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女佣现在都这么贵了?而且是女佣挑雇主了?

木葉飛舞之處,火亦生生不息 2020/10/22 檢舉 我要評論

导语:新加坡 许多雇主因疫情关系,担心请不到新女佣而选择续约,这使得可供聘用的转让女佣少之又少,加上目前从国外聘请新女佣还得支付隔离和检测费,因此中介不得不调高转让女佣费用来取长补短。

本地可供聘用的转让女佣少之又少。(联合早报)

女佣挑雇主的供需市场

对很多本地家庭来说,请一个女佣并不是奢侈,而是必须。

譬如像红蚂蚁的家庭,有一个快两岁半的儿子,就读全天幼儿园,明年1月又将迎来一个新成员。我和先生都打全职工,下班时间不定。相对于将新生儿送到学费690新元至1900新元(扣除津贴后)的托婴所,聘请女佣来接送和照顾孩子,还是比较便宜及可行的选择。

岂料,在我们家打工两年多的女佣上周突然说要请辞,想转让到别的雇主家打工,原因是她担心将来应付不了照顾两名幼儿的工作。即使红蚂蚁多次向她保证会尽量减轻她的工作量,她依然坚持辞职。

这对我们一家无疑是晴天霹雳的消息,毕竟不久前才看到新闻报道:

女佣如今「供不应求」,10个雇主抢一人!

原因有以下几点:

1、冠病疫情期间,多家中介反馈说,新女佣的入境申请曾多次被拒绝

人力部长杨莉明透露,病毒阻断期间(4月7日至6月1日),人力部共收到4100起女佣入境申请,共批准了630份申请。《今日报》早前联络人力部,对方拒绝透露阻断期结束后的相关数据。

红蚂蚁过去几天联络的一些中介则透露,照顾老人家的女佣的入境申请较容易获批准,照顾小孩的比较不容易申请。(红蚂蚁尚无法核实)

2、疫情期间从国外聘新女佣需承担的风险太大,许多雇主宁可聘请转让女佣

雇主除了得付一般介于1000元至2000元之间的中介费用,如今还得加上1700元的两周隔离和检测费。

如果女佣离开来源国的检测结果为阳性,中介就必须在女佣抵新前的5天取消入境申请,否则就拿不回隔离和检测费。如果该名女佣入职后,雇主不满意她的工作表现,想更换女佣,以上费用又得重新支付一轮。

和疫情前相比,入境聘请一名新女佣前后等待的时间变得更长了,需时两三个月。

3、许多雇主原打算等约满后更换女佣,但有鉴于疫情担心请不到新女佣,都选择不更换而是续约,使得可供聘用的转让女佣少之又少

仍抱有一丝丝希望的红蚂蚁展开了「苦寻」女佣之旅,专注于寻找已在本地工作了一段时间的转让女佣。她们一般有照顾年幼小孩的经验、能马上开工、也熟悉本地的工作流程与交接手续。

红蚂蚁首先打电话给过去一年成功配对超过200名到800名女佣的中介,大约有10间,得到的回复如下:

1、实不相瞒,手上一个转让女佣也没有,等待聘请的雇主名单中,我们排第20名。你们不必上门,我们员工都在家办公,以往女佣排排坐在店门前等待被聘请的「繁华盛景」不复存在。

2、不想泼你冷水,不过过去半年我们每月只有两三起转让女佣的单子,你还是想办法留住你现在的女佣吧。

不少中介连留下红蚂蚁的联络方式都没兴趣,想必他们一天内接到想聘请转让女佣的电话多不胜数。

有中介劈头就问我们最高能开出的薪金是多少?对方坦言,现在女佣要求的薪金至少要750元一个月,劝我们不要助长这种风气「破坏行情」,还是忍一忍等当局开放让更多女佣入境再聘请。

还有中介说,以往每个月接到几百份女佣履历,如今最多也只有20、30份,而且绝大多数是还未入境新加坡的女佣。生意的惨淡已导致武吉知马购物中心内半数的女佣中介所倒闭了。

最后,终于有一两家女佣中介回复说手上有转让女佣。然而,待我们挑选好几个心仪的女佣后,对方在得知要照顾两名年幼的小孩,都立刻回拒了,连面试的机会都不给我们。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