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夫妻:难道想让孩子拿一个新加坡国籍,竟是错吗?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8/15 檢舉 我要评论

导语:为了让孩子获得新加坡国籍,这一年来婷婷和黄刚可以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而这场疫情让矛盾变得更加显眼和难以调和。小夫妻面面相觑:难道想让孩子拿一个新加坡国籍,竟是错吗?

这真的有点难办……

掰指头算算,2020已经过去一半有多,但回忆起上次的欢乐时光仿佛还是年初的时候。这场空前浩大的疫情影响到全世界数亿人,也改变了一些人的人生……

有一对在新加坡结婚的小夫妻,为了让孩子取得新加坡国籍,结果陷入进退两难的尴尬中……
 
婷婷和黄刚(均为化名)是去年1月在新加坡注册结婚的。婷婷是中国人,大学毕业后在广州工作;黄刚则在新加坡念完大学后留在这里工作,婚前刚换新加坡国籍,属于新移民。

 
为让孩子取得新加坡国籍
小夫妻决定在新加坡生子
结婚是黄刚在网上提前预约的,到了预约时间,在广州的婷婷用旅游签证入境,然后和黄刚一起在新加坡办理了结婚手续。考虑到新加坡国际前沿的教育与国家的利好政策,小夫妻商量之后决定在新加坡生孩子,给孩子拿新加坡国籍

2019年下半年,婷婷拿到LTVP(长期探访准证)后留在了新加坡,本来打算找工作,但来后一个月婷婷发现自己怀孕了。俩人商量,在新加坡生下孩子后,婷婷先带着孩子回国,这样一方面经济压力没那么大,另一方面家中老人也可以帮忙照料。

但一场疫情,让他们做好的计划变得一团乱麻……
 
生下孩子 被房东骂
2020年2月初开始,新加坡和中国边境受到管制,中国人来不了新加坡,新加坡人也去不了中国。
为了让孩子拿到新加坡国籍,婷婷和黄刚俩人仍留在新加坡,想着等4月孩子生下来,到时候政策应该会进一步开放,然后再带着孩子回国。

政策放宽没等到,生孩子前夕新加坡还开始实行阻断措施。等抱着孩子从医院回到租住的家里,小夫妻才发现他们陷入了「困境」……
黄刚租住在离工作地点不远的一个四房室组屋单元里,普通房,房租原本是600新元,不过婷婷来了后就涨到了800。房东是个新加坡独居老太太,平时对他们用洗衣机、水电等都颇有微词。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