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101万新币,新加坡女子把前婆婆告了,最后钱没要到还要付1.2万堂费

小新知道 2021/03/05 檢舉 我要評論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新加坡统计局公布的2019年结婚与离婚概况的数据显示,去年有7623对夫妇结束婚姻,比2018年的7344对增加3.8%,为新加坡40年来最高。

1980年时,只有1721对夫妇选择结束婚姻。

1998年则增加两倍多达5640对。

2006年增幅超过三倍,达到6904对之多。

2015年至2019年这五年之间,结束婚姻的人年均总数为7536人,比之前五年的7402人来得高。

婆媳为100万元对决公堂,媳妇办离婚时指买澳大利亚房产的钱是家婆送儿子的“礼物”,家婆则指这笔钱是她贷款给儿子购买,法官最终认定款项并非礼物,不能视为婚姻财产。

据高庭判词显示,家婆何卓颖最小的儿子钟梓宏早前在澳大利亚置产,这笔101万5089元的买屋钱由何卓颖出资。房子于2016年以约88万澳元(约90万新元)售出,款项存入家婆与儿子两人联名户头里。

房子售卖不久后,她的小儿子和妻子就协议离婚。

由于房子在儿子名下,儿媳郑艾美在离婚时,到高庭起诉家婆,要家婆把卖屋所得归入婚姻资产。

儿媳指,该房产是当初家婆送给儿子的礼物,应视为婚姻财产。不过家婆则认为,购房款是她借给儿子的,后者有义务还贷,因此不能算为婚姻资产。

儿媳指家婆和丈夫不可能向她隐瞒这个足以影响家庭的巨债。她认为,相比于贷款,这更应是家婆送给儿子的礼物。

家婆则指,已跟小儿子达成共识,卖房款最终归她,她强调,自己还有另两名儿子,不可能只给小儿子如此巨款作为礼物。

她也指,曾借70万元给大儿子买房,后者也按月还贷,她也跟小儿子达成还贷协议。

法官在判词中指出,若该购房款是母亲送儿子的“礼物”,房产才能视为婚姻财产。经过双方在审讯中的供证和陈词后,法官裁定房产并非母亲送给儿子的“礼物”,裁定儿媳败诉。(人名译音)

媳妇须付万二堂费

判词显示,何女士在2009年,以300万元卖掉丈夫留给她位于四美哈维道(Harvey Avenue)的洋房故居,她随后用其中的百万元购买澳洲房产。

法官认为,购买外国房产花掉了遗嘱的三分之一,把它当做“礼物”并不合理。

儿媳除了输掉官司外,也需支付家婆1万2000元的讼费。

法官:母子间没白纸黑字 也不能视房子为礼物

法官认为,即便母子间没有白纸黑字,也不能按照预付财产推定法律,把房子视为礼物。

法官指出,何女士在2010年初的家宴上,曾提议贷款给儿子在国外买房,即便没有证据证明该提议以及贷款协议,但鉴于母子的特殊关系也可理解,也不能按照预付财产推定(presumption of advancement)的法律,把它看做“礼物”。

判词也提到,母亲借钱给儿子与商业贷款不同,没有指定还款日期,但即便母亲不要求儿子还贷,后者也理应偿还。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新加坡,继续关注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 继续洞见,新加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