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指让女佣站2楼清洗雨篷,女雇主被折磨3年,剧情反转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5/28 檢舉 我要评论

(新加坡26日讯)女佣赤脚站在洋房二楼玻璃雨蓬清洗的工作照片,让女雇主成为网民口中的「恶毒雇主」,连带孩子去学校都怕被其他家长认出。这个案件经过两年半后,法官最终在今年1月判女雇主无罪释放,她称如今总算可坦然面对他人目光。

2017年7月,在面子书疯传一张女佣危险工作的照片,照片中的女佣赤脚站在金岭道一间洋房的二楼玻璃雨蓬上,手拿着刷子清理雨蓬,身上没有穿戴任何安全措施。

这张照片让女佣的澳洲籍女雇主柏琳达·休伯(Belinda Huber,37岁)被网民集体抨击,说她不顾女佣安危,过后她被控一项触犯雇用外来人力法令的罪名。



这张女佣站在洋房二楼玻璃雨蓬进行清洗工作的照片,当时在网上引起社会舆论。(档案照)

当时她不认罪,案件上庭后剧情出现转折,女雇主说自己并未指示菲律宾籍女佣罗斯清洗玻璃雨蓬,并称女佣是想要换雇主,故意站上雨蓬叫邻居女佣拍照后放上网。

法官认为女佣的供词中有太多漏洞和出入,最终在1月28日判决柏琳达无罪释放。

柏琳达近日接受《海峡时报》访问时指出,虽然法庭判她胜诉,但她并不觉得自己「赢了什么」,此事在过去三年对她造成极大折磨,出门时一直担心公众是否会认出她便是网上指的「恶毒雇主」。

柏琳达是本地知名精品肉供应商恩斯特·休伯(Ernst Huber)的媳妇,也就是Huber’s Butchery执行董事安德烈的妻子。此事发生后,她一度害怕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和名字。

「当我送孩子去学校时,我会担心其他家长会不会认出我,或者当我在电话上讲出我的名字时,还有使用信用卡付款时都会担心。但自从被判无罪释放后,我可以很自豪地使用这个名字了。」



柏琳达·休伯的丈夫安德烈是本地知名精品肉供应商Huber’s Butchery公司的执行董事。图为他们的全家福。(海峡时报)

女雇主习惯列出详细的「家务记录」清单给女佣,还会让女佣在清单上签名,这张清单成了证明她清白的证据。

虽然女佣罗斯在庭上一口咬定是女雇主指示她去清洗玻璃雨蓬,但做事细心的柏琳达会清楚列出女佣每月、每周和每天工作任务,她用这份家务列表证明女佣工作并不包括清洗玻璃雨蓬,她之前也从没见过女佣清洗雨蓬。

「我是做事很仔细的人,根据之前聘请女佣的经验,我觉得任务清单是很好的工作指南,我也会叫女佣在清单上签名,所以是白纸黑字的记录。」

不过擅长打女佣纠纷官司的律师拉詹指出,这样的家务清单太过「规定性」(prescriptive),可能不适合所有的雇佣关系。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