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去迪拜捡垃圾都能月入过万?中国网友到迪拜差点流浪街头:网传都是假的

马上就好 2022/09/06 檢舉 我要評論

我叫毛月胜@毛月胜在迪拜,山西人,现在迪拜创立互助中心只为帮助更多的中国人。

我15岁辍学搬砖,每天只赚12元,没干多久就跑去当矿工。没技术没学历,干的都是最苦最累的力气活。苦苦挣扎15年后,我开始创业,很快年入百万。我不断开疆扩土,办公司,开店铺,却皆因经营不善关门大吉。

欠下几十万外债后,走投无路打算去迪拜碰运气,看看能否赚点钱,却遭黑中介欺骗,差点沦落街头……

(在国内创业期间)

1981年,我出生在山西省洪洞县,家里还有个妹妹。从小,我就认为自己并不是读书的料,初中没毕业就出去闯荡了。

15岁,我就跟着亲戚去砖厂帮人拉坯子,当时没有什么机械化设备,全靠人力装卸货。

别人一天能挣30-50,老板看我小,只愿给12块钱一天。

当时天不亮就要起来干活,中午吃饭后能休息一会。然后一直做到天黑,吃的饭菜也很简单,基本上都是青菜豆腐、豆芽、土豆,再加点肉沫星子,我经常饿得两眼发昏。

干了没多久,我就受不了了。

从砖厂出来后,经工友介绍,我去了一家煤厂搬焦煤,一个月能挣七八百。但同样没做多久,受不了煤厂黑压压的环境辞职了。

后来,我又去工地做小工,在这里每天要根据领班分配的任务干活。我干过拉斗车、运水泥、搬砖、拉钢筋等,手指经常磨出了水泡,还长出了厚厚的老茧。即便如此,钱也没挣多少。

(山西老家平遥古城)

每天下工后,工友们都喜欢聚在一起看电视。我从电视中见识了大城市的繁华与热闹,幻想自己有一天也能在那里打拼。

攒下几百块钱后,我离开了工地,前往临汾市,应聘一家餐厅的洗碗工兼传菜员。

在餐厅的日子也是辛苦的,但至少不用在太阳底下风吹日晒,靠着机敏的头脑一直做到传菜部长和大堂经理。

在餐厅做的这些工作,既低端又赚不到钱。但能见识很多三教九流的客人,与他们打交道,我学会了识人看脸色,这也给我后续的创业带来了一定的帮助。

在临汾待了几年,一直到我22岁,我觉得临汾待腻了,又想到更大的城市去闯荡。

就这样我再一次辞职,拿着辛苦攒下的几千块钱,登上了去太原的火车。

在太原,靠着能说会道的技能,我在一家足浴店找到了份门童的工作,月薪600。

(太原繁华的街道)

几个月后,老板看我很机灵,觉得我对服务行业的流程特别清楚。于是让我当足浴店的经理,我这一当就是8年。

有一次,有个客人和我说,我这么会来事会照顾人,不去创业可惜了。

我也开始觉醒,认为总是打工,确实赚不了什么钱,于是也萌生了创业的念头。

30岁,我凑钱和人开了一家理疗中心。我把这些年学到的各种项目全部复制过来,还新增了不少客人们喜欢的花样。同时还把之前认识的一些优秀技师都请到店里帮忙,每个新项目都可以让顾客免费体验15分钟。

靠着这样的经营模式,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店一年就挣了100多万。

赚到第一桶金后,认为自己生意头脑不错,我开始有点膨胀,于是拿着从理疗中心赚到的钱和人合伙开了家科技公司。

但我对科技几乎一窍不通,全靠合伙人撑台面。

(我对科技公司是一窍不通)

当时帮客户调一个产品,请了个工程师开发软件,但后续的软件更新没完没了,我们都快付不起工资了。客户又一直拖着不付款,再加上我们也没有更多的项目,资金链开始捉襟见肘。

挣扎一段时间后,我们只能放弃这家公司。

后来还开过一家橱柜店,但选品没做好,样式和风格客户不喜欢。再加上选址偏僻,订单寥寥无几,没过多久就只能歇业了。

至此我把从理疗店赚到的钱都亏了进去,还欠下了几十万的外债,整天愁眉苦脸不知道生活如何走下去,理疗店也开不下去了。

毕淑敏说:“岁月送给我苦难,也随赠我清醒与冷静。”

苦难过后我开始冷静思考,接下来到底该做些什么?

