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足不出户,就像在坐牢,大马歌手阿牛:真的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了

马上就好 2022/09/24 檢舉 我要評論

MCO的重重一锤,两年足不出户,就像在坐牢,可是这却也不失为一个机会,让创作歌手阿牛陈庆祥专心创作,跟音乐‘谈心’,而且心里开始盘算着他未来的电影。阿牛从心而发:“不做音乐,不拍电影,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了?”

“这部电影,我将同时进行编、导和演的工作,同时,从去年尾开始,我为了电影中的歌曲而忙,其中一两首歌,花了9个月时间,完整的作品还出不来。我对Demo要求严格,而单单鼓声也录了3个月。之所以如此要求,是因为做出来的歌曲是要拿给投资者听,吸引他们出钱投资的,所以非得做到最好不可。”他接着说。

采访阿牛,不难发现,他对本地创作始终充满热忱,单是为了一个Tone,他可以3个星期睡不好,为了录好鼓声,可以花3个月时间,只为达到更立体的声音。在录制歌曲上,一些创作人会将Midi软体派上用场,非常方便省时,可是阿牛认为,Midi缺乏热情,也没有灵魂,而为了能体现音乐的品质,他选择坚持不用软件,而为了有特别的回声和制造空间感,他甚至选择在录音室旁边的一条走廊进行录音,以便做出更好的音乐。

话说从前,阿牛当年会踏入歌唱之路是个偶然,初中的时候,他开始学吉他,除了因为感觉弹吉他很有型,更是为了追女孩子,而有趣的是,他上女孩家学吉他,但那女孩却不是他当年的那杯茶!

就这样弹弹唱唱闯进了乐坛,他在1996年以《阿牛和阿花的故事》荣获海螺音乐‘第二届海螺新韵奖’青螺组(中学组)冠军及最佳编曲奖,当起了创作歌手。

阿牛出道时的代表作有《城市蓝天》、《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等,尤其是任贤齐选了《对面的女孩看过来》作为专辑主打歌并获得佳绩,为阿牛正式进入台湾市场铺了路。

可是孰不知,那时进入台湾市场却是阿牛迷失自己的开始,坐在李宗盛的身边,他显得微不足道,单单是李宗盛的写词能力,就是他一生所无法超越的,还有其他厉害的创作歌手,他的信心跌到了谷底。后来,有心无力的他,也就渐渐放弃了创作,一直到2014年云顶的演唱会,迷惘的心态才有了转变。阿牛以一首《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红出海外,然而对音乐的执着,让他倍感疲累,并经历过一段低潮期。

阿牛细说:“当时,魔岩唱片的创办人之一贾敏叔到来帮忙,贾敏叔拥有很高的江湖地位,他对我说‘你应该继续写歌’!有了这一句鼓励的话,在2015年,我写了很多歌。内容是自己的故事,单身的感受,有钱不过寂寞,可是歌曲却制作不出来,那个时候甚至歌交到台湾和美国去,花了不少钱,做出来的音乐也不理想,不是我要的。”

阿牛的身上多了一份对音乐的执著,追求更高的目标,方能创作出更有生命力的歌曲,不过对他来说,这却是个梦魇,是一个恶梦!

其实,他只是想把歌做得好听而已,他要做出能令自己爽,听众听了也很爽的音乐,听起来很简单,可是挑战性却非常大。他常常问自己:“为什么我做不到Top的音乐呢?”,在制作音乐的路上,就只差那一点点,明明已经看到了‘好料’,却像隔着一层玻璃那样,看得到却摸不着,这是最无奈也最痛苦的。“所以,我非得破釜沉舟,做Top的音乐,才有活路。”他强调。

“我眼前有两个选择,一,满足于自己曾经获得的成就,二,放下昔日的成就和荣誉感,从零开始,找回那最纯粹的感觉,找回那个最熟悉的自己!” 他补充道。阿牛把2010年自导自演《初恋红豆冰》的导演笔记搬出来参考,专心做好功课,为新电影构思落足心力。

这两年,在寻找自己的过程中,因为他对音乐的追求与其他的音乐人有很大的不同,彼此产生巨大的磨擦。他形容说,就像自己驾着一辆车往菜市场的摊位撞去,得罪了音乐圈中不少人。

谈到本地创作是否还保留着独特性,他不否认说,独特性是存在的,身边的人和物都是创作的元素,只是一旦创作人潜移默化的将国外的养分带到本地的电影或歌曲中,独特性就会渐渐的消失,千万要小心。

对于本地创作人,阿牛有没有一些鼓励的话要说呢?阿牛一针见血的说,要做就做最好的,不然就别做。创作人可以从生活中去找创作元素,然而背后最好有人推他一把,经过重重考验的话,他们也就更强大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阿牛的生日刚好落在8月31日,原来他跟马来西亚是同一天生日的,在这个特别的日子,他不忘给大马献上生日祝福:“希望大马越来越好,马币可以回升!同时,我也祝福自己可以做出超级好音乐回馈歌迷!”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