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新加坡这两年,都经历了什么?

马上就好 2022/01/24 檢舉 我要評論

今天是新加坡出现“冠病-19”疫情二周年。

731天,31万人染疫,848人病逝,数百万人的生计和生活,是这场突如其来的病毒和疫情带来的沉重打击。

我们这一路是怎么走来,今后又是向何方而去?

《新加坡眼》带你回顾这两年共731天的50个瞬间。

大家也可以选择从文末倒回着读。

序:山雨欲来风满楼2019年12月26日,武汉市呼吸与重症医学科医生张继先发现并上报不明原因肺炎,怀疑该病属于传染病。12月31日,世界卫生组织驻华办事处获得通报:中国发现了一种新型冠状病毒。2020年1月1日,新加坡卫生部通报,已知悉武汉发生不明原因肺炎病例,从1月3日傍晚开始对所有从武汉入境的旅客进行体温检测,对过去 14 天有武汉旅行史和发热症状的旅客会被隔离观察。

1月4日,新加坡出现第一起疑似病例。接下来几天陆续出现一些疑似病例,有中国籍的,也有新加坡籍的,都一一排除。从1 月 22日起,所有从中国抵新的乘客皆须进行体温检查。同日,成立跨部门防疫工作小组,由卫生部长颜金勇、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担任联合组长。

1.新加坡出现首起确诊病例

1月23日,武汉封城当天,新加坡出现第一起确诊病例,为境外输入病例。

1月20日,66岁武汉男子与家人一起乘搭南航航班入境。在航班上出现咽疼症状,没有发热。1月21日开始出现发热、咳嗽症状。1月22日前往新加坡中央医院求医,即刻被隔离。1月23日傍晚1800时确诊。

与男子同行的九个旅客当中,他的37岁儿子留在新加坡照顾他,其他八人已前往马来西亚。

男子住院28天之后,在2月19日康复出院。他说:“最想做的,就是吃一碗热干面。”

今日新增3例,总数达84例丨新加坡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情况最新最全汇总 

2.抢购口罩,增援湖北

武汉封城的同时,陆续传出湖北各地尤其武汉三镇、孝感等防护物资奇缺,大批医疗人员直接暴露在病毒感染风险之下,甚至有当地医生用手边的各种物品来自制防护用品,也有医生发微博求助。

不但湖北的防护用品奇缺,连新加坡本地也几乎买不到口罩和洗手液等物品。新加坡的社区药店里的口罩一摆出来,就迅速被抢光。当时微信朋友圈最盛行的一条就是“XXX药店有货,速去”,但留言往往是“断货了”“叫我们明天再来”“明天具体什么时间有货也不知道”。

1月25日,大年初一,《新加坡眼》开始发文,号召读者在新加坡筹集口罩、医用帽、防护服、医用一次性乳胶手套等医疗用品。

号召很快地得到各方的支持,除了在新加坡的中国人,也有新加坡人以及来自印度和日本等地的民众捐赠。

《新加坡眼》与小尾羊火锅餐馆合作,以小尾羊大华广场旗舰店为“武汉医疗物资捐献处”。

2020年2月1日前,正常飞往中国的最后一个航班。最后一个晚上,新加坡社会各界筹措的物资,在吉祥航空和新加坡眼逐一核对清单后,六七吨救援物资赶上飞往上海的飞机。

吉祥航空践行了当初给新加坡眼网友的承诺,免费承运捐赠武汉和湖北的物资。

这批物资是新加坡社会最早捐赠的最大一批物资,抵达上海后由卓尔集团协调运力公路辗转到湖北,当时武汉初步获得各界捐助,孝感成为疫情爆发最严重最紧缺的地区,所以这些物资主要分配给了孝感,在关键时刻为湖北抗疫起到了力所能及最大作用。

一个多月后,新加坡疫情开始爆发,中国物资紧缺开始缓解。曾为孝感筹措物资的对接网友十分关心我们,表示,新加坡如果缺物质,他们可以在湖北筹募。

社会各界包括中国各高校新加坡校友会在捐赠中出钱出力调度资源,殚精竭虑,至今回想起来仍让人感念不已。

武汉医疗物资告急,新加坡的我们能做些什么?

3. 新加坡从武汉撤侨92人

武汉封城之后,不少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受困。1月30日,新加坡外交部安排酷航撤侨包机,从武汉接回了92人。新加坡外长维文与中国外长王毅通电话,对中国政府、湖北省政府、武汉市政府和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给予新加坡人安全回国所做的安排,表示感激。

新加坡撤侨!没有官宣,悄悄从武汉带了92人回来

4. 史上最高额

新加坡政府掏100万新币

带头号召民间捐款助华

2月4日,新加坡红十字会发动捐款捐物,助华抗击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新加坡外交部继而宣布,新加坡政府拨款100万新币(约506万人民币)作为种子基金,支持新加坡红十字会的义举。

除了现金,新加坡政府也会贡献药品、医疗用品及试验专用的试剂盒。本次所有义款和赠物都会用来向受疫情影响的中国当地社群提供援助。

这次新加坡政府出资100万新币(约506万人民币),是前所未有的额度。

新加坡外交部曾说,在提供对外援助时,新加坡必须考虑与受助国的关系,以及新加坡是否有能力提供有意义的帮助,毕竟新加坡是个岛国,资源有限。

史上最高额!新加坡政府掏500万,带头号召民间捐款助华

5. 出现首起本地社区病例

和首个感染群

2月4日,新加坡出现首起本地社区病例。

1月22日,一个从广西南宁出发的旅游团到了新加坡,在本地逗留两天,在新加坡期间,他们到过永泰行中药店等地。1月24至26日续程马来西亚,27日经新加坡回广西。回到广西玉林之后,团员中父女二人确诊。

(永泰行中药店)

旅游团在新加坡期间,永泰行中药店28岁女店员接待了他们。与往常一样,她向旅客介绍药品时,示范把药膏涂抹在个别旅客手上。

1月29日,她开始出现咽疼和发烧症状,到家庭诊所看病。1月30日,她前往陈笃生医院紧急部门检查,但在X光检测显示没有肺炎之后出院。2月3日她到新加坡中央医院检查之后,当晚半夜之前确诊,被列为第19起病例。她是新加坡首起本地社区病例。

继永泰行中药店28岁女店员确诊之后,与她密切接触的同事、家庭成员相继确诊,形成新加坡首个感染群,即“永泰行感染群”。

新加坡发生人传人感染,首次出现本地家庭感染新冠肺炎案例

6. 警戒级别调高至“橙色”

引发生活品大抢购

2月7日下午,新加坡卫生部宣布,截至当天下午2点,新加坡增加三起病例,全都是新加坡人,近期都没去过中国或接触确诊病例;新加坡累计出现了33起病例,有些病例感染源不明。

