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华人富豪是如何发家的?揭开背后三个骚操作(建议收藏)

马上就好 2022/09/15 檢舉 我要評論

遍地是华人富豪的东南亚,你现在去还能发财吗?东南亚华人富豪们的敛财手段,对你搞钱有啥启发?

前几天跟一个朋友吃饭,说到他的一个好哥们,因为扫黑除恶,在国内待不下去,就跑到柬埔寨开赌场和红房子,赚了不少钱。我这个朋友,这几年公司业务缩水的厉害,就动了心思,也想去东南亚碰碰运气。

大圣虽然去过东南亚,但只是去旅游,对当地的实际情况,并不了解。稳妥期间,就找了之前认识的马来华商聊了聊。

重点是想搞清楚,当地的华人富豪是咋发家的。聊完总结了华商暴富的三个骚操作。

如果你也想去东南亚搞钱,或者想知道这些华人富豪们的搞钱手法,可以花几分钟时间看完这篇文章,说不定,东南亚就是你的发家地。

第一个骚操作:成为白手套。

曾经的印尼首富林绍良,祖籍福建,巅峰时期,是全世界排名前十的富豪之一。

林绍良能发家,主要是因为救了一个人。

1945年,印尼独立战争爆发,林绍良给当地武装运输物资,意外救了一个游击队员,还把他在家里藏了一年。

没想到,这个人是印尼国父苏加诺的岳父,借着这个机会,林绍良认识了印尼一大票军官,跟其中一个叫苏哈托的上校十分投缘。

1965年苏哈托发动政变,成了印尼第二任总理,为了方便掌控经济,找到林绍良,把印尼的烟草、丁香、面粉、地产和银行的经营特许权全给了林绍良。拿着这么多的特权,林绍良想不发财都难。

作为回报,据说林绍良赚来的钱,他拿三,苏哈托拿七。苏哈托做了31年的总统,林绍良就当了31年的首富。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苏哈托因为把印尼经济搞得太烂,被印尼人赶下台,林绍良得到消息,提前带全家跑到了新加坡。

林绍良留在印尼的产业被政府充了公,经过清算才发现,林绍良只是个白手套,苏哈托家族资产有350亿美金,是林绍良的好几倍。

白手套并不新鲜,但有一点很有意思,为啥苏哈托不找印尼本地人合作,这种背靠政府的垄断生意,是个人都能干,林绍良还是个外族人,非我族者其心必异,咋琢磨这好事儿也轮不到林绍良啊?

华人是咋取得当地权贵信任的?

这个问题,才是华人能在东南亚立足,并且成为富豪的关键。

这件事,多少还得“感谢”殖民者,虽然这话听起来有点操蛋。

人到一个陌生地方,没钱没权,能吃啥饭,不是自己决定的,而要看当地统治阶级的安排。

东南亚的统治阶级,最开始是当地的王室,后来西方列强崛起,东南亚逐渐沦为殖民地。比如菲律宾,最早是西班牙的殖民地,后来美国打败了西班牙,菲律宾又变成美国的殖民地。

西方殖民者统治东南亚,很喜欢以夷制夷,就是用其他外国人去管本地人,因为外国人没有当地的根基,想长期生存,只能听主子殖民者的话。

外国人,没有受到殖民者的直接压迫,双方矛盾也会缓和一些。然后,再挑一些听话的头目,给点甜头。也让当地人看到服从的好处,管起来会更加方便。

所以,当时英国殖民马来,那些最体面的工作,比方说律师、法官,英国人会让受过教育的印度人或斯里兰卡人去做,这些人基本上被英式教育同化了,言行举止跟英国主子没啥两样,最方便执行殖民者的政令,到今天,马来和新加坡的多数法官和律师还都是印度裔。

基层官僚,主要是当地权贵垄断,外来人想都不要想。

剩下能糊口的工作,就只有种地和经商。地是没法种的,一来,地都在土著手里,外来人分不到地;二来,当地人对华人非常抵制,明确禁止华人不能有耕地和从事农业。

好工作没有,当官、种地都不行,最后只能经商啊。

所以,很多人讲东南亚的华人之所以能成富豪,是因为骨子里就有商人的基因,这纯粹是扯淡,狗屁天赋啊?完全是生活所迫。要么,打一辈子零工混日子,要么,赌一把做生意,是你,你会咋选?

