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是“大马棕榈油大王”,富二代兄弟分工明确,遵从父亲遗志:不赚家乡人的钱

马上就好 2022/08/18 檢舉 我要評論

2022福布斯马来西亚富豪榜上,马来西亚IOI集团二位继承人李耀祖、李耀升昆仲为大马第6富豪,上榜身家48亿美元。

俩兄弟的爸爸、IOI创办人李深静,生前给二个儿子接班做了最明确的分工,丹斯里李深静先生已离去3年了,其传承交棒计划可谓效果极佳,很成功。

分工最明确,华人二兄弟为大马第6富豪

IOI集团总执行长李耀祖(Lee Yeow Chor)

2022福布斯马来西亚富豪榜上,IOI集团的二位财富继承人李耀祖、李耀升昆仲(Lee Yeow Chor & Yeow Seng),以48亿美元财富身家为大马第6富豪。

多年以来,李耀祖、李耀升昆仲家族在富豪榜上排名很稳定,多是在排名第5、6之间。

IOI创办人丹斯里李深静先生2019年6月辞世后,IOI集团表现一直很稳健,这也显示二位财富继承人李耀祖、李耀升昆仲在传承上兄友弟恭、互爱互敬、合作无间,也印证了李深静先生生前的“分工分业不分家”交接班布局的很成功的。

去年10月,马来西亚IOI产业集团在中国的首个商业项目——厦门iOi MALL正式开业,这个拥有19万m²超大体量的购物中心,已经成为厦门市集美区打造消费新地标。

李耀祖(右1)、李耀升(左1)与父亲李深静(中)

2019年6月1日晚,IOI集团及IOI产业创办人、有“大马棕榈油大王”美誉的丹斯里拿督李深静先生,在马来西亚辞世,享年80岁。

李深静,1939年出生于马来西亚雪兰莪州巴生县,祖籍福建省永春县东关镇外碧村,他是扎根大马的华人移民第三代。早年,李深静的爷爷从永春下南洋到马来西亚谋生,他的父母李光邦、刘京育有10个子女,李深静在兄弟姐妹里排行第七。

早年,李光邦以经营小杂货店为生,由于家境清寒,李深静在十一岁时曾一度辍学,骑着脚踏车卖冰淇淋添补家用。

在李深静生前办公室,悬挂着一位知名书法家赠予、以他名字起头的嵌字联,上联“深谋创伟业,能使荒山变棕海”;下联是“静心修大慧,敢叫平地起高楼”。

这副对联,生动且传神地书写了李深静一手创下的功业。“能使荒山变棕海”,是他一手打造的棕榈油王国,即IOI集团;“敢叫平地起高楼”,指的是大马知名房地产商IOI产业集团。其实,李深静生前将IOI拆分为二,也是为了二代子女的接班传承。

马来西亚IOI产业集团董事长李耀升(Lee Yeow Seng)

丹斯里李深静的生日是6月3日,他原本打算在自己80岁生日对外宣布退休,哪料想他在2019年6月1日晚就突然辞世。这位大马华人商界巨子走了。早于8年前,李深静就启动了二代接班计划,并将IOI集团拆分为二,即IOI集团和IOI房产(注:后来更名为IOI产业集团),并分别交予二个儿子李耀祖、李耀升管理,他也进入了“半退休”状态。

在李深静77岁时,曾玩笑的口吻说:“基于我本身‘强壮’又‘英俊’,所以会维持IOI执行主席十多二十年。另外,我也旁观两个儿子的表现,如果儿子表现良好,甚至超过预期,可能会提前退休。”这句话的含义,就是传承布局上的“扶上马、送一程”,把二个儿子推向事业前台后,他就用心辅佐二代接班人,力求平稳接班、顺利过渡。

在李深静的二代传棒计划里,他让长子李耀祖负责打理以棕榈油产业为核心的IOI集团,并出任IOI集团总执行长;次子李耀升,则分工负责以房地产开发为主业的IOI产业集团;如此布局,就是“分工分业不分家”传承模式,有人评价,这是大马华商界在计划子女接班“最明确的分工”。

李深静生前曾说:“Today sunset, tomorrow sunrise。”(今天太阳落下,明天依旧升起。)在很多人眼中,棕榈油是“夕阳产业”,但在他看来,与食用油及油脂产业相关的棕榈油产业链,永远是“朝阳产业”。在高中毕业后,由于无力承担大学费用,李深静就到一家棕榈园丘打工,后来深受老板赏识,从管工一路升至总经理。后来,拥有种植业领域管理经验及资本的李深静,白手起家,“椰风蕉雨创勋业”,构筑了庞大的棕榈油王国。光是IOI旗下的棕榈树种植面积,就差不多是新加坡国土的2.5倍。

发迹于棕榈油,李深静后来多元化拓展,IOI集团旗下产业涉及种植业、棕油业、油脂化学工业、炼油工业、房地产业及娱乐休闲事业等领域。2014年,李深静做了两大动作,除了有意从顶新魏家四兄弟手中承接台北101大楼股权外,就是分拆IOI集团事业体,为二个儿子日后接班做了明确分工。