有鉴于此,卫生部把疾病暴发应对系统(DORSCON)从黄色调整至橙色,属于次高级。新加坡在非典和禽流感期间也曾把警戒级别提高至橙色。

教育部立即终止所有校际和户外活动,直到三月学校假期结束为止;政府劝请所有活动主办方取消不必要的大型活动,若要照常举行也得采取体温检测等预防措施;医院、安老院、疗养院、托儿所开始限制人员出入。

进入“橙色”警戒的消息传出之后,当晚各大超市出现抢购物资人群,尤其是卫生纸。

各种洗衣洗手洗地板的清洁液也是抢手货。

政府出面呼吁大家不要囤货,说只要不囤货,货品肯定足够,但是如果大家纷纷囤货,货品再多肯定不够抢。

幸好,很快的,到了2月8日早晨,各超市的货架又堆满了货。

新加坡超市遭疯抢,政府呼吁大家不要囤货

7. 新加坡给中国捐赠第一批抗疫物资

并组织第二次武汉撤侨

2月7日,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透过脸书发帖表示,新加坡将陆续为中国提供两万个试剂盒,外加三台聚合酶链式反应(PCR)机器,帮助中国抗击新冠疫情。

2月8日傍晚1715时,新加坡派出第二趟酷航航班前往武汉,带去了新加坡向中国捐赠的1万个冠病检测试剂盒。这是基于中方及时分享的病毒基因序列所研发的成果。新加坡是较早研发出核酸试剂盒的国家之一。

新加坡驻华大使吕德耀说:“感谢中国在一月中旬之前测序并公布病毒的全部基因组”;中国驻新加坡大使洪小勇说:“在当前中国抗击疫情的关键时刻,新加坡政府和各界人士向中国提供宝贵的人道主义援助,体现了中新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深厚友情,可谓‘患难见真情’。中方对此表示衷心感谢并将铭记在心。”

(2月8日下午,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将物资转交给中国驻新加坡大使洪小勇)

2月9日,酷航从武汉的回程航班带回了174个武汉封城之后滞留当地的新加坡公民及他们的家属。此为新加坡第二次从武汉撤侨。

2月22日,新加坡国防部向中国军医院捐赠2000公斤抗疫物资,包括1万个试剂盒、抗病毒药和橡胶手套。

(等候登机的小朋友。图源:新加坡外交部)

5月5日,中国向新加坡捐赠60万只口罩,其中50万为医用口罩,10万为KN95口罩。这批口罩将拨入新加坡国家储备。

在接下来的一年多内,新加坡陆续对邻国抗疫做出捐赠和协助,包括向印尼、印度等国紧急提供氧气和氧气筒、试剂盒、PCR仪等。邻国也多有对新加坡提供协助,例如印尼提供大量床具和床上用品支援新加坡建设方舱医院。

(2021年4月24日,新加坡紧急供应印度四个罐装集装箱液氧,由印度空军运输机送回印度应急。)

中国向新加坡捐赠60万只口罩,两国密切合作对抗新冠

8. 实里达航空园建筑工地感染群

慕斯达法商场感染群

引发客工宿舍疫情大爆发

2月8日,一名39岁孟加拉客工确诊,为第42例。他在实里达航空园建筑工地工作,居住在客工大型集体宿舍Leo Dormitory,曾到访位于小印度的慕斯达法购物中心。这个感染群只有5个病患,但一般相信它和后来出现的“慕斯达法感染群”引爆了三月底、四月初的客工宿舍疫情。

客工宿舍疫情爆发的因素很多,包括:十分拥挤而且通风差的居住环境、一起做饭并聚餐、用手抓饭吃、无症状感染和传播、天天挤在小货车上下工等等。

许多印度和孟加拉客工在休息日喜欢到小印度休闲,尤其是慕斯达法购物中心;加上客工年轻力壮,绝大多数无症状,因此病毒潜伏传播非常快。

宿舍出现大量确诊病例,新加坡20000客工集体隔离!

据统计,新加坡有20万名外籍劳工住在43家大型集体宿舍,还有约10万人住在工厂改建宿舍和在工地建造的小型宿舍。

新加坡政府开始隔离客工,为他们免费提供一日三餐;将重症患者送到医院,轻症患者送到由展览馆改建的方舱医院,一律免费治疗;陆续将病毒检测呈阴性的健康外籍劳工迁出宿舍,安置在军营、海上浮动宿舍、体育场等地,减低宿舍人员密度。

(客工搬进紧急安排的临时宿舍。图源:新加坡国防部)

大型客工集体宿舍疫情一发不可收拾,到了四月中下旬,每日新增病例高达数百甚至逾千起,一直到九月才勉强控制下来。

新加坡客工宿舍大面积感染源头确定,6500客工检测新冠

9. 新加坡航空展

2月11日,为期六天的新加坡航展开幕。参加此次航空展的包括中国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进行了单机、六机飞行表演。新加坡从2月1日已暂停有中国旅行史的旅客入境,八一飞行表演队的前来是一个特殊安排。

美国F35B战机首次在东南亚表演。

中国八一飞行表演队惊艳亮相,新加坡国际航空展如期开幕!

10. 新加坡不限制口罩出口

因尊重契约精神

3月4日,淡马锡控股首席执行官、李显龙夫人何晶在脸书发帖。她说,一些国家为了本国需求,禁止口罩出口;新加坡有家3M工厂,但新加坡不会禁止口罩出口,也不会征用3M的生产线。这是因为新加坡是贸易国,也是国际上的一个制造枢纽,新加坡必须尊重契约精神,这是新加坡经商的命脉和信誉。

新加坡哪来的“盲目自信”?又哪来的“佛系成功”?

11.呼吁留学生尽快回国

3月17日,新加坡外交部和教育部说,随着多国收紧旅游条例和封锁边界,加上交通和航空业者减少服务,往返新加坡的航班会越来越少,因此政府呼吁所有留学生尽快回新加坡,并已开始召回在海外实习或进行交换计划的新加坡学生。

同日,新加坡航空公司宣布,进一步削减航班,把四月底的航班总运能减少一半。但政府也将和航空业者协商,以便应付新加坡人回国的航班需求。

3月30日,新航最后一班航班从新西兰起飞,接六名新加坡学生回家。同学们在空荡荡的机舱表演毛利民歌以表感谢,为机组人员加油打气。

同学们说:“我们想通过毛利民歌瓦依阿塔的表演,传向机组人员致谢。他们与我们一起度过了10多个小时,才终于将我们这一小部分人带回家。”

他们说,这是一趟救援航班,也是新航从新西兰起飞的最后一趟航班。

从3月19日至31日,新加坡外交部也安排新航飞机从英国尽可能把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接回来,不考虑接载其他国籍旅客。

