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小伙第一次去中国,就被农村景象震撼了:想把它“搬”回家

马上就好 2022/07/14 檢舉 我要評論

2019年,一名马来西亚小伙去了一趟杭州农村,回去就琢磨起一件事——怎么才能把整个村“搬”回老家!

上个周五,作为故事的主人公,马来西亚华人小伙Eddie Mok,接通了记者的越洋视频电话。视频里的他,身在马来西亚柔佛州。

Eddie的中文顺溜,在采访中还是会忍不住蹦出几个英文单词。听说我们来自杭州,他热情满满地打开了话匣子:“我来过一次杭州!要听听我的故事吗?”

1

婚礼结束一周才收到领结“差评”给了80后小伙创业灵感

1983年生的马来西亚小伙Eddie,从小有些调皮。在讲马来语和英文的学校里,Eddie度过了中学时光。学习成绩一般的他,毕业后在当地打工,做过很多份工作。与不少年轻人一样,距离3000多公里的中国,对Eddie来说,“既遥远又神秘。”

(左一为Eddie)

几年前,Eddie的好兄弟结婚,在网购平台购买了一些婚礼用品。但快递慢得出奇,婚礼结束后一周,新郎才收到婚礼当天要用的领结。

“关键时刻,马来西亚的物流就出问题!”Eddie生气地说。这件事虽小,但让Eddie感到马来西亚物流的巨大痛点——每个人都迫切地需要它们能快速跑起来。

30多岁的Eddie,萌生一个改造马来西亚物流业的梦想。“让全马来西亚的快递真正快起来,其中还包括电商基础设施落后的农村地区。”

顾不上思考得太多,2017年,Eddie创办了一家类似菜鸟驿站的快递柜服务商,期望切入快递服务来逐渐改变快递行业。没有过硬的资源,但创业这一两年,Eddie靠着勤奋与打拼,幸运地活下来。

2019年,机会,再一次眷顾了这位努力的年轻人。

在当地电子商务机构呆过一年的他,得到了一个来自中国杭州的邀请——Eddie获得了一个免费参加eWTP阿里巴巴全球创新与发展倡议计划(AGI)培训的机会。

2

第一次去白牛村被震惊了想把整个村“搬”回老家

电子商务特别发达的杭州,是什么样子的?中国的乡村和马来西亚的乡村,有什么不一样吗?临行前,Eddie靠着在互联网世界里“冲浪”,拼凑起模模糊糊的印象。

第一次来到坐落在群山环抱之中的浙江临安白牛村,Eddie和其他学员一样,被中国数字化乡村的真实样子给惊呆了。

“从80多岁的老奶奶到20多岁的大学生,每个人都很忙碌,村子很热闹。”走进白牛村,Eddie发现村里人都在为小小的山核桃忙碌着。家家户户盖起大房子,村里还有许多年轻人,和马来西亚的农村太不一样,眼前的这一切完全颠覆了Eddie对农村的认知。

这个由300户农户和1500名村民组成的浙西小山村,开着大大小小68家淘宝店,村民从2007年起通过淘宝销售山核桃等农产品,十年间村民平均收入翻了三倍多。

(Eddie)

Eddie这才知道,这个距离市区将近一个小时车程的小山村,却有着与当下新兴产业关联的闪亮标签。“数字化”与“山核桃”的碰撞,让白牛村成为了中国最具代表性的“淘宝村”之一,也让Eddie看到年轻人为一个小村落带来的可能性。

“如今在中国,这样的淘宝村已超过4000个。”这个数字,深深打动了Eddie,并让他有了更直接大胆的念头——把临安“淘宝村”复制回马来西亚农村。

3

小小快递柜把网购送到农村,把土特产送到城市

带着PPT和对杭州美丽印象回国的他,Eddie找到了创业的新方向。“我不仅只想改变物流业了,我想用物流的升级,撬动整个马来西亚农村的改变。”

Eddie用eWTP培训中学到的逻辑,重新审视他的商业模式,并尝试让“淘宝村”样本真正落地。怎么才能把农产品通过电商卖出去?“第一步,要让村民先学会使用电商买东西。”

(当地人在Parcel Lockers快递柜取件)

作为一个多民族国家,马来西亚拥有约3245万人口。15岁以上的马来西亚人中,约有90%的人使用互联网,且上网时间不低于8个小时。但即便如此,仍有70%的马来西亚农村地区商业基础设施落后,电商渗透率很低:快递送不到、支付不便利、产品卖不出是常见问题。