另外,东南亚受儒家影响,官本位思想很重,历来信奉: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对做生意也不感冒。

这也给了华人一定的生存空间。

美国华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美国全是欧洲移民,这帮人就是冲着发财去的啊,啥赚钱机会也不会留给华人,华人只能做劳工和开饭店。

勉强混个温饱,把希望寄托给下一代,再加上中国人骨子里坚信读书改变命运,所以,美国虽然几乎看不到华人富豪,却有一大批的华人学霸。

到现在还是这样,每年的国际奥赛,美国代表队清一色的华裔。而富豪榜里,却几乎看不到华人的影子。

另外,殖民者在东南亚搞的一些灰黑产业,华人打理起来也确实更方便一些。

比如上个世纪的马来华人富商陈佑,最早是苦力经纪人,主要组织华人劳工到当地矿场干活,慢慢的开始帮英国人卖鸦片、收税。

后来,英国人直接把马来的露天锡矿交给陈佑打理,给他颁发了合法的收税许可证,陈佑的矿场有上万华人干活,他一边合法的给华人卖鸦片、烈酒和开赌场。

一边通过华人黑帮,买进和管理劳工,他本人也是当地义兴帮的大佬。

左手包税人,右手黑社会,黑白通吃,华人富豪,起家的手段也是血淋淋的。

后来,虽然殖民者走了,但是社会阶层固化,土著还是种地,权贵还是当官,赚钱的事继续交给华人,毕竟这双白手套用着顺啊。

第二个骚操作:脑子活、路子野。

马来西亚是一个穆斯林国家,穆斯林严禁赌博,马来法律也明确规定禁止赌博,却开了亚洲最大的云顶赌场。

这种感觉就像,寺院主持特批你,可以在佛祖面前搭台子跳艳舞,一个字:荒唐!可现实就是这么魔幻。

马来云顶赌场的老板,就是亚洲四大赌王的老大哥:林梧桐。

据说,这哥们出生的时候,她爸在打麻将,顺手抓了个五筒,就给儿子起名:林五筒,可见家庭条件有多差。

后来他自己觉得这个名字不好听,就改成了林梧桐。

从出身来看,林梧桐也没啥政治背景,为啥能拿下赌场的特许经营权?

其实很简单,他找了一个合伙人,这个人是马来两任首相的岳父,为了给大众一个说法,办证的时候,有效期只有三个月,但可以延续,结果一直开了这么些年。

当然,林梧桐的博彩公司从不对外透露马来股东姓名,因为信穆斯林的人讨厌赌博。

可有个事儿很有意思,赌场里有大量的退休警察再工作,云顶集团的总经理也是前首席检察官兼国家警察局副局长。

问题又来了:当地权贵为啥给林梧桐特权,不怕有人议论吗?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东南亚跟我们的国情差别很大。一般来说,政权越稳定,政府越在意名声,毕竟是自己的地盘,谁也不想太难看。

反过来,政权越不稳定,政府就越放纵。

大家对东南亚的第一印象是啥?地下博彩、电信诈骗,洗黑钱,是不是这些词汇。

越南、老挝、柬埔寨这些太烂的就不说了,纯粹是军阀统治。泰国还是不错的对吧,口罩之前,国人去泰国旅游比去三亚还便宜,体验也还可以。

可要知道,泰国近60年,前后发生了19次政变,换总理比洗内裤还勤快,大家熟悉的华人总理他信和英拉两兄妹,就是典型,这会儿还在外面流亡呢。

要么是政权动荡,要么是军阀混乱。总之,东南亚不太安生。

这就给了这些华人大佬机会,没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穆斯林国家照样开赌场,还越开越好,准备发展到澳门。

第三个骚操作:垄断经营。

啥钱最好赚?当然是垄断生意的钱最好赚,谁闲的没事,愿意跟人竞争啊。

问题是:凭啥把垄断权给华商这个外来人呢?

