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9成孩子有过补习经历,3成每周补习超过5小时,7成每月补习花费超$400

马上就好 2022/01/25 檢舉 我要評論

新加坡为什么不会“双减”?!家长多7成同意考试学科补习,每月补习费超400新!

中国从去年就开始实行“双减”政策,旨在减轻孩子的作业负担、课外学习的负担。比如北京规定课后服务不得补学习科目、上海着手减少学生作业量和写作业时长,其他城市也有出台相关政策。

而寒暑假一直是学生补课的高峰期,作为“双减”后第一个寒假,各地也开始出台相应政策,禁止学生补课。

近日,最惹人关注的就是河南省实行的“假期补课就计入学生档案”,引来一种网友的热议。

中国在大刀阔斧的实行“双减”政策,超70%是华人的新加坡为什么从未有过双减,甚至还被称为补课大国呢?

最新调查

新加坡超9成孩子有过补习经历

在去年9月-11月期间,新加坡做过一项调查。

其中有116名家长参与,调查结果显示,78.4%受访者(91人)的家中有孩子正接受补习,13.8%(16人)曾经补习但现在并未补习,仅7.8%(9人)从未补习。

从这项数据调查,我们可以看到,新加坡的学生有约92%有过补习经历或正在补习,从未补习过的学生仅不到8%。

而在2019年的一项针对323名小学生的调查,就已经有85%的学生在上高年级前进行过补习。

可见,新加坡被称为“补习大国”,不是没有原因的。

强烈的补习需求带来的是校外培训行业的火爆。在2019年,新加坡教育部(MOE)注册的补习中心已超过950家,比2012年的700家多出250家,增加超过三成。

近两年虽然受到疫情的影响,但补习中心也多是转为网络授课,新加坡的补习盛况并没有削减。反而因多次的“封城-解封”,孩子也在居家学习-上学之间徘徊,让更多的家长选择给孩子报名补习课程,以提高孩子在疫情期间丢失的成绩。

超6成受访者认为

新加坡不应禁止课下补习

问卷调查中,还询问了受访家长对于是否应该禁止课下补习考试科目的意见。

在让孩子补习的91名家长中,超过70%的(64人)受访者认为补习是必要的,对于禁止课下补习考试科目的提议表示反对。

不只是如此,在剩下的25名家长中,有36%(9人)的家长也反对禁止课下补习。

在这116人受访者中,约63%(73人)同意课下补习。

在不少家长看来,给孩子报补习班,能够提升孩子的学习成绩,是一个很好的保障。他们担心失去补习后,孩子的学习成绩会退步。

新加坡一直以来实行的精英教育,使得新加坡加速发展,从短短50年就从第三世界发展成为今天的亚洲金融中心之一,也被很多人称为“不是发达国家的发达国家。”

对于家长来说,孩子以后的学历和接受的教育程度,就成了跻身上流社会的最直接、有效的方式。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新加坡家长,就希望给孩子最好的教育,在未来有更多、更好的选择。课下补习就成了家长们心中孩子提高学习成绩,向上攀升的阶梯。

超3成孩子每周补习超过5小时

补习、带娃两不误

在让孩子补习的受访者中,有56%(61人)选择补习班,14.3%(13人)选择私教,剩下的29.7%(27人)的孩子都经历过这两种补习方式。

孩子的补习时间也不少,34.3%的孩子每周补习时间超过5小时,49.5%的孩子每周补习时间在2-5小时,仅16.5%的孩子每周补习时间少于2小时。

我们都清楚,新加坡提倡素质教育,每天只有上午上学,下午13:30左右就放学了。

下午这么长的时间,学生们要不在学校参与课外活动,要不回家。

但这对于在新加坡的双职工家庭,就有些不太友好。下午没有时间看孩子。

补习中心的出现,不仅满足了家长们希望孩子提高成绩的期望,还能帮忙看着孩子,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近7成孩子每月补习花费超$400

教育早已成为家庭支出重要部分

根据统计,有67%的孩子每月补习花费超过$400(约合人民币2000元),仅3.3%的孩子每月补习花费少于$150(约合人民币750元)。

而2019年的一项调查显示,新加坡家庭平均补习费每月88.4新币。

不论是之前,还是现在,孩子的教育支出都是家庭总支出的重要部分。

据数据显示,2013年,新加坡的家庭调查支出中,私人补习花费就是11亿新币;而到了2018年,数据已经上涨到了14亿新币。今天的支出可能还会更多!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