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显龙总理揭秘何时动用储蓄金!为抗疫,新加坡花了至少1144亿新币

马上就好 2021/11/18 檢舉 我要評論

16日,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举行40周年庆晚宴。

它于1981年成立,是当时时任副总理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主席吴庆瑞牵头创办。

而建国总理李光耀,是GIC的首任主席。

如今的GIC再全球10个城市都有办事处,投资范围涉及40国,资产多样,同时也是全球好评最多的主权财富基因之一。

当晚,李显龙总理也特地到晚宴现场祝贺~

来源:总理脸书

GIC40年,总理到场发言

信息量满满

GIC发展得越好,国家储备金的购买力就越强悍,新加坡就越有钱。

而且,GIC本身不仅仅是$的符号,还是新加坡传承的符号。

李显龙总理昨晚在现场对GIC进行肯定跟褒奖,他给出的评价非常高:

“保留GIC以及新加坡超过半个世纪成功的公式,使我国的繁荣和坚韧能够维持世世代代。

来源:总理脸书

几乎就是在说,GIC是新加坡的财富密码之一。

确实如此。提到GIC,必提的就是储备金,两个的关系大概就是: 如果将GIC比喻成金母鸡,那么储备金就是金鸡蛋。

总理昨天也再次强调了储备金对于新加坡的重要性:

“储备金是新加坡的战略资产,在关键时刻起到作用。”

来源:总理脸书

“每一代的新加坡人都会问自己,是否应该保持和前一辈同样的态度?即作为新加坡的传承人(stewards),有责任确保国家的生存和成功,为后代的幸福着想。

把储备金当做是救急金,谨慎和可持续地动用储备金应对眼下的需求,并且 继续增长储备金,来传承给子子孙孙。”

储备金大家也不陌生。

新冠危机发生近两年以来,新加坡官方能发放各种补贴、补助,主要资金来源就是储备金。

来源:总理脸书

在新冠危机之前,储备金曾帮助新加坡应对过两场危机,一次是亚洲金融危机,一次是全球金融危机。

据昨晚总理披露:

储备金最多50%的投资回报可以纳入新加坡的财政收入。这笔资金相当于政府每年财政收入的20%。

远比收来的消费税、公司所得税还要高。

这笔收入还能让新加坡当局拿来投资教育、医疗保健跟基础设施等领域。

总理特地举例前两场危机来说明有储备金在手的新加坡,到底有多抗压。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当时大家都在抛售亚洲货币,只有新币不跌反升。外部投资者知道新加坡的储备金实力,所以基本没人唱衰。

全球金融危机,新加坡出手就是1500亿新币担保新加坡所有的银行存款。

此外还额外跟总统申请援助配套,49亿新币来度过难关。

这笔钱在经济回弹以后已经归还。

再加上这一次新冠危机,两年之间也是至少千亿补贴已经花出去,这笔钱有部分也是从储备金来的。

咱们来回顾一下~

为度过新冠危机

新加坡到底花了多少钱?

这两年新加坡为新冠花去的财力、人力、精力,感觉是摸不到天花板的。

比如花钱,去年一次出手最少也是50亿新币,最多上百亿。

不是每次都有动用到国家储备金,比如2020年的头几笔就是用的政府财政结余。

但不管怎么说,这笔账算起来还是让人惊心动魄的。

说到2020年,史无前例的就是首4笔财政预算案,累计耗资929亿新币,相当于新加坡国内生产总值的20%。

半年内的四次财政预算案,已经用完了上届政府的财政盈余,并且总共动用了520亿新币的国家储蓄金。

当时的经济师是这么分析的:

尽管其他国家也都正在采取前所未有的措施“救市”,但新加坡还是比较独树一帜。

补贴力度之大,并且不需要借贷,只动用了储蓄金解决,显示出“新加坡具备其他国家所没有的财力”。(——CIMB私人银行经济师宋生文)

当然储备金也不是取之不尽的,国立大学的商学院的教授表示:“动用储备意味着财政缓冲减少,但储备的作用正在于未雨绸缪。”

不过严格来说新加坡是四个月内推出了将近1000亿的配套。(去年同年推出了第5个配套)

很多人都关心新加坡这样高密度地推出财政预算案,国库里还有多少钱?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做了一个这样的分析:

新加坡的储蓄金数额是对外保密的,并且由多家机构管理,包括但不限于淡马锡控股、GIC政府投资公司、金管局等。

外界普遍猜测新加坡的储蓄规模是1万亿左右。

所以按此推测,几次援助配套动用了520亿储蓄金也已经达到相当可观比例……约5%左右。

另外黄循财上任财政部长以后,发了一次补贴,当时有12亿,但是没有动用国家储备金。

所以前前后后,在这场新冠疫情里,新加坡到底花了多少钱?

2020年一整年,前财政部长王瑞杰公布的共5个预算案,总拨款1000亿新元左右。

帮助国人和国家度过新冠大流行的特殊时期。

2月16日,第一次抗疫预算案,64亿

3月26日,第二次抗疫预算案,484亿

4月06日,第三次抗疫预算案,51亿

5月26日,第四次抗疫预算案,330亿

8月17日,第五次抗疫预算案,80亿

今年2月2021年财政预算案又拨款110亿。

今年5月,拨出8亿新币应对新家品牌高警戒阶段冲击。

今年7月黄循财部长声明,拨出11亿新币进行各项扶助措施。

今年9月,再次拨出6亿5000万新币扶助经费,提供雇佣补贴跟援助金。

不完全统计, 全部加起来至少是花了1144亿新币。而今年的4笔中,只有二月拨款的110亿动用的是国家储备金。

也就是说,这两年新加坡总共动用630亿国家储备金。

来源:cna

就如总理所说,储备金不止是一代人的事情。

它即是财富,又是传承。

据昨晚总理透露,下一次动用储备金的时机可能发生在社会和医疗保健花费继续增加,政府开支更大的时候。

到时,如果不调高税率,那么只能动用储备金来提供资金。

储备金到底够不够用,可能不是这一代人需要担心的,但绝对是需要慎重考虑的。

目前,想要储备金丰厚,GIC的经营投资就得厉害。

而GIC投资的是全球各地的资产跟市场,这些跟全球金融市场运作相关。

来源:cna

关键是目前的国际关系,部分国家关系对立、紧张,也会很大程度影响、拖累市场跟投资。

总理强调,为了应对这些挑战,新加坡得找到新的方法来管理投资。

只能说这条路任重道远。新加坡当初一夜崛起,并且在短短50内比肩世界经济中心。

这都是管理得法、取财有道。不管如何,都希望小坡发展越来越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