新加坡号召所有海外留学生尽快回国

12.出现首起死亡病例

3月21日,新加坡出现首两起冠病死亡病例。

75岁新加坡籍老妇(第90例),2月23日确诊,入院后就进了加护病房,在病房26天后,3月21日早晨不治,有心脏病和高血压病史。

第二起死亡患者是64岁印尼籍男子(第212例)。他在3月13日入境,3月14日确诊后也进了加护病房,3月21日早晨不治。在来新加坡之前,他曾因肺炎在印尼住院。有心脏病史。

新加坡首次出现死亡病例 | 今日确诊47,累计432。李显龙总理说,恐会有更多死亡……

截至2022年1月23日,新加坡累计出现31万3772起确诊病例,累计848起死亡病例,病死率为0.270%。

13. 所有短期旅客不得入境

本国公民、永久居民不受限

3月23日,新加坡境外输入病例达到48起,为历史新高。

考虑到境外输入病例可能造成的社区感染,新加坡政府宣布,从3月23日起,原则上暂停所有短期旅客入境;本国公民、永久居民不受此限。

有特殊需要的极少数外国人,如长期在新加坡看病的,或是需要入境照顾在新加坡的亲属的,可以破例安排。

14. 关闭所有娱乐场所

政府宣布,为了降低冠病传染风险,从3月27日起,所有酒吧和娱乐场所如夜店、迪斯科、电影院、剧院和卡拉OK场所关闭,所有补习中心和增益课程中心暂停营业,其他公共场所如商场和博物馆仍可允许营业,但业者须确保每16平方米的空间不可以有超过一人。

后来,新加坡陆续开放,包括开放堂食,开放电影院、开放年长者舞蹈等活动,也开放边境让已完成接种的旅客入境免隔离,但娱乐场所尤其是KTV至今仍完全关闭。

15. 境外输入病例引爆本地疫情

三月初,欧美、东南亚多国疫情恶化,新加坡有不少公民和永久居民在这些国家出差和短暂旅游,在当地受到感染,三月中旬陆续回到新加坡,出现症状之后确诊;同时,也有不少外国人涌入新加坡,加上居家隔离的措施不严,境外输入病例引发大感染群,引爆本地社区疫情。

例如第192例(32岁美国籍男子)3月9日从美国飞到新加坡,次日曾到过Hero’s Bar音乐和体育酒吧,11日出现症状,并于13日确诊。他引发了Hero’s Bar感染群(共8人)、杜佛路多佛国际学校感染群(8人)和新加坡板球俱乐部感染群(5人),其中多数为英国人。

短短两天,新加坡板球俱乐部感染群连续出现2起死亡病例!

从下图清晰可见,境外输入病例出现峰值之后,本地社区病例峰值随着出现。

16. 新加坡紧急拉闸“半封城”

4月3日下午4时,新加坡总理李显龙通过电视直播讲话,宣布从4月7日实施代号为“断路器”的病毒阻断措施,暂定5月4日结束。措施包括:关闭所有提供非必要服务的工作场所、所有学生实行居家远程学习、禁止堂食、只有购买必需品、看病、健身可以出门等等。

到了4月21日,“断路器”阻断措施推出“加强版”,增加了一些限制,包括菜市场实行按身份证尾数单双号进场,并延长至6月1日。

(居家学习)

“断路器”6月1日进入第一阶段解封;从6月2日开始,新加坡所有学校重开。在首阶段,仅有小六、中四和中五毕业班学生恢复每日返校上课,其余年级则采取每周轮流返校制度。从6月29日开始,所有学校全面复课,所有学生正常每天到校上课。

6月19日开始启动解封第二阶段,大部分活动恢复,包括开放堂食,以五人为限。美容服务和博彩投注获准恢复;运动设施、公园和其他公共设施也将开放。雇主仍应尽可能让员工居家办公。

12月28日,新加坡启动第三阶段解封,聚会人数从五人一组放宽至八人,所有宗教场所在进行宗教集会及仪式时,允许最多250人在场,但须分成50人一区,在遵守安全管理措施的前提下,可以进行现场唱诵歌乐活动。文化与艺术类的现场表演,也允许最多250人聚集,但同样须分50人一区。

李显龙今天宣布,新加坡紧急拉闸制动

17. “患冠病不想活了”

4月23日,46岁的印度籍建筑客工阿拉古在医院跳楼自杀。

自2009年起,阿拉古就给同一个建筑公司打工,一起为同个雇主打工的还有他的外甥。他4月19日确诊冠病,住院期间,4月21日出现过头疼,服用了扑热息痛Paracetamol之后好转,没有其他症状,也没有出现并发症,正逐渐康复。

4月21日那天,阿拉古嘱咐外甥,请他帮忙照顾家小,保证两个孩子能受良好教育。

4月23日清晨,阿拉古从医院跳楼不治。警方在病房内找到他的手机,发现他在当天0530时左右录下的两段不超过30秒,在厕所内自拍的视频。他在视频中说,听到医生说自己确诊冠病之后,就不想活下去了。他说,这不关任何人的事,自己是在清醒的情况下拍下视频。

经过调查,警方相信阿拉古是用一个铁钩将窗框撬开,抽出一片窗玻璃之后,钻过窗口空隙从病房坠楼。

马国感染群新样本皆属变种病毒,客工住院期间坠楼死因公布

18. 一百零二岁人瑞病愈

5月1日,一百零二岁人瑞Yap Lap Hong住院长达一个月后,病愈出院。她是新加坡最年长的新冠康复者,已接种两剂疫苗。

老太太出生于1918年,正是西班牙流感全球大流行的时候,新加坡当时出现了2800起病例。

全球罕见,新加坡102岁老人患新冠后健康出院

2021年9月19日,老太太因肠阻塞病逝,享年103岁。 

19. 美国机师判刑四周

5月13日,44岁美国公民、联邦快递货机机师Brian Dugan Yeargan被判刑四周,成为首名因违反新加坡防疫隔离措施而获刑的外国人。

4月3日,Brian从澳洲悉尼抵达新加坡,按照规定必须在机场酒店接受隔离观察14天。

卫生部官员4月5日到酒店检查时,发现他不在房间。Brian供述,妻子生病了,但美国防疫物资如口罩短缺,他于是乘地铁到市中心购买医用防护用品,打算顺便带回家。

20. 新加坡—中国快捷通道启动

6月,新加坡、中国启动快捷通道,为有需要的商务和公务人员,开通往返新加坡以及上海、天津、重庆、江苏、浙江和广东这六个省市的“快捷通道”。中国成为首个与新加坡通过“快捷通道”政策恢复国际旅行的国家。

在“中新快捷通道”之后,新加坡陆续与马来西亚、文莱、韩国、日本、印尼等落实类似安排。

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快捷通道”将为新中复工复产深化合作

21. 人均拨款近8万人民币

6月16日,哈莉玛总统签字批准补充拨款法案,第四个抗疫预算案正式生效。

至此,新加坡政府2020年推出四个抗疫财政预算案,总拨款929亿新币(约4535亿人民币),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9.2%。高达八成的总拨款将用于支持企业和员工。

