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在新加坡的中国网友说:朋友都被挖回国去了,这里好像没什么优势了

在新加坡的中国网友说:朋友都被挖回国去了,这里好像没什么优势了
2021/02/05
2021/02/05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在全球高度开放的今天,地球形同一个“村落”,地域的壁垒,逐渐消解;财富的累积,则给人们带来了更大的自由:

选择一个更向往的国度或城市居住,在那里落地生根。

新加坡,因其宜人的气候、相似的文化、开放自由的环境,成为了华人移民的首选目的地。

谈到新加坡,中国人总是有一种自然的亲近感,因为它是中国之外的另一个华人为主的国家。20世纪80年代之后的三四十年里,新加坡以优良的营商环境、对个人资产的安全保障、先进的双语教育、完善的法制等掀起了中国大陆移民、留学的热潮。

但近几年来,新加坡跨越发展的瓶颈逐渐显现,2020年更是遭遇了其发展史上最大幅度的衰退,而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力逐渐增强、国际地位崛起,移民新加坡的优势似乎不再明显,选择新加坡作为移民目的地的中国大陆人数明显减少,甚至在新加坡的中国人群中还出现了“回国潮”。

中国人的狮城(新加坡别称)情怀是否已经落潮?黯别“黄金时代”的新加坡未来又将如何“转航”?

▲新加坡鱼尾狮公园 (图片来源:网络)

01

在新加坡中国人群出现“回国潮”

2020年12月,《中国国际移民报告2020》蓝皮书发布,公布了2015年、2019年中国大陆移民输出的人数对比数据,新加坡的中国大陆移民人数减少了15%。

同样在2020年年底出炉的,由瑞士国际管理发展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年世界人才排行榜”中,在“吸引与留住人才”的指标中,新加坡的排名从第19位下滑到第22位。

新加坡对中国人“磁力”的减弱还体现在海外置业方面。Julia是上海某知名海外置业机构的高级顾问,因新加坡业务遇冷而转做了英国业务,她告诉《法人》记者,“过去几十年,去新加坡置业是中国大陆高净值人群的热门选择,但从四五年前开始,去新加坡置业的中国大陆人数明显减少,不足之前的2/3。”

2019年12月,香港《南华早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还有什么可以向新加坡学习的东西吗》的文章,引起了舆论关注。

文中提到:在以往,南洋理工大学和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城市管理、社会治理及公共行政相关课程是最受中国学生欢迎的,如今南洋理工大学南洋公共管理研究生院表示,他们注意到了近年来学生人数“总体下降”,从2012年最多的80人,减少到近几年的55人左右。

不仅对外的吸引力不再强劲,已经在新加坡留学和工作的中国人群中也出现了“回国潮”。记者随机询问了几位已在新加坡工作了七八年的中国朋友,他们均在几年前被新加坡芯片设计公司挖去,但他们均表示,在新加坡并没感觉到芯片是个朝阳产业,这两年回中国的同事特别多,毕竟在国内跳槽机会多,薪酬也高,离家又近,何乐而不为?

新加坡航空的一位中国籍空姐林小姐向记者提供了相似信息,“最近四五年,有很多在新加坡大学毕业或工作了两三年的朋友都被中国国内的猎头挖了回去”,谈到回去的原因,林小姐说,“中国机会更多,而且薪资诱人”,她也正在犹豫要不要回国,“现在的新加坡好像没什么优势了”。

02

黄金年代:多次、多量引进高素质中国移民

新加坡是一个年轻的国家,自1965年8月被马来西亚联邦驱赶,被迫成为独立的主权国家,到现在不过五十多年的时间。

李光耀是新加坡执政党人民行动党的发起人和第一代领导人。在他的治理下,新加坡在经济上取得了高速发展,金融、港口吞吐及石油化工均世界前列,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被称为“亚洲四小龙”之一。

1978年,邓小平从新加坡访问回国后,号召各地方政府向“狮城”学习。此后,新加坡成为北京最大的海外培训基地。因此,在中国“改革开放”的早期,新加坡充当了某种程度的“窗口”和老师的角色。1994年,中新两国还在江苏苏州合作成立了苏州工业园区,引进新加坡的技术和管理经验。

▲曾经火爆新加坡的“中国市长班” (图片来源:世界新闻报)

“中国市长班”更是将中新两国心理距离拉近。2001年和2019年,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和新加坡国立大学分别开设了专为中国政府部门打造的管理经济学、公共管理课程,被亲切地称为“中国市长班”。当时,全国各省市赴新加坡的考察团不计其数。新加坡外交部在2019年表示,90年代中期以来,有5万多名中国官员到新加坡考察学习及培训。

▲新加坡牛水车唐人街(图片来源:网络)

10年前的2011年,中国大陆华侨华人问题专家庄国土在“第二届中国侨务论坛”中发言表示,20世纪80年代以来(至2011年),新加坡政府为了弥补因低生育率导致的人口数量不足,平衡种族结构和发展高新产业,采取了大规模引进高素质移民的国策,成功招徕以华人为主的大批净移民,总数可达164万,中国是其中最主要的华人移民来源地之一。

他指出:中国新移民是在1990年中新建交以后大规模流入新加坡,且增速较快,总量可能在50万~60万之间,约占新加坡总人口的10%~12%;在1990-2000年的10年间,中国新移民数超过23万;在2001-2009年新加坡接受的华人移民中,来自中国的移民至少30万以上,其数量可能居新加坡移民之首。

根据一份联合国的移民报告,2019年新加坡外来人口中,44%来自马来西亚,18%来自中国大陆地区,3.3%来自中国港澳地区。

03

狮城之困:资源匮乏,移民政策收紧

新加坡这个小小的国家所创造出来的国民价值不容全世界小觑,但由于地域有限,缺乏天然资源以做出口或工业之用,新加坡也没法发展农业和工业,基本生活保障都依赖进口,包括饮用水、粮食、用电等。

过度依赖进口使新加坡人需要付出巨大的生活成本,因此,新加坡曾连续五年被英国“经济学人智库”评为世界上最昂贵的城市。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