回到马来西亚后,Eddie将原先的快递柜服务进行了升级,并把它们送到了农村。名为Parcel Lockers的快递柜,类似国内的菜鸟柜,可以实现快递取件、物流跟踪、相关业务数据统计分析和展示等应用功能,同时还能补上农村快递末端信息缺失的短板,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农村包裹难以送达、容易丢件、包装易损等问题。

除了快递柜之外,Eddie在农村发展了“乡村合伙人”。与国内的“农村淘宝”模式类似,这些乡村合伙人往往是村口的小卖部店主,他们接受了短期培训,可以帮村民网购、寄件、收件。

就这样,通过一单一单地买东西,村民们逐渐感受到电商购物的便利。

(马来西亚的乡村小卖部也有了快递柜)

与Eddie一同迈出改变一步的人,是离首都吉隆坡约200公里的金马伦高原的村民。

金马伦高原地处马来西亚半岛主干山脉蒂迪旺沙山脉东麓,海拔约1500米左右,Eddie发现,当地村落也存在空心化的问题,大量年轻人去往城市打工,留下的村民大多年近六旬。

由于地势原因,当地盛产的水果玉米、草莓、大葱,常年只能通过农产品中间商才能将商品运往山下。“虽然品质好,但能卖出的价格并不高,”Eddie说,运输导致的货损比较高,高达20%-30%,而这些也都需要村民自己承担。

Eddie和团队想了一个办法,尝试用“拼团+快递柜”的方式,将农产品卖往吉隆坡。Eddie介绍,Parcel365在吉隆坡的130个公寓小区内设置了快递柜,80%使用快递柜服务的用户,都下载了Parcel365的APP用来开锁取货。“有了在APP上发布广告的机会,金马伦高原的农产品会登上广告,居民们可以点击进行拼团,购买这些玉米、草莓和大葱。”

获得订单后,Parcel365团队用四轮车上山收货,辗转3个小时运往山下,并进行简易仓储和包装。而成功拼团的居民,不久后就会收到Parcel365放置到公寓快递柜中的农产品。

对村民来说,快递柜打通了阻隔。曾经一根玉米卖给中间商的单价是1.5马币左右,再由中间商加价,卖出更高的市场价。而通过拼团+快递柜”的方式售卖,玉米可直接卖到4马币,原本1公斤的大葱也从1-2马币收货价翻了一倍多。村民的收入,也跟着大幅提升。

4

尝到了“畅销的滋味”“马来西亚版农村淘宝”帮助15万人

为了帮助更多的村民卖农货,Eddie上线了帮助村民售卖农产品的业务——他在Lazada上开了一个名为Shopla365的集合店。

“村民们对线上卖东西很抗拒,一些农户甚至怀疑是骗局,几番游说才肯考虑合作。”Eddie介绍,沙巴地区有一位80多岁的老伯,是当地一款老字号饼干的老板,在以往,这些饼干通过村镇集市的方式出售给其他村民。

Eddie很难说服老伯上线产品,只能通过批量订购饼干,然后再上线销售。没想到,饼干的销路顺利打开,渐渐地,村民们开始尝到了“畅销”的滋味——“村民制作的农产品、手工艺品很受欢迎,甚至能卖到外国去。”

目前,Eddie和他的团队扶持村民上翻到线上的农产品已经有近1000种,共计帮助15万村民进行农产品的销售。

“无论是香菇、鱼干这类初级农产品,还是椰饼、芝麻酱、鱼酱、姜茅精油等加工农产品,都能从马来西亚的农村走向世界。”Eddie欣喜地看到,村民们的月收入也从不到800马币(约1200元人民币)提升到了2000马币(约3000元人民币)。

为了更好地跑通农村淘宝的模式,最近,Eddie联合马来西亚的高校进行电商人才的培训,为了让更多专业的年轻人,加入到农村淘宝模式中来。

(Eddie和团队)

2019年以来,从在农村设立智能快递柜业务起步,逐渐发展到帮农民购物、帮农民售卖农产品,并在马来西亚9个地区发展壮大的数字乡村项目Parcel365,最终形成了“马来西亚版的农村淘宝”。

“如果我没有参加阿里巴巴eWTP的课程,到现在,或许我还在死磕物流。”Eddie坦陈,“公司的愿景、使命、商业模式,都是从课上抄的,但经过实践,发现出奇地适用。”

在Eddie和团队的努力之下,Parcel365从一个物流企业,逐渐建成了农村淘宝的完整模式,“这是我一开始也没有想到的。”2022年7月12日,AGI开设新一届的亚洲班,这个培养了Eddie Mok的培训班将在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等地招收600名企业家,更多像Parcel365这样的公司正在被孵化的路上。

这些由中国经验书写的马来西亚乡村故事,还会在墨西哥、智利、玻利维亚等其他国家有新的延续。

(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