按新加坡570万人口计算,人均拨款为1万6300新币(约7万9500人民币)。

四次特别拨款使得2020财政年的财政赤字高达743亿新币,或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5.4%。

22. 染疫客工喜当爹

6月26日,40岁孟加拉籍客工拉朱(第42例)康复出院。

拉朱2月8日确诊,后来因并发症在国家传染病中心加护病房留医两个月,对药物治疗无反应,一度病危,引起国人关注。

住院四个多月之后,康复的他并不知道自己何时染病,二月初时咳嗽得很厉害,病好后,在工作时开始出现发高烧的情况。他只想起自己搭坐巴士到综合诊疗所看病,对于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已记不清了。他在新加坡已工作了十年,在加护病房病危时,远在家乡的妻子生下一女。

出院之后,拉朱表示想回家看家人,但也希望可以继续在新加坡工作。

经历鬼门关、昏迷两个月:客工详解在新加坡抗疫住院过程

23. 疫情笼罩下的大选

7月10日,在疫情笼罩下,新加坡举行大选,选出93个国会议员。最终,在31个选区93个国会席位中,人民行动党获得83个席位,反对党工人党获10个席位。在前党魁刘程强缺席情况下,工人党这次拿下两个集选区和一个单选区。盛港集选区工人党以53%得票率,击败该区竞选的人民行动党三位部长。

新一届政府就职之后,委任工人党党魁毕丹星为反对党领袖,国会为他提供办公室和会议室、秘书,帮助他处理国会相关的行政工作,也提供他比普通议员高一倍的津贴;反对党领袖在国会将享有优先回应权,也将有权听取政府在国家安全、对外关系,或出现全国危机时的机密报告。

(7月27日,毕丹星、李显龙在总统府进行的新内阁就职仪式场边合照。图源:李显龙脸书)

这是新加坡第一次有正式的反对党领袖的制度设计。

新加坡大选2020战况激烈,反对党创纪录,执政党痛失部长

24. 留学生隔离酒店上吊

8月1日,20岁的斯里兰卡籍留学生Nishad飞抵新加坡,住进大太平洋酒店(Hotel Grand Pacific),准备执行14天入境隔离之后,即可到新加坡管理大学开始学习。

当时,他与同个航班和机场巴士的一位女性朋友住在相邻房间。Nishad违反隔离禁令,连续五个晚上偷偷溜进隔壁房间与女性友人看电影聊天。8月10日晚上,他被酒店发现违规,上报当局。新加坡管理大学的分管接到举报之后,当天午夜时分发电邮警告Nishad,告知他违反禁令所可能面对的严重惩处,包括撤销奖学金。

Nishad情绪极不稳定,8月12日在客房内的天花板通风口上吊自杀。他的遗书长达两页,他在遗书中写,担心造成父亲经济困难,所以选择走上绝路。

外籍学生在新加坡隔离酒店上吊自杀,调查结果出炉

25. 开放中国旅客免隔离

11月6日,新加坡单方面开放对中国旅客入境免隔离。过去14天有中国大陆旅居史的旅客,入境新加坡之后只须检测结果为阴性,即可自由活动,无须行前检测,不论疫苗接种情况,入境后无须隔离。

后来,此措施也对台湾地区、香港特区、澳门特区出发的旅客开放。

截至本文截稿时间,大中华区是新加坡唯一执行此项措施的地区。

今增2809 | 新加坡开放边境,免隔离已有11国,为何没有中国

26. 重启游轮度假

11月6日,新加坡重启游轮度假。

批准了!意大利游轮停靠新加坡,约2000人将登陆 | 今新增10例,累计160

27. 启动冠病疫苗接种计划

12月21日晚上七点半,首批辉瑞BioNTech冠病疫苗运抵新加坡。这是第一批送抵亚洲国家的辉瑞BioNTech疫苗。

(左起:新航总裁吴俊鹏、时任交通部长王乙康、机长、副机长。图源:王乙康脸书)

12月31日,新加坡开始分批接种。最先接种是医疗和前线抗疫人员。

(救护车急救员接种。图源:新加坡民防部队)

这是新加坡自1959年独立以来的第一次全国性疫苗接种。

2021年1月8日,总理李显龙接种,成为新加坡内阁接种第一人。1月13日,联合主持抗疫的卫生部长颜金勇、教育部长黄循财接种。

(1月13日,卫生部长颜金勇在医院接种)

同日,新加坡开始为航空业和海事业前线职工接种。

新加坡的接种策略是:首要保证医疗领域不瘫痪,其次保住新加坡的生存命脉,也就是对外维系的航空和海事领域,再接下来是保护高危社群老年人,继而是基础服务从业人员,包括交通业、饮食业、教师。之后,按年龄大小,依次接种疫苗。

2月17日,首批莫德纳疫苗抵达新加坡。2月23日,首批科兴疫苗抵达新加坡。

新加坡国家疫苗接种计划提供三款疫苗给民众使用,为辉瑞、莫德纳、北京科兴,前两者为mRNA疫苗,后者为灭活疫苗。

后来,新加坡政府批准私营医院和诊所进口并使用世界卫生组织认证的任何疫苗。8月27日,首批中国国药疫苗抵达新加坡,供民众自费使用。

截至2021年12月31日,新加坡一共接种1149万剂mRNA疫苗,占总量之96.6%,科兴疫苗33万剂,占总量之2.8%,中国国药疫苗7.5万剂,占总量之0.6%。

今增5 | 李显龙宣布解封第三阶段!政府豪砸10亿,全新加坡免费接种疫苗

28. 流调中隐瞒与男性友人见面

确诊病患被判入狱五个月

65岁新加坡籍妇女Oh Bee Hiok由于担心家人怀疑她搞外遇,在面对卫生部流调时,故意隐瞒自己与72岁亲密男性友人三周内五次见面的情况,还教唆男性友人帮她隐瞒。Oh Bee Hiok 于2021年1月8日被判入狱五个月。

2020年2月15日,她参加了一场春节晚宴之后,出现症状,24日入院,26日确诊,之后康复出院。她曾在2月4日、6日、16日、18日以及20日与男性友人见面,其中三次相信是她出现症状之后。男性友人后来在3月20日确诊。

她在接受流调时,多次隐瞒与男性友人见面的事,也隐瞒自己参加晚宴的事,一直到后来才被迫承认。

29. 家庭实际月收入中位数下跌2.4%

2021年2月8日,新加坡统计局发布《2020年住户收入主要趋势》报告。报告显示,受到冠病疫情冲击,新加坡本地各阶层家庭的中位数工作月入在2020年下跌,从2019年的9425新元下跌到2020年的9189新元,跌幅为2.4%,是自2009年全球金融风暴以来首次下滑。

人均月入中位数也从前一年的2925新元下滑至2886新元,跌幅为1.2%。各阶层的人均收入都出现下滑。当中,收入最低20%的受雇居民面对更大的收入下滑,为6.1%。