殖民时代结束,东南亚各国陆续独立,新老政权更新太快,这就给了华商一个巨大的机会。

因为,但凡是新政权上台,一定有两个问题。

第一个、新政权上台根基不稳,一定会想方设法,拉拢老势力,稳定局面。

比如,1949年马来搞民主,马来政党巫统希望得到华商的支持,承诺主政之后,保证华商的利益。

于是,华商大佬们注资成立了马来华人联合会,和巫统结成联盟,支持独立后的民主选举。

到了1955年的第一次大选,联盟在52个席位中占了51个,巫统顺利上台。投桃报李,华商也顺利进入马来政界。

提供联合会资金之一的华商大橡胶主陈桢禄,他的儿子陈修信,后来就当上了马来的财政部长。

泰国华人富豪陈弼臣,跟政界走的更近,他的盘谷银行,先后出了三个泰国副总理和两个泰国议会议长。

操作最好的还是他信,靠着妻子的军方关系,顺利当上了泰国总理。自己下台后,又换妹夫颂猜上,妹夫下台,亲妹妹英拉又成了泰国第一任女总理。

如果不是泰国再次发动军事政变,他信家族现在还把持着泰国呢。

再不济的,就算没当上官,也能混个产业垄断,比如马来郭鹤年。

2003年,马来国父马哈蒂尔意外让位给巴拉维,郭鹤年趁机推举林志华。一般来说,一朝天子一朝臣,政权变革,大亨的垄断地位很有可能受到威胁,可当其他商人对郭鹤年的糖类垄断特权提出质疑时,马来政府直接回绝了改革要求。

郭鹤年则稳稳的控制着马来80%的糖产业,加上其他产业,一年轻松入账1000亿。

第二个问题,既然政权坐不稳,还不如趁着在位多捞点,万一,那天出事了,也好有个退路。

那么,咋快速捞钱,就成了首要问题。

咋解决呢?

很简单:找熟手,赚快钱。

熟手当然是华商了,华人有祖传的白手套经验,以前是明面上的包税人,后面叫买办,现在改名控股公司,猫叫个咪,还是老一套。

华人大亨们,也吃准了权贵的心理,拿着特权,不发展对国家长远来说有好处的行业,比方说出口业、科技产业。

而是一门心思的搞港口码头、基础设施、地产、博彩娱乐和资源型产业。这些要么操作简单、容易垄断;要么是来钱快的灰黑产业。

比如,香港和马来最有钱的人中,有6个人是搞博彩的。其他的,不是地产,就是资源型产业。马来郭鹤年,垄断糖和面粉;印尼黄家,主要做银行和烟草。

另外,华人大亨不光向上发展,谋求更多政治特权,圈子内部也互通有无,形成另一层的资源垄断。

当年在殖民统治时代,最束缚华人的就是贷款。因为钱都在西方资本家手上,而这些人从骨子里瞧不起华商,他们更喜欢有信任背书的国际贸易公司。

所以,逼得华人找放高利贷的印度人借款。这件事,直到泰国的陈弼臣开办了盘谷银行,以及香港的汇丰银行出现,才算得到缓解。

陈弼臣这个人可以多说两句,二战之后,在泰国皇室的支持下,盘谷银行开业,陈弼臣当了银行买办,同时还有自己的商贸公司。

可惜银行运营的不好,差点倒闭了。

直到1947年,泰国发生军事政变,元帅春哈旺上台后,重组盘古银行,从此泰国政府成了盘谷最大的股东。

很自然的,政府也向盘古注入了大量国家资本,并且授予了黄金和外汇的交易权,基本上算是垄断了泰国银行业。

另外,还把所有华裔工人的汇款业务给了他。

这样,陈弼臣既有钱,又有了客源,立马就支棱了起来。

开始穿梭在香港、新加坡、吉隆坡等东南亚各地,给华人大亨们提供资金支持。

当年李梧桐还没发家,苦哈哈的修电站,结果过程出了事,亏了100多万,60年代的100万可不是小数目,找政府贷款,政府不给贷,这哥们急得差点跳楼。

后来,还是盘谷银行透支了100多万给他,才算是救了他一命。

其他的,包括马来的郭鹤年、印尼的林绍良、泰国的谢国民家族,这些人全跟盘谷银行都有业务往来。

整个东南亚的资金需求量是很大的,光靠泰国政府支持的那点钱,也不够,毕竟泰国也不是啥富国。

好在东南亚人受儒家文化影响,喜欢存钱,给银行提供了大量的现金储蓄。

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新的资本循环,国家的钱,和老百姓的钱,当然,国家的钱也是从老百姓手上收的。一起进了盘谷银行,陈弼臣再把钱借给大亨们,大亨用这些钱加大垄断,赚更多的钱,反哺给权贵和银行。

至于老百姓,除了多了些赌博、电信诈骗的工作,好像也啥好处了。

白手套、野路子和垄断是东南亚富豪们,发家的三大利器,普通人现在去东南亚,混口饭吃难度不大,毕竟,相对于本地人,华人骨子里的艰苦奋斗精神还是很有竞争力的,再加上,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先进经验,绝对是降维打击。

但想成为富豪,你自己说了不算,要问问当地华人大亨们愿不愿意。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