邀之列,结果输得一塌糊涂。不成想池边失火,殃及池鱼,他祖父为该地产商担保贷了一笔贷款而惨遭牵连,靠亲戚帮助朋友清完了债,陈家也至此家道中落。

说起这些,陈先生恍若在讲别人的故事,脸上看不出丝毫的纠葛和怨愤。他说,上帝是公平的,太有钱并非好事,平安才是福气,他对现在的平淡生活很是满足。

陈先生50开外年纪,膝下二女一男,两个女孩子已经参加工作,儿子在上大四,学费有政府奖学金作为补贴。

谈到毕业后的就业问题,陈先生说,不要把上大学当做赚钱的手段嘛,那样太功利了。我已经跟儿子说过了,哪怕他毕业去当司机我都没意见,只要他开心。

话虽如此,陈先生仍然不太希望儿子将来去做警察,因为工资很低。所以宁愿他当司机也不要当公务员。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