每人在2020年平均获得的政府津贴为6308新元,是十八年以来的新高。

衡量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2020年维持在0.452。如果包括政府税收和转移,基尼系数则下降至0.375,是自2000年以来的低点。

30. 王瑞杰辞去第四代接班人

2021年4月8日,副总理、经济政策统筹部长、财政部长王瑞杰去函总理李显龙,表示不再担任第四代领导集体的领军人物,李显龙接受。

(MCI Photo by Betty Chua)

早在2018年底,王瑞杰在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干部会议上,当选第一助理秘书长,也就是第一副党魁,成为行动党第四代领导班子的“同侪之首”,也默认为下一任总理人选。同时,时任贸易工业部长陈振声当选第二助理秘书长,成为王瑞杰的主要副手。

时隔两年半,王瑞杰突然请辞。他说,他已经60岁了,冠病危机将持续一段时间,待危机结束时,他将接近65岁,“跑道就太短了”。他说,新加坡需要的领导人,不仅要负责在疫后重建新加坡,更得领导新加坡迈入下一个建国阶段。

他请辞的第二个理由是健康。他说,自己虽然从2016年中风康复,但他知道总理岗位对就任者的要求极高。因此,让更年轻的阁员来担任总理,应对未来的巨大挑战,更符合国家利益。

一般相信,未来总理会在贸工部长陈振声、卫生部长王乙康、财政部长黄循财三人之中产生,但目前仍未有确切说法。

副总理突然请辞,新加坡第四代总理接班人再次悬空

31. 公务员泄露疫情数据被控

2020年三四月间,原始病毒肆虐的疫情高峰期,有人在网上泄露病例数据,后来被发现是卫生部数据管理部门副组长赵征。

当时,当局一般在夜里发布新闻和数据,但是,有好几次,中午之后就有数据在网上流传。调查发现,赵征曾22次把数据非法发到私人微信群中,并曾擅自登录政府数据库,提取其中一名冠病患者的档案,把该病患的确诊信息告诉友人唐琳。

2021年4月,赵征、唐琳被控上法庭。

在另一起案件中,一名37岁公务员把政府宣布学生居家学习的新闻草稿擅自发给丈夫,丈夫又往外发给其他人,结果在网上疯传。

在聊天群组泄露冠病数据,新加坡女公务员被控

32. 德尔塔引爆新一波疫情

从2020年8月到2021年4月左右,在长达九个月的时间中,新加坡每日新增病例基本控制在二三十起,绝大部分为境外输入病例,本土病例大部分时间为个位数,偶尔还连续一两周时间降至零。可以说,那段时间新加坡基本已接近清零。

但是,这一切很快就被德尔塔波击得粉碎。

4月27日,陈笃生医院9D病房一名46岁护士确诊。同个病房的一名医生出现症状,隔日确诊。出现两起病例之后,院方开展普筛,随即有七人确诊。后来,感染群扩大至48人。

5月5日,卫生部通报,樟宜机场第三航站楼出现确诊病例,为88岁清洁工;5月4日出现流鼻涕、咳嗽症状,同日求医,翌日确诊;之前多次参加定期检测结果皆为阴性;已完成两剂疫苗接种。当局展开流调,证明樟宜机场出现了感染群。此感染群迅速扩大,后来发展到108起病例。

调查显示,樟宜机场一名员工在4月29日接触了一户入境新加坡的南亚家庭而被感染。之后,该员工与机场清洁工、安保人员、客服人员、商店店员等发生交叉感染,而且从机场传播至社区,形成大型感染群。

由于这两个大型感染群涉及多起年长者病例,当局于5月8日收紧防疫措施,例如把堂食八人为限压缩至五人,之后又进一步禁止堂食;宗教活动人数控制在250人,之后进一步压缩至100人;本来允许50%员工到公司上班,后来改为一律居家办公,等等。

社区增19 | 多所补习中心爆学生病例;机场感染群起源食阁或厕所

33. 二百多人获疫苗致伤援助金

从2021年5月起,新加坡政府每月发布疫苗接种不良反应报告。本文截稿之时,当局最近一次是在2022年1月19日公布第九次冠病疫苗安全监测报告,通报各种不良反应情况,包括mRNA组别(辉瑞/复必泰、莫德纳)的747起严重不良反应、科兴的20起、中国国药的4起。

截至2021年12月31日,新加坡有296人出现与冠病疫苗接种有关的严重副作用,在新加坡政府的“疫苗致伤经济援助计划”下,获得总计126万2000新元的援助金。

今增1615,每日病例或达3000,还会收紧措施吗?新加坡儿童疫苗不良反应最新统计出炉,包括荨麻疹

34. 接种辉瑞六天后16岁少年心脏骤停

6月27日,一名16岁少年前往接种首剂冠病疫苗,经医护人员评估为适合接种。在注射疫苗后,他接受30分钟观察,当时情况良好。

六天后,7月3日,少年没有遵照“七天内不做剧烈运动”的医嘱,从事剧烈举重运动,重量比自身体重还大,忽然心脏骤停,在家中昏倒,他兄弟赶紧实施心肺复苏术并紧急送院抢救。

此事发生后,卫生部把疫苗接种之后“七天内不做剧烈运动”的医嘱改为“两周内不做剧烈运动”。

少年后来在重症病房监护多日。一个月后,少年病情好转,转进普通病房。

接种疫苗6天后举重心脏骤停,16岁少年获赔22万新币

35. KTV夜店违规作业引发大型感染群

7月11日,因出现急性呼吸道感染症状,一名持短期探访证的越南籍女子到诊所求医和检测,确诊后被送进医院。她是由新加坡籍男朋友担保,2021年2月通过“家庭关系通道”入境。入境之后,她签证到期时,申请了延期。

调查发现,她曾到访多家KTV夜店,与她同住的几名住户后来也相继确诊。

卫生部长王乙康表示,KTV夜店感染群很有可能扩大成一个非常大的感染群,呼吁所有曾到访这些KTV夜店的民众主动接受检测,并说检测过程是保密的。

(有些男性民众接到了卫生部的密接通知,不寒而栗。)

仅仅四天内,到了7月15日,KTV夜店感染群就有120人确诊。

这个感染群的特殊性在于,恐怕有不少病例会躲避追踪,不到万不得已不求医。因此,流调将比一般的感染群还困难百倍。

早在2020年疫情爆发之初,当局就禁止了KTV/夜场作业,但允许改为餐馆。

该感染群中的多数外籍病患曾到访夜店,其中一部分持社交探访证,国籍包括越南、泰国、菲律宾、老挝。她们许多人曾多次到访同一家夜店,也有些是同夜或多夜到过多家夜店。

仅仅7月16日,警方展开全岛扫荡行动,取缔转型KTV酒廊的非法卖淫活动,共有29名女子被捕。其中十名年龄介于21岁至34岁的女子,将被驱逐出境,且禁止再入境新加坡。在27家被扫荡的KTV酒廊中,11家被查出或违反安全管理措施。

