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巫裔外交官夫人,宴会上一口流利华语惊艳四座,“这全都是妈妈的功劳”

远方传来风笛 2022/03/13 檢舉 我要評論

“我是爱吃米饭,又美丽高雅的女生。”第一次见面时,她解释了她名字的美好含义。

爱米丽雅是马来西亚驻巴基斯坦代办的夫人今年2月会见来自马来西亚的非政府组织时,用华语向记者介绍了自己。

从小念华小 心态很“华人”

因为华语是广泛使用的语言,也因为华语学校纪律严明,注重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她从小被父母送到华校念书,与华人交朋友,学习华人文化,逐渐发现自己的思维和心态也很“华人”。

“真的,上华文学校,学华文,让我觉得自己的一部分是华人,别人觉得我和其他马来女孩不一样。”爱米丽雅是黎明小学的老师为她取的中文名,沿用至今。

爱米丽雅(42岁)出生在吉打州,自幼随父母移居雪隆。从幼儿园到小学,她就读于吉隆坡安邦路的黎明国民型华文女学校。她从汉语拼音开始,从横撇竖挪学起,一年复一年,在博大精深的华语世界里,打开了她的视野。

欢迎宴上流利华语惊艳四座

如今,她是马来西亚驻巴基斯坦代办(charge d’affaires)德迪费沙阿末沙礼的夫人。她一直和丈夫驻扎在苏丹和加拿大。如今与2名孩子住伊斯兰堡外交使节专住的“红区”(第一安全区,巴国政府圈围并派驻士兵驻守的专区),体验西亚国度的异国风情。

上个月,爱米丽雅在大马驻巴基斯坦最高专员署,为马来西亚世界和平组织(GPM)、金马数字投资银行、国际佛光会(BLIA)组成的的“大马人道关怀送暖阿富汗”举行欢迎宴上,尽职尽责地扮演外交使节夫人的角色。除了亲自烹调马来西亚风味佳肴,更为国际佛光会世界总会东南亚副秘书长觉诚法师等特备素食,还亲自招待,一口流利华语立即惊艳四座,顿时成为晚宴最闪亮的女主人。

“学华语接轨世界” 母亲鼓励学华语

“你父母为什么送你去华校?”上世纪80年代,在华校就读的马来人还是少数。爱米丽雅的父亲是霹雳前苏丹的一名特别官员,具有中国云南血统的母亲则是一名会计师。“当时妈妈告诉我,华语将是广泛使用的国际语言,马来人应该学习华语,才能与世界接轨。”

会说华语的朋友越来越多了。爱米丽雅又有何过人之处呢?从5岁进入幼儿园到中学毕业,她是在国民型学校里,在华语包围下长大,纵使在幼稚园首2年,她可是一句华语都不会讲,是班上最安静的学生。

“不是不想和同学说话,是不好意思说话,因为我一直在搞乱发音,‘妈’、‘麻’、‘马’、‘骂’我都分不清,很不好意思!”说起这件尴尬事,她在伊斯兰堡万豪酒店贵宾室里,腼腆的掩脸,那年只有5岁的女孩,原是那么娇嗔。

虽难学也难精 学华语乐无穷

“华语难学写?”记者问她,“很难啊!最难学的就是华文了,你不觉得咩?”她反问记者,确实,华文不仅难学也难精,但华文就是有她的魅力,让你穷一生也要学好华文,写一手流利的华文,说一口流利的华语,纵使她一开口,就是大马华人独有的口音与语气助词。

“还有什么难学的?让我想一想,啊!对,成语难学!但华文就是很优雅又很优美,你不觉得咩?”在异乡遇到同胞,爱米丽雅毫不掩饰我们独有的口音。

光华国中首名巫裔学生

小学毕业后,爱米丽雅在鹅唛中华国民型中学读完预备班到中三。后来,她家搬到了沙亚南。她转校到巴生光华国民型中学,读完两年中学。刚进光华国中的那一刻,她记得全校同学都跑出来看她。“光华的第一位巫裔学生,是不是很有型哩!”

“从小学到中学,我在华校里一点问题都没有,毕竟食堂有清真食品,老师和同学也没有特别照顾我,就把我当普通学生都是那样。“回顾成长岁月,爱米丽雅是感恩的,她说自己从小到大没有马来朋友。”没有马来男友,身边都是华人朋友。我甚至觉得自己一部分是华人,想法、思维、方方面面都很华人。”

“当外人看我,他们也觉得我不似一般的马来少女,我想这应该是读华校,懂华文对我的影响吧?”爱米丽雅全程用华语受访,也写得一手端正的华文,这项优势让她很快融入来自大中华区的外交官及其配偶圈子,虽然不常相约见面,巴国外交圈都知道,大马的代办夫人的华语666喔!”

中学之前没马来人朋友

说起与德迪菲沙的相遇和相恋,真的是一段甜蜜的初恋。“应该说他是我第一个马来男友,之前的男友都是华人。”爱米丽雅回想第一次见到丈夫时,竟是在布城任职时,当时德迪在外交部任职,她则在总检察署,2人因同时处理白礁岛案件而相识。

“真的,中学前连马来朋友都没有,更别说男朋友了!”高中毕业后,她到沙亚南玛拉工艺大学(UiTM)修读法律系。“当时我面临文化冲击,为什么都是马来人!”从满是华人说华语的中学环境,到满是马来人说马来语的大学校园,她不讳言自己“被撞了一下”,心里有一块被掏空,“咦,过去的同学朋友和我熟悉的华语,都不见了!”

“是的,过去根本没有马来朋友,我最好的朋友是秀丽,鼓励我SPM不要放弃报考华文的是Nga Amy老师,可惜他们都失联了,不知道他们现在好不好?”

盼当2女儿华文启蒙老师

如今,远在伊斯兰堡的她希望成为2名女儿的华文启蒙老师,“但你也知道,学习语文需要有一个环境,可以让你天天练习,我是真的希望能让她们学习华文的。”

作为一名通晓华语的外交官夫人,这并不是她人生的巅峰。她有自己的人学生规划,“我希望去中国,学习专业的翻译课程。将来,我想成为一名翻译,从华文译成马来人或英文或相反都好”。这是大马掌握多语学生的优势与出路,说得一口流利,又让我们感觉亲切华语的爱米丽雅,把梦想放在联合国里,她要成为联合国里出色的翻译员,这对掌握多语的我们,又有何难?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