家乡一定不能忘,我不想赚家乡人的钱

李深静走在永春东关桥上

“幸指迷津通觉岸,愿瞻佛日荫慈云。”这是永春东关桥佛龛一副对联。上世纪80年代,回永春寻根谒祖的大马IOI集团创办人李深静,走在了那他魂牵梦绕的永春东关桥上。他的脑海里,一直是祖母告诉他的话:“桃溪水流过的地方就是我的故乡。”

永春的东关桥,又称“通仙桥”,始建于南宋绍兴十五年,是闽南绝无仅有的长廊屋盖梁式古桥。这座古桥,也是生在马来西亚,从没有在老家生活过的李深静心目中的故乡坐标。他说:“从祖母到父亲、母亲都念叨的这座古桥,从此也是我牵挂的所在了。”为此,他为这座迄今有着877年历史的古桥多次捐资修缮,表达自己对故乡的深情厚意。

“好柴流不到东关桥”,这是祖母以前对李深静常说的一句永春古谚。母亲刘京在世时,也很想带他回来,希望他赚了钱回去帮助家乡。在他小的时候,尽管家境清寒,父母经常想办法筹一些钱,或找来一些衣服、布料,寄回老家,年年如此。抗战时,父亲李光邦将仅有的6英亩橡胶园变卖,把钱寄回国支持抗日。

永春东关外碧村的“清田楼”,是李深静祖屋,他捐钱把它修葺一新。走进祖屋,他深情地说:“回来看看真的很安慰、很温馨。无论身在何方,家乡一定不能忘。”清田楼有十余副对联,其中有“怀乡爱国龙人志,尊祖敬宗赤子心”;也有描绘风景的对联,如“南境峰云佛圣居,美祖朝秀水环宅”。至于如“碧卿垂虹齐歌赤子志,龙阁吞波共庆三径昌”以及“心恋桑梓功成千秋业,义载海宇誉流百世芳”等对联,不就是这位名扬大马商界的游子心志吗?

李耀升、杨美盈伉俪在永春东关桥

2020年10月,李深静次子、马来西亚IOI置业集团董事长李耀升、杨美盈伉俪,再次回外碧村祭拜祖先。

在祖厝清田楼,李耀升、杨美盈与乡亲合影,李耀升特意对乡亲们说,他们此次回乡,就是带着才出生7个月的儿子回乡拜祖,让他知道自己的“根”在中国永春,也是实现父亲李深静一直以来对下一辈的教诲。

对家乡永春有着深厚感情的李深静一家,多年来热情家乡公益事业,慷慨捐资助学,李深静曾荣获“福建省捐赠公益事业突出贡献奖”,并获福建省政府立碑表彰。在家乡永春,他们慷慨捐资,兴建侨联大厦、修缮东关桥、铺设乡村公路,多次捐资外碧小学、东碧中学、永春职专、永春二中、永春八中校园以及永春县科技馆建设等。

去年厦门大学百年校庆,李耀升代表家族向厦门大学捐款人民币1亿元,嘉庚精神、薪火相传。

他的爸爸李深静曾说:“我很早就知道厦大了,福建是我的老家,我一直为老家有这样一所大学而光荣,再过7年,厦大就要成为‘百年老店’,一所学校能存在100年,而且还能发展得越来越好,实在不容易。”厦门大学在马来西亚建分校时,李深静就捐资3000万元,他不希望有什么回报:“我的钱捐出来就没有想得到回报,如果能看到更多人有机会去念大学,我就心满意足了。”他说:“从个人来说,我从小在贫穷家庭长大,当时我做了很多梦,很多已经实现了,譬如,我希望我能到种植园当经理—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这并不容易,一位种植园经理,至少要拥有本科农业文凭,而我只有高中学历,但最后我做到了;其次,我有六个子女,我希望他们都能接受好的教育,这也实现了,他们都在英国顶尖大学读完本科。”

李深静长子李耀祖

“我捐钱,从没想得到回报。”这是李深静对慈善公益很朴素的想法,在过去几十年,李深静一家无论是在马来西亚,还是在家乡永春,从未间断过捐款。

当年,李深静为厦大马来西亚分校捐款时,适逢校庆,李深静也带来了很多商业伙伴一起参加,有大马“钢铁大王”、“水泥大王”、“手套大王”、“电器大王”等,他诚恳地说:“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关注厦大。我只是在其中扮演一个很小的角色。”

有一次,李深静与时任福建侨办主任曾晓明会面,曾主任问他,既然捐了那么多钱给家乡,为什么迟迟没有来福建投资?让曾主任万万想不到的是,李深静的回答是:“我不想赚家乡人的钱,大家那么穷。”后来曾主任说服了他:“你不来,别人也会来,你完全可以赚了钱后,再投资建设家乡的公益事业。”

李深静觉得,投资与捐款不一样,投资就意味着取利,他不希望从自己家乡人那里赚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