今增48 | 暴增87人确诊,KTV可能形成超级感染群!20位夜店小姐牵连被抓

至于感染群中的本地居民,年龄介于19岁至60岁,其中很多为夜店常客,但也有一些是夜店常客的家庭聚集感染病例。

这些夜店女子俗称“花蝴蝶”,不是夜店职员,但夜店默许她们在店里陪酒,吸引客人消费酒水。她们不会长时间陪固定客人,而是游走各个包房客人,陪多组客人,赚多处小费。客人一般也不会只会点一个蝴蝶陪酒,而是点几个轮流陪酒。因此,病毒传播极快极广。后来,KTV感染群扩大至253起病例,才终于停止传播。

即便出了这么大的感染群和相当大的舆论,但后续仍然时而有KTV顶风作案,多有被查处的。

36. 裕廊渔港与巴刹感染群

7月16日,卫生部通报,出现裕廊渔港感染群,一共7起病例。渔港关闭两周,所有员工与顾客皆须强制检测。

(以上图源:MCCY)

裕廊渔港是新加坡主要渔获进口港。调查显示,病毒很可能从印尼渔船引入。渔港工人在搬运上百公斤渔获时,由于气喘,不戴口罩;休息抽烟时,不戴口罩,而且没有维持人际安全距离,因此病毒开始传播。

每天凌晨,全岛各地的鱼贩到裕廊渔港取货,之后散发到各处巴刹去零售。由于巴刹一般和小贩中心毗邻,而且年长者喜欢逛巴刹和小贩中心,不爱逛超市,因此,病毒迅速从渔港传播到巴刹和小贩中心,进而传播到社区。

到后来,裕廊渔港感染群发展至1155人的特大感染群。

今增92,社区连续两天破新高 | 渔港感染群蔓延多个巴刹,全岛巴刹、小贩中心摊贩接受强制检测!

37. 首现突破性感染死亡病例

8月17日,卫生部通报,90岁本地老翁(第67329例)当天因冠病并发症病逝。

他7月29日出现症状,没有求医。8月1日,参加普筛时,检测结果阳性,确诊。翌日,出现呼吸急促、晕眩症状,并出现感染性休克。他有慢性肾脏病和高血压病史,生前已完成疫苗全程接种。

这是新加坡第45起冠病死亡病例,也是首起突破感染之后死亡的病例。

今增53 | 新加坡首例!打了疫苗仍死于新冠;客工感染群大增13起

38. 重启国际旅游

9月8日,首批德国出发旅客在VTL“接种者旅行通道”下入境。这些旅客已经完成了疫苗全程接种,如果乘搭VTL专属航班(即全体旅客皆完成疫苗接种),在入境新加坡之后进行测试,只须检测阴性即可自由活动,期间多次进行检测,再无须隔离。

同时,已经完成疫苗全程接种的新加坡旅客入境德国也执行同等的免隔离措施。

( 图源:读者麒羽)

“终于能出国玩了!”疫情之下,从新加坡飞德国旅游实录

后来,新加坡陆续与以下国家开通了VTL:澳洲、柬埔寨、加拿大、丹麦、斐济、法国、印度、印尼、意大利、马来西亚、马尔代夫、荷兰、韩国、西班牙、斯里兰卡、瑞典、瑞士、泰国、土耳其、英国、美国。

除了开通VTL的国家之外,新加坡也跟其他非VTL国家重启了国际旅行。

( 图源:读者朵妈)

截至2021年12月底,新航集团已重启85个国际航线,新航与酷航环比客运量暴增七倍,同比增加一倍,近60万人,是2020年初冠病疫情发生之前的45%。

2021年全年,樟宜机场客流量近300万人;12月当月有81万7000人,是11月的翻倍,也是疫情发生以来的单月新高。

不过,这只是疫前的零头,是2019年全年客流量的4.5%。

39. “我们大家早晚会得德尔塔”

总理夫人何晶在脸书撰文说,“德尔塔株的传播力很强,我们每个人早晚都会与病毒接触,即便我们待在家里,寸步不出,它也会悄悄以各种方法来到我们身边。极有可能每个人在未来6个月到18个月内会接触到冠病病毒。”

她判断,疫苗接种还需要两三年才能覆盖全球各地,因此,她认为,在未来三五年,疫情不会根除,会以某种形式“常在你我左右”。

40. 嚣张“无罩嫂”入狱16周

5月15日下午,滨海湾Toast Box店外,人们排队准备购物,安全距离大使见一中年妇女排队未戴口罩,上前提醒。不料她不仅不配合,还反问:“你没戴警徽,凭什么命令我?你代表哪个机构?”挑衅态度十分嚣张。

视频:新加坡“无罩嫂”多次挑战法律不戴口罩,最终被判入狱

当天,这段视频在网络爆红,网民誉之“无罩嫂”或“徽章嫂”。

无罩嫂名叫潘秋玉,被控上法庭;后经网民起底,她是海军退役军官,曾任军舰舰长。

调查发现,从2020年6月28日到2021年6月25日期间,潘秋玉在不同地方前后16次没戴口罩,这些地点包括滨海湾金沙酒店、圣安德烈座堂、中峇鲁巴刹、克拉码头、爱雍乌节、百胜楼、国家法院和文华酒店等。

2020年12月2日的一段视频显示,潘秋玉因拒绝戴口罩,而被禁止进入克拉码头The Central商场,她同样气焰嚣张地跟商场人员争论。

潘秋玉也违反隔离命令。2020年6月28日,她从英国返回新加坡,须在金沙酒店履行14天隔离至 7月12日。不过,她当天就离开客房在酒店内闲逛。她也在7月5日、8日和9日溜出客房到酒店内溜达,而且都没戴口罩。

被控之后,8月4日,潘秋玉向法官申请“无条件保释”,称自己“没再恶意犯案”,而且她活了54年以来一直都奉公守法。但法官拒绝她的申请,认为她一犯再犯,罪行相当严重。9月6日,潘秋玉认罪,法官判坐牢16周。

41. 启动居家康复、居家隔离、自助检测

9月15日,卫生部发布文告指,逾98%确诊病患为无症状或轻症,可以居家康复,无须医院的救治。这可以把宝贵的医疗资源节约起来,留给有真正需要的重症病患。

“居家康复计划”正式启动。从9月15日起,具备以下条件的人员默认为居家康复。

同时,对密接者启动居家隔离。除了特定场所如学校、医院、巴刹的确诊病例密接者进行一对一追踪之外,其他密接者不再进行一对一追踪,而是通过手机短信形式通知,并要求密接者在接到通知之后,上网作居家隔离登记,须提交自己的联系方式和密接日期。

之后,当局会给密接者发送电子隔离令,告知隔离起始和结束日期以及检测指示。居家隔离必须有独立房间,带有卫生间,必须打开窗口通风。不得与他人接触。如果住所不符合居家隔离条件,当局会安排集中隔离。

政府开始给每家每户以及重点人群如小学生发放免费检测棒,在家自助检测成为常态。

“确诊冠病后,医生开了两款药,我就自己回家了....”