我深知,盲目开店,这或许不是生意之道,一定有别的活法。无意间我得知,很多中国人去迪拜赚钱。苦于没有生计的我在上网对迪拜进行深入了解后,也想放手一搏,去迪拜淘金。

(哈利法塔高828米,楼层总数162层,造价15亿美元,大厦本身的修建耗资至少10亿美元)

当时正好有个认识的同胞在迪拜,我把要出去的想法和他说了之后。他说我之前开过理疗中心,可以到他那边的店去做管理。

我喜出望外,工资都没详谈就订了去迪拜的机票。

2021年,我刚好40岁,结束了国内所有的业务后。3月9日,登上了飞往迪拜的飞机,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此时内心是忐忑的。

但当飞机降落在迪拜,持续的热浪迎面扑来时,我那颗躁动的心彻底被点燃了,就决定在迪拜混出个模样。

然而现实比较残酷,之前说好的5天8小时工作制,以及住别墅这样的承诺完全是个谎言。

现实是我每天工作超12小时,而且我也不是什么管理者,只是顶着个“经理”的头衔,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差距让我寝食难安。

挣扎3个月后我辞职了,打算在迪拜重新找工作。

(初来迪拜)

然而,我发现网上所说的“中国人在迪拜找工作很容易”、“哪怕捡垃圾也能月入过万”这种说辞完全是个谎言,没有一技之长的我在找工作时接连碰壁,很快花光了带来的所有钱。

就在我陷入绝望即将流浪的时候。一位姓邱的爱心同胞收留了我,让我住在他的别墅里,而且什么都不用干,每个月还给我3500迪拉姆(1迪拉姆=1.83元人民币)的生活费。

素不相识,我不解他为何帮我。

他告诉我:“每个人都会遇到困境,现在我帮了你,希望将来你遇到同样的事情时,能把爱心传下去。”

就这样我住了3个月,无所事事的时候,开始用手机记录在迪拜所遭遇的一切。尽可能地揭露工作“黑中介”的真实面目,把他们如何欺骗同胞、有什么样的套路或骗局等内容发到网上各个平台。

我发出的视频渐渐受到关注,有些网友也给我提供了不少工作岗位信息。在网友们的帮助下,我终于在一家旅行社找到了工作。

(在迪拜工作期间,泡面很香)

后来我发现,有很多中国人在迪拜会莫名其妙被牵扯到一些法律案子中。他们有可能是受到同胞欺骗,也有可能被当地人讹骗,或者是做了一些违法的事情被别人告。

很多人急于脱身,只好自认倒霉交赎金。能全身而退还算运气好,碰到棘手的案子,还有可能蒙受不白之冤而蹲号子。

而且我发现很多同胞不会英语,更别说当地语言了,这让他们在沟通中非常吃亏。再加上他们对当地法律不了解,往往一个简单的案件要折腾很久,有钱也找不到合适的渠道去使。

现代管理学之父德鲁克说过:“企业的本质是为社会解决问题,一个社会问题就是一个商业机会。”

我从迪拜的这个社会问题看到了商机。

(迪拜熙熙攘攘的游客)

在迪拜旅行社工作了一段时间,我对当地的风土人情已经略有了解,各种社会关系也趋向于稳定。于是我开始以帮助同胞处理这样的突发事件为业,同时还做一些机票的买卖业务,以及协助同胞补办签证。

我逐渐在迪拜混出了一点名堂,行情好的时候每个月能赚两三万迪拉姆,过去的欠款也开始逐渐偿还。

但我仍然觉得该干点什么。

去年我遇到一个同胞,在迪拜被检查出重疾,做手术花了20多万迪拉姆。但仍有10多万的窟窿,家里也已经想尽所有办法。

我想起邱大恩人对我说过的话,很想把这爱心传下去。于是通过短视频平台把他的事迹传播出去,大使馆带头捐了1000多块钱,很快各界爱心人士的捐款也纷至沓来。

(在迪拜工作期间,帮同胞补办签证)

虽然最终没能把他救回来,但我发现通过互联网平台把一件需要帮助的事情放大后,所有的困难都不再变得可怕,毕竟众人拾柴火焰高。

这也让我坚定了尽自己所能去帮助别人的念头。

有一次,我们发现有个中国女士在迪拜国际城里流浪,精神似乎出了点问题。我就帮她联系爱心之家,让她有个暂时安身的地方,还帮她买了换洗衣服、洗发水沐浴露这样的生活必需品。

过了不久,还有位爱心同胞给她提供了一份保洁的工作,但没想到她没做多久就跑了。

即便如此,在这之后,还有位同胞给她提供了新住处,并表示愿意帮助她回国。没想到她第二天就自己跑出来了,还打电话给我说自己的行李被扔出来了,让我去接她。

(我们帮助的女士—黑衣服者)

