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新加坡名门望族、含着金汤匙出生,如今却放弃千金小姐生活「离家出走」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6/11 檢舉 我要评论



余仁生家族的第五代后人余苏宴。(联合早报)


作者 侯佩瑜

加坡中药行老字号余仁生在亚洲区域家喻户晓,也是新加坡为数不多的百年老店之一,1879年创业至今已有140年历史。

大家对于这个新加坡名门望族、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孩子的生活,会感到好奇吗?

《联合早报》近日专访了余仁生家族的第五代后人余苏宴(26岁),让大家看到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大家闺秀,也对千金小姐这个身份与责任有了新的认知。

余苏宴的高祖父余广是中药行老字号余仁生创办人,曾祖父是新加坡家喻户晓的慈善家余东旋,爸爸余义明目前是余仁生国际集团董事的非执行主席。

据《联合早报》记者形容,余苏宴完全符合一名千金小姐的形象: 漂亮,高雅,谈吐得体,且体验过很多富家女才会经历的事情,包括到不同的国家求学、参加闻名全球的巴黎名媛舞会(Le Bal des Débutantes)、曾经每周到同一家商店消费六七百新元不等。

她也同样有所谓的「有钱人」的烦恼,也因为背负着余氏家族身份和背景而一度感到困扰。

在班上总被小学老师点名

余苏宴念小学时,有一次跟同学到牛车水参加校外教学。

校车经过牛车水的余东璇街(Eu Tong Sen St)时,老师忽然叫她站起来,然后告诉全班同学: 「你们知道吗?这条街是以余苏宴的曾祖父命名的,他叫余东旋。」

年纪小小的余苏宴当时非常错愕,她回忆起这件往事时笑说: 「我那个时候根本没听过这号人物啊!」 她的华文老师也经常在班上点她的名「酸」她:「余仁生」怎么可以不会说华语?

她说: 「很明显的,我的身份和大部分的新加坡人不同。当然,新加坡有很多有钱人,但我总觉得人们认识我只因为我姓余。为此,我挣扎了很长一段时间, 因为我不要只当‘那个余仁生女孩’很多人取笑我是‘燕窝女孩’,总是对我有所期待,这也是困扰我的一点。」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