42. 10%康复者可能出现长达半年后遗症

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的一项研究显示,每十个未接种疫苗的冠病康复者当中,就有一个会出现长达六个月的后遗症,较常见的是呼吸不畅、咳嗽,偶尔也出现疲惫、晕眩、失眠。65岁以上、非华族、有严重基础病病史的康复者,出现长期后遗症的机率较高。

一些冠病患者会出现脑雾、疲劳和失眠的情况,但大部分都会慢慢康复,不会有长期的影响。不过,一些有严重症状的年长者,可能会有中风、大脑血管发炎或神经并发症的风险,因此接种疫苗非常重要。

冠病长期后遗症的成因目前尚不明晰,有可能是因为自身免疫系统过度活跃,导致身体在进行自我攻击,最后造成持续的后遗症,也可能是由于病毒的碎片仍然留在体内。

国大医院传染病科高级顾问淡比亚教授表示,尽管尚不清楚长期冠病的机制,但是接种疫苗或许可降低病毒载量,从而减少抗原刺激,以此来降低触发自身免疫或其他类型的反应。他补充道,这种长期症状并非冠病特有,也出现在流感等其他传染病中。

例如,牛津大学的一项研究比较了冠病患者和流感病患的长期症状,发现至少42%的冠病患者有至少一种长期后遗症的症状,相比之下,流感组的这一比例为 30%。

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10%康复病患出现长达半年以上后遗症

43. 李显龙:坚决走向共存

10月9日,总理李显龙发表电视直播讲话。

他说,疫情初发时,当时人口尚未接种疫苗,人们对病毒尚未有免疫力,染病的话,后果很严重。因此,新加坡采取的是清零策略,尽力让国人不要被感染。于是推出限制措施,把新增病例压到最低,并判断这是减少重症和死亡的最好办法。

由于原始病毒传播力不强,当时的封锁措施可以阻断病毒。清零策略基本成功,避免了其他国家出现的群病群死。新加坡的病死率是全球最低的之一。

后来,疫苗接种计划启动,大部分人口已接种。疫苗接种大大降低了重症率,98%确诊病人是无症状或轻症,只有极少部分是重症,其中0.1%需要ICU治疗。换句话说,由于疫苗的保护,新冠不再是可怕的疾病。

李显龙说,但是,德尔塔的出现改变了这个局面。德尔塔株传染力很强,遍布全球。即便全民接种,即便封城,也无法阻断病毒的传播。几乎所有国家接受了这个现实。

而且,即便新加坡通过严格限制措施暂时压下病毒传播,一旦重新开放,必须迎来一波波新疫情。由于新加坡人口没有形成自然免疫,尤其容易受到冲击。

新加坡无法长期封锁。封锁不会成功,而且代价很高,无法恢复正常生活,无法社交,无法重开边境,无法重启经济。

每一次封锁,就会再一次冲击商业,员工会失业,儿童会失去正常的童年和校园生活,分居两地的家人难以见面。这些都加剧了心理和精神压力。

李显龙说,因此当局几个月前判断,“清零策略”对新加坡来说已不再现实。所以改用“共存策略”。

首先必须调整的是心理。人们必须敬畏病毒,但不能被它吓坏。人们必须尽可能正常地过生活,采取个人防护措施,遵守限制措施。

同时,要加速疫苗的接种和医疗资源的扩充,随时自然免疫力提高,病毒的传播不会太快。在新常态下,医院可以如常运作,人们可以重新过正常生活,包括大型活动。

李显龙:新加坡决定从“清零”策略谨慎调整为“与病毒共存”

44. 惹兰都康客工宿舍事件

10月12日,有关“中国客工宿舍疫情爆发”的话题在网上疯传。住在惹兰都康客工宿舍的客工投诉:“客工宿舍确诊的和未确诊的混合住在一起”“饭菜差,里面有虫子、报纸、头发”“缺乏药物,求医无门”“多次向公司反映无果”……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缺少药物、消毒水、口罩和有营养的食品等物资。

热心网友随后通过《新加坡眼》捐赠物资,包括消毒水、口罩、药品,还有不少网友自发当起了志愿者,协助配送物资,让人深受感动。

10月14日,客工宿舍管理方做出回应,包括:派驻医疗队提供现场保障、着手改善客工宿舍伙食、在人力部协助下把受影响人员按流程安排好。

今增2932 | 管理方首次公开回应惹兰都康客工疫情风波,热心人烈日下捐赠物资感动社会

45. 死于冠病的人口比例比流感还低

数据显示,在冠病疫情爆发之前的2016年至2019年,新加坡每10万人口的全因死亡率介于525.023至563.398之间。

冠病疫情爆发的2020年,新加坡每10万人口的全因死亡率为518.889,比前几年略低;到了2021年,为530.117,比2019年、2020年高,但比2016年至2018年低。

这些数据经过年龄标准化,即已经考虑人口老化因素;同时,2021年度数据是截至九月底数据,但推算至全年。从这些数据清晰可见,这五年的死亡率是相当稳定的。从冠病疫情爆发至2021年九月底的22个月内,新加坡并无出现死亡激增。

数据也显示,已经完成疫苗全程接种的,死于冠病的比例比死于流感的低。从2021年九月的数据看,未接种疫苗的,每1万人有9人死于冠病,1.8人死于流感,前者是后者的五倍。

但是,已经完成疫苗全程接种的,每1万人有0.9人死于冠病,1.8人死于流感,前者是后者的一半。

因此,现在普遍把冠病疫情称为“未接种疫苗者的大流行病”。

数据显示,新加坡总体死亡率并没有因为冠病疫情而升高;专家认为,这是新加坡完全可以与冠病共存的关键原因之一。

专家指出,如果没有出现更为危险的变异病毒,新加坡今后每年可能会有大约2000人死于冠病,与每年有大约800起流感死亡,和超过4000起肺炎死亡病例的情况一样。

新加坡全因死亡率比去年增2%,死于冠病的人口比例比流感还低

46. 死刑前夕确诊冠病,暂缓执行

33岁马来西亚籍男子Nagaenthran因为2010年走私毒品进入新加坡,被判死刑;原定11月10日正法,并于11月9日到最高法院上诉庭参加上诉审理。

他11月8日在狱中接受抗原检测,结果为阴性;9日下午准备出庭,却没想到,当天PCR检测结果为阳性,立即被隔离。

由于他确诊,最高法院上诉庭无法审理上诉,于是下令暂缓执行死刑,直至法院择日审理他的上诉和做出裁决。

原定明天绞刑,马国贩毒男子确诊冠病得以“续命”