这时我才发现她把我的社交账号删了,经过了解才知道,她还对我撒了很多谎,包括“被同屋的人诬陷偷东西”、“朋友把她接走”这种的谎言,她也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朋友。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也询问不出不做保洁的原因,她东说一句西扯一句,分不清真假。

即便后来我们重新帮她安排住宿,仍然锁不住她那颗流浪的心,只要一不留神,她就重新开始流浪,我们也无能为力。

曾国藩在告诫子女的家书中曾说:“人败皆因懒,事败皆因傲,家败皆因奢。”

不知道她曾经是因为懒,还是因为傲,亦或是奢,让她不断的在迪拜流浪。似乎她想告诉我们:“你我皆是流浪者,只不过放逐的方式不同罢了。”

在迪拜,因为见识了太多苦难的同胞,使得我们知道生活不易,所以也很节俭。比如在餐馆,只要看到别人有吃剩的饭菜,我们都会打包回去继续吃。

(目前我仍然住上下铺)

我自己住的也是每个月500迪拉姆(人民币900)租来的上下铺,我们躬身入局践行着勤俭的中华美德,就是想提醒自己去珍惜来之不易的生活。

随着在迪拜生活的时间越久,我帮助的同胞们也越来越多。后来我发现一个人的力量有限,恰巧身边也有人想为同胞做些什么。

于是我们联合成立了一个互助站,取名“迪拜华人互助站”,简称DHAS,专门用来帮助在迪拜遇到困难的同胞。

互助站里有上下铺床,可供无家可归的同胞免费入住,还有免费的卫生间,我们甚至还想建游泳池和健身房。

当然,他们的吃喝我们也一并考虑进去,同时也会协助他们在当地找到工作,为的就是尽快让他们自食其力,过得体面。

(互助站提供的上下铺床)

互助站成立后,我们更忙了,每次在迪拜遇到落魄的同胞,我们都会竭尽所能去帮助他,补办护照、联系家属、送医就医、帮找工作、解决吃穿住行、帮买回国机票等,从我们手中送回去的同胞数不胜数。

有些落难的同胞听说我们后,有时候也会主动上门寻求帮助,我们核实后基本上都是来者不拒。

有一次,我们遇到了一个因为签证逾期导致回不了国的小伙子。一位爱心人士给他出了机票费,但办理强制出境还需要9000多块钱人民币,他却一分钱也没有。

不得已,只能联系他在工地做事的父亲,没想到他父亲也表示家里困难,实在拿不出这笔钱。

经过很多人的劝说,他父亲才表示会想办法凑钱,最终小伙子顺利回国。

(在迪拜帮助小伙子补办签证回国)

这件事情给我们提了个醒,那就是,不要以为出了国就能赚到钱,把改变命运的所有期望都寄托在这趟出国之旅中,不给自己留后路,最终可能会适得其反。

随着我分享的视频不断增多,我的粉丝也越来越多,现在我有6个粉丝群。如果更新稍慢,会有不同的人对我进行催更,这也让我的责任心变得强大起来。

今年4月,我在迪拜国际城中国区遇到一个中国小伙子流浪,我想帮助他,但他看起来像是受到了打击,对人很警惕。

仔细询问后才知道他的护照和手机都丢了,在我拿出一些钱帮助他之后,他充满疑虑的表情才逐渐舒展开来,随后还跪下磕头谢我,这让我深受触动。

这件事情后来还受到了国内一家媒体的报道,也让我受宠若惊,我体会到了“赠人玫瑰,手有余香”的快乐。

(我们帮助一男子的事迹曾受到国内媒体报道)

这样的好事做多了之后,我发现自己变得“出名”了,于是国内不断的有各地的反诈人士联系我,让我帮寻找某某人,遇到一些他们不方便出面要解决的问题,也会寻求我的帮助。

我很乐意尽自己所能去帮助身陷囹圄的同胞,身上的担子也越来越重。

我不知道自己会持续做下去多久,但我想,只要我还有能力,只要同胞还需要我的帮助,只要我那颗柔软的心还能感受到怜悯,我就会伸出援助之手。

我也希望有一天,他们能像曾经帮助我的邱大恩人说的那样,在他们有能力的时候,把这份爱心传下去。

(互助站的工作环境比较简陋)

这就是我的故事,初中没毕业,赚过大钱,由于不慎又一切归零,现在重新出发,找到了暂时属于我的一片天地。

有人说我40多岁了还在折腾,但又有谁规定年龄要束缚一切呢?只要自己过得惬意,哪里都是你的舞台。

【口述:毛月胜】

【编辑:叶翁】

我们不能走过不同的人生,却能在这里感受别人真实的故事,而且,每个故事都有真实照片噢!如果你也喜欢这样真实的故事,请关注我们吧!@真实人物采访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