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庭人在马来,资产在维京,大喊相信祖国:明星赚“黑心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马上就好 2022/11/15 檢舉 我要評論

被炒得沸沸扬扬的张庭与陶虹等人涉案的听证会,已经告一段落。

取证困难繁琐,裁决结果需要时日。

虽然到“大快人心”那一步还有些距离,但不少网友们已提前叫好。

昧着良心挣钱的张庭,和昧着良心为张庭站台的陶虹,终于快等到了大结局的这一天。

东窗事发是在今年的1月, 张庭、林瑞阳的TST被查处。

被冻结资产逾6亿,被查封房产达96套,价值17亿。

如此巨大的数额,再一次刷新了网友们的金钱观。

事前与张庭亲亲抱抱,把友情当生意经营,5年获得4亿多分红的陶虹,也急忙请求从TST撤股。

几个月过去,临近听证会时。

昔日姐妹俩一个携夫奔赴危地马拉,暂避风头,一个随夫落地马来西亚,继续坑蒙拐骗。

离离原上谱的是,听证会结束后,张庭还在社交网站转发了有利于自己的言论。

试图引导舆论,为自己开辩。

当然,这届网友又不是傻瓜。

明星赚“黑心钱”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

她那套牟利模式,打着擦边球,祸害了这么多人。

时至今日,在观众心中早已没有形象和信用可言。

也只有她,残存一丝侥幸,企盼还能在这片土地上多捞点钱。

贩卖虚妄,损人利己

明星发展副业不少见了,小到开直播间带货,开餐饮店,大到开头部MCM机构,比比皆是。

并没有哪条金科律令规定他们不能这样做。

但问题是,这群幸运儿太贪心了。

在娱乐圈赚了常人几辈子赚不到的钱还不知足,对老百姓口袋里那点维生本金也虎视眈眈。

陈赫的火锅店,关晓彤的奶茶店,榨取的便是加盟商的辛苦钱。

往往,事件的终章还都是“血本无归,维权无望”。

强者挥刀向弱者。

张庭和林瑞阳的TST也无外乎如此。

年逾50岁的张庭,貌美如花,宛如少女,得了一个“冻龄”的美名。

接受称赞的同时,张庭把心里的算盘打得哐哐响。

把“冻龄女神”这个美誉变现,张庭夫妇只用了三步。

其一,不知道从哪里捣鼓出一套护肤品,声称这就是张庭永葆青春的秘密。

用了它,你就和张庭一样青春不败。

其二,邀请明星朋友为产品站台,提高知名度。

除了最勤快的陶虹,范豪门、张馨予、柳岩、刘涛等一众明星都曾卖面子加入这个行列。

产品有了,有大明星们做背书了,是时候收割了。

铺垫了这样多,目的是为了在普通人当中,招募代理。

招募志大概是:你为TST发展下线,贡献业绩,TST给你奖励,分分钟月入十几万,分分钟改写人生。

拉人头,入门交钱,多层团队计酬,套路很熟悉了。

要想获得代理资格,首先就要购买一定额度的产品,数额通常是几千。

想要往上升,就要为公司拉下线,提供业绩。

团队组建后,下线的业绩归入团队头目,头目以此获得公司的奖励。

从此扶摇直上,金钱万贯?

想得美。

以TST臭名昭著的“烂脸”名声,卖是很难卖出去的。

那张庭和林瑞阳靠什么赚钱?

靠的是内部消耗,靠的是从代理身上薅羊毛。

难以向界外人兜售,那就在界内强买强卖。

下线拉到了下下线,那就赚一笔新人入门的费用,下下线再发展下线,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下线拉不到下线,那就想方设法诱导他们囤货。

事已至此,底层代理面临沉没成本和TST晋升制度的双重夹击。

级别越高,需要达到的业绩越高。

业绩不够,你降级,你原本的下线升级,将你取而代之。

大多数人组建团队已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为了不让努力付诸东流水,只能自掏腰包,购买产品,粉饰业绩。

更有甚者,在积蓄不够的情况下,为了保住“等级”,不惜借贷囤货。

可等待他们的,不是丰厚回报,而是愈发严苛的业绩要求,和一再降低的奖励。

不幸的,前脚拿到奖励,后脚就要通过囤货的方式还给TST。

更不幸的,资产由正变负。

到头来,代理镜花水月梦一场,张庭夫妇却赚得盆满钵满。

寸土寸金的黄浦江边,两人坐拥整栋别墅,外人走进去会迷路那种。

而代理们的豪车、豪宅、美妙人生,只存在于幻想中。

2020年,张庭以TST的名义,开展直播,开播首日即突破两亿营业额。

作为老板的她稳赚不亏,既可以洗脱嫌疑,又寻觅到了更大的金山银山。

代理们则成了炮灰——老板有了新的赚钱招数,TST的销售不再仅仅依托私域流量,他们便再无用处了。

揪心之处在于,这个由始至终被蒙骗的群体,集结了大批量的家庭妇女。

TST的代理人数超千万,其中,女性占了九成。

而已婚已育、无主业、主业收入低、文化水平不高、居住在村镇或三四线城市,构成了她们的群像。

她们有提高生活水平的需要,希望改善生活,扬眉吐气,但苦于没有技能,没有门路。

透视她们的内心,得到的画像,往往是不被尊重,不被理解,缺失自我认同感。

很凄凉,很卑微。

没有渠道,也无眼界,抓到什么就是什么。

只需要施舍一丁点儿同情心,她们便可以热泪盈眶回报。

TST利用的,正是她们内心的漏洞。

缺爱,便给爱,向她们贩卖廉价共情。

为她们提供情绪价值,让她们产生被理解,被宽容以待的错觉。

林瑞阳和张庭把她们称呼为家人,她们也不必叫老板,而是叫“庭姐”、“大哥”。

诱导她们在这样“亲如一家”的氛围里,加强归属感。

聚会上,林瑞阳声音高亢,冠冕堂皇道。

“我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让世界充满爱。”

