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逝世后,英国的最大危机来了

马上就好 2022/09/10 檢舉 我要評論

英国真正的危机来了。

我总认为,当下的英国,至少有三重危机。

第一重,首相危机。

约翰逊是丑闻下台的,新上任的特拉斯,是保守党党内私相授受,但英国老百姓,大部分不看好。民调显示,52%的英国人就认为,特拉斯将是一个糟糕甚至非常糟糕的首相。

第二重,民生危机。

通胀超过了10%,英国人的不满情绪,据说已经达到了几十年来的顶点,他们刚刚经历了一个“不满的夏天”,接下来还有“寒冷的冬天”,面临“吃饭还是取暖”的艰难选择。

第三重,王室危机。

“伦敦桥塌了”,德高望重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去世,享年96岁。查尔斯继任成为英国国王。但查尔斯再怎么深的王储资历,都无法和在位70年的女王相比,这对英国和英联邦来说,既是一次重大政治危机,更是一个巨大的精神危机。

这三重危机中,民生是最大的政治,首相是政治的关键,但女王逝世的冲击波,应该是当下英国最大的危机。

虽然女王只是名义上的国家元首,但在位70年的经历,早已让她超越了一个象征性的领导人。用英国新首相特拉斯的话说,她是现代英国的基石。

要知道,1952年,伊丽莎白二世登基时,英国首相还是丘吉尔;她去世前两日,刚刚又任命了特拉斯。在位整整70年,见证了15位英国首相、14位美国总统,她不仅仅是世界上在位时间最长、年龄最高的国家元首,她确实是维系整个英国和英联邦团结的关键所在。

但现在女王没有了。女王之后,英国不再是原来的英国,英联邦也肯定不再是原来的英联邦了。

以英联邦的重要国家澳大利亚为例,今年女王登基70周年庆典期间,澳大利亚总督戴维·赫尔利就说,澳民众给予伊丽莎白二世很多“情感支持”,但女王去世后,情况可能发生变化。“我认为现在人们都在关注女王,但等她离开、去世后,继任者出现,澳大利亚将对此展开新的讨论。”

澳大利亚政府高级官员希索维特(Matt Thistlethwaite)则表示,是时候开始讨论澳大利亚成为共和国了。

用他的话说,女王确实是了不起的君主,是英联邦的领袖,“但随着她的统治走向黄昏,我认为澳大利亚人很自然地开始问自己,澳大利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想要查理国王吗?还是我们足够成熟、足够独立,可以任命自己人做国家元首?”

那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女王离开后,新上任的查尔斯没有女王的那般号召力,更多的英联邦国家将不再尊崇英国国王为元首,而成为共和制国家。

事实上,在位70年间,女王也经历不少的危机,国内的戴安娜王妃变故,是最大危机;国外,一个又一个英联邦国家,抛弃女王,成为共和国。

在她生命最后一年中,太平洋岛国巴巴多斯脱离英联邦,选出了自己的总统,不再尊奉女王为元首;加勒比岛国牙买加则透露,已启动脱离英联邦的程序,改为共和制国家。

女王尚且无法阻挡这种趋势,查尔斯时代,这种去英国化的步伐,肯定更会加快。

澳大利亚、新西兰,然后不排除还有加拿大……虽然仍然是盎格鲁-萨克逊系,但英国实力在下降,英国国王不再是他们的国王,这对未来的世界格局,也会产生微妙的影响。

对英国来说,更头疼的,还是国内的团结和一统。

女王生前最后的国事活动,就是在两天前,她拄着拐杖,在苏格兰接受了约翰逊的辞呈,然后又任命特拉斯为英国新首相。

约翰逊是因丑闻下台的,特拉斯则是英国第三位女首相。从正面角度看,正如女王生前自己所说的,她为王室尽责到了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但从负面角度看,毕竟96岁的老人了,英国政坛的这种纷扰,对她的健康来说,真是致命的……

女王或许也有所预感,很意味深长的一点是,她的去世地点,不是英格兰的白金汉宫、温莎城堡,而是苏格兰的巴尔莫勒尔城堡。

事实上,当年苏格兰独立公投之所以失败,女王发挥了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

英国,又走到新的十字路口,苏格兰在闹独立,北爱尔兰麻烦不断,不排除威尔士也加以效仿。没有了女王这个慈祥的老奶奶,英国国内的分离倾向,肯定会进一步加剧。

记得当年脱欧时,很多英国人担心,考虑到苏格兰不同意脱欧,那接下来,就可能是苏格兰独立,然后就是北爱尔兰变成爱尔兰一部分……

这个昔日拥有全球最广阔土地的日不落帝国,就像俄罗斯套娃一样,一层层蜕皮,最终回到英伦三岛,随着女王最终的离去,三岛,未来很可能也是梦想了。

一个国家,强盛时四海归心;但走向没落,总是内部先分崩离析。

这或许也印证了中国的那句老话: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这个世界,很多事情,不都是自己折腾出来的吗?

1952年,25岁的伊丽莎白二世登基成为英国女王时,英国首相还是丘吉尔,美国总统是杜鲁门,苏联领导人是斯大林,70年间,她见证了太多的叱咤风云,见证了英国的一步步蜕变,也见证了自己的逐渐老去……

这是自然规律,谁也阻挡不了。

时间,才是最无情的敌人;时间,会见证一切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