47. 世界最繁忙陆路关卡重开

11月29日,在两国政府首脑见证下,新加坡、马来西亚VTL疫苗接种者旅行走廊正式开通,基本封锁了621天的新加坡—柔佛长堤终于迎来过境旅人。

新柔长堤关卡是全球最繁忙的关卡之一,疫前每天高达30万马国人越过长堤到新加坡务工、上班、上学、生活。

在陆路VTL设计下,两国每天各有32趟次大巴前往对岸,每趟不超过45人,每天单向1440人,双向2880人。

现阶段开通的陆路VTL,只通巴士,不通汽车,不通火车,客流量连疫前的零头都不到。但是,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陆路VTL对新马意义重大,本阶段启动之后,摸着石头过河,积累经验,可以逐步扩大规模。

在VTL安排下,截至2022年1月18日,约5万5000人通过陆路通道入境新加坡,另有4万4056人通过航空从马来西亚入境新加坡。

“短短30公里等了621天,曾经抱在怀里的婴儿已经可以跌跌撞撞走向我了”

48. 启动儿童冠病疫苗接种

12月27日,新加坡启动5岁至11岁儿童接种疫苗,使用的是辉瑞/复必泰疫苗。

儿童疫苗剂量10微克,是成年人剂量的三分之一。

截至2022年1月15日,逾10万名5岁至11岁儿童已接种首剂疫苗,相当于小学生的20%。

从1月12日起,当局派出流动队,为12所特殊学校的特需学生接种疫苗;从1月27日起,已接种首剂疫苗的儿童开始接种第二剂。

现行政策执行“疫苗接种差异化”对待,已完成疫苗全程接种的人员,才可餐馆、商场、景点、图书馆、电影院等公共场所。不足12岁儿童不受限制。

截至1月21日,新加坡完成疫苗全程接种人口比例为88%,接种加强针人口比例为55%,是全球范围内接种率较高的国家之一。

卫生部:奥密克戎一定会爆发;不接种疫苗将无法获得工作准证、更新PR

49. 谎报行踪武汉夫妇入狱

1月10日,因谎报入境新加坡被判入狱的武汉夫妇胡俊、石莎,撤销上诉申请,决定入狱服刑。为了方便他们照顾女儿,法官批准夫妇俩先后服刑。

胡俊是新加坡第16号病例,2020年1月22日,武汉封城前一天,他从武汉抵达新加坡;23日,入境之后第二天,他出现冠病症状;31日确诊冠病。在确诊之前,胡俊曾到过多家餐馆、酒店和商场,还到过中国大使馆。但在面对卫生部流调人员的询问时,他隐瞒了部分行踪轨迹。胡俊的妻子石莎,也同样谎报了丈夫的行踪。她同时也涉嫌提供虚假信息。

2021年10月26日,法院判两人提供虚假信息、隐瞒和谎报行踪罪名成立。11月24日,法官判决胡俊坐牢五个月、石莎坐牢六个月。二人对判决表示不服,原本提出上诉,后来撤销上诉申请,本案画上句号。

今增2079| 年薪百万武汉夫妻被判坐牢,称听不懂新加坡华文,误会导致隐瞒行踪

50. 奥密克戎波来袭

2021年12月2日,卫生部通报,两名从南非入境的旅客奥密克戎确诊。两人皆已完成疫苗全程接种,只出现咳嗽、喉咙痛等轻微症状。

由于当时对奥密克戎认识不足,为谨慎起见,当局启动区别式对待;对奥密克戎病例,不论有无症状或病情轻重,一律送院,不得居家康复、居家隔离;对密接者一律追踪。德尔塔病例则维持居家隔离、居家康复、非高危人群不追踪。

12月9日,卫生部通报首起本土奥密克戎病例,为24岁樟宜机场客服人员。12月20日,卫生部通报首个奥密克戎感染群,位于武吉知马的Anytime Fitness健身房。当局下令与三名确诊病患的密接者隔离,包括健身房员工和访客。

后来,当局通报,国际科学证据显示,奥密克戎比起德尔塔传播快,但症状不比德尔塔严重,冠病疫苗和追加剂仍能提供一定程度的保护;因此,从12月27日,奥密克戎病例也执行轻症居家康复、密接者居家隔离、一般密接人员不追踪。

新加坡正处于奥密克戎波的初始阶段,预计近日会发展至日增万起以上。

1月20日,新加坡出现首起奥密克戎死亡病例,为92岁老妇,未接种疫苗,没有已知基础病病史,由亲属传播病毒感染,确诊十天之后病逝。

跋:一路走来,又何惧艰险?

疫情两年,改变了很多事物。

我们曾经熟悉的,变得这么陌生;我们曾经陌生的,现在却这么熟悉。

疫情两年,不变的是坚韧不拔的精神,和积极乐观的心态。

愿以此曲共勉之:

One man on an island

岛上独自一人

One drop in the sea

就像沧海一滴水

All it takes to set a wave in motion

如何能推动阵阵浪潮

Is a single word, an action

拿出一句话和行动

A hope that we can be

怀抱着信念

The change that we’ve been longing to see

创造久盼的转变

For our home, our land, our family

为这片乐土,美丽家园

It’s all within our reach

你我都能出力

See this island, every grain of sand

在这岛国,万众一条心

Hear this anthem, it’s the voices of our friends

嘹亮歌声,朋友们齐声唱

Come whatever on the road ahead

前路漫漫,哪怕千万险

We did it before, and we’ll do it again

一路走来,又何惧艰险

When the moments turn to hours

时间点点滴滴流逝

And the day’s last light is gone

这一天总要过去

Look around us always and remember

环顾四周,不忘提醒自己

There were times we were uncertain

我们有时难免迷茫

But we just kept walking on

仍勇往向前进

It’s always darkest just before the dawn

极暗之后便是黎明

See this island, every grain of sand

在这岛国,万众一条心

Hear this anthem, it’s the voices of our friends

嘹亮歌声,朋友们齐声唱

Come whatever on the road ahead

前路漫漫,哪怕千万险

We did it before, and we’ll do it again

一路走来,又何惧艰险

Our home, the home we share

我们共同的家

Where the garden always grows toward the light

朝着光明,永远积极向上

Though the road ahead is daunting,

哪怕前路坎坷崎岖

I know we’re gonna be alright

我们鼓起勇气 前进

See this island, every grain of sand

在这岛国,万众一条心

Hear this anthem, it’s the voices of our friends

嘹亮歌声,朋友们齐声唱

Come whatever on the road ahead

前路漫漫,哪怕千万险

We did it before, and we’ll do it again

一路走来,又何惧艰险

See this island, every grain of sand

在这岛国,万众一条心

Hear this anthem, it’s the voices of our friends

嘹亮歌声,朋友们齐声唱

Come whatever on the road ahead

前路漫漫,哪怕千万险

We did it before, and we’ll do it again

美丽明天,我们再度实现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