“大哥只要在世一日,就要帮你们到底。”

浮夸感和虚伪感兜头而来,却正中这个群体的下怀。

有人感动得热泪盈眶,有人感动得下跪叩头。

缺钱,给画大饼。

为她们立人设,为她们铺设虚拟的成长线。

一方面,瞄准宝妈仰人鼻息的窘境,抓住她们的心理。

告诉她们,作为家庭主妇,要想得到老公的尊重,公婆的尊重,就要拥有自己的事业。

最后回归主旨,告诉她们,TST是至上选择。

另一方面,包装终点线上的靓丽风景。

上线在发展下线时,会统一话术,声称自己从TST赚到了钱。

“给老公买了80万的车,今天正准备提。”

“买新房的钱也是从TST赚的。”

业绩靠前的代理,可以获得“大哥”、“庭姐”的合影资格。

还能被邀至线下聚会,与一众前来站台的明星合照。

和光鲜亮丽的他们合影,怎么不是人生赢家?

说服她们囤货,则靠的是无厘头的成功学。

告诉她们,把货囤着,是对自己的一种激励。

货在自己手上,自然而然就会想方设法兜售。

正所谓化压力为动力,化动力为财力。

多荒谬,但上当者不在少数。

在口号的诱导下,数以万计的宝妈飞蛾扑火。

当日出来临的那一刻,批量制造的白日梦,被集体戳破。

宝妈们通常交际圈狭窄,难以发展下线,也无从寻找销路。

为了稳住当下的等级,她们不得已囤货。

囤货的钱,有的是辛苦攒下的私房钱,有的是借来的。

有人为此负债二三十万,家中产品堆积如山。

有人遭到家人亲戚的白眼,家里矛盾丛生,甚至婚姻破灭。

更残酷的是,随着调查的深入与落定,她们还可能面临惩处。

往后,向上走的路越来越难。

可耻可恨,敛财无度。

可耻可恨,把刀片撒在弱势女性的人生路上,刀刀致命。

把她们引诱进镜花水月,再把她们扔进恶狼堆。

可耻可恨,蒙蔽她们的是非心,让她们背负受害者和加害者的双重身份,与这个荒谬体系捆绑。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相比于这些女性,陶虹、张庭却独得上天的眷顾。

陶虹的一生都是高光时刻。

年少时是第一代花游运动员。

因为生得盘正条顺,她被姜文看中,出演《阳光灿烂的日子》。

拍完后大家伙儿瞅她天赋高,都怂恿她考电影学院。

之后顺利考入中戏,毕业后又进入了国家话剧院。

不仅天赋高,奖运也奇佳,飞天奖、金鹰奖数次眷顾于她。

结婚生子十数年后归来荧屏,也声势浩大,令人惊艳。

《演员请就位》里,她与彭昱畅飙戏,饰演末代皇后婉容,无人不称赞。

一部《小欢喜》,不仅让她重返观众视野,还让她一举斩获华鼎奖。

即便出了这档子事,依旧有大把人叹惋她的才华,祈祷她的影视作品别被蒙上黑布。

张庭也是人生赢家,年少困窘,却凭借美貌进圈,给家人买车买房。

也留下了不少经典荧屏形象,《穿越时空的爱恋》与《夜光神杯》是不少人的青春记忆。

到老了,美貌依旧,还是昔日酒窝女神的模样。

美人有无数种幻灭方式,俩人挑了最俗套,最遭人恨的那种。

恃靓行凶,刀尖对准的不是富豪,不是阔太,而是普罗大众。

令人寒颤之处在于,她们清醒地作恶。

笑得甜美灿烂,却愈发面目可憎。

因为萦绕在她们周身的是贪婪,耳光子哗啦啦打下来,也阴魂不散。

张庭、林瑞阳是明知故犯。

他们熟知人性的弱点,清楚明白家庭妇女的窘境。

一面灌她们鸡汤,一面趁她们耽于其中时,用她们的血汗搭自己的皇宫。

即便大厦崩塌,也没有丝毫惭悔之心,有的只是钱财四散的恐慌。

拉上女儿在镜头面前哭诉,请求大家原谅时,眼泪是工具。

见戏码不生效了,她也不会陷入持久的痛苦。

人家只会利落起身,抹掉鳄鱼的眼泪,转移阵地继续行骗,夜晚睡觉时也毫不惊心。

陶虹、徐峥更令人扼腕。

徐峥参与过《我不是药神》,演过为众人抱薪的平凡英雄。

演技感动了那么多人,出了戏,还是换回他人上人的华服,心安理得地从普通人身上吸血。

而把人物刻画得入木三分的陶虹,又怎么不明白人性,又怎么看不见家庭女性身上背负的压力和困境。

只不过,贪欲上头,不把良心当回事。

清醒地作恶,理智地扮傻,莫过于此。

好在,眼看他们蹦哒这样久,总算看到了些他们孽力回馈的苗头。

再见,张庭!再见,陶虹!

明星昧着良心赚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无论结果如何,在观众心中,他们已经被打入了囚牢。

但愿,能够杀鸡儆猴。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