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臭名昭著」的她,又开始「找麻烦」了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9/03 檢舉 我要评论

导语:这名女恶邻,在短短两年内「逼走」了同层有六户人家,原以为事情总算圆满解决,没想到她落户新址不久,新邻居对她的投诉也接踵而来。



陈先生称,楼上邻居频频发出噪音,房间里的情况最严重,让他一夜不得好眠。

(新加坡3日讯)曾经逼走同层六户人家的榜鹅「地狱女恶邻」,五个月前搬到惹兰红山后被指恶性难改,来自同座组屋八个不同楼层的居民申诉被女恶邻制造的噪音困扰,精神饱受折腾,几乎天天报警。

《联合晚报》今年3月曾报道,早前被指在家中大声播放音乐,在邻居门口泼油泼粥,甚至在鞋架挂猪耳的榜鹅「地狱女恶邻」已经搬离榜鹅。

这名女恶邻,在短短两年内「逼走」了同层有六户人家,原以为事情总算圆满解决,没想到她落户新址不久,新邻居对她的投诉也接踵而来。

住惹兰红山组屋的陈先生(70岁,司机)就向《联合晚报》申诉,今年3月开始,组屋不论白天或晚上都会传出噪音,入夜后的情况尤其严重。邻居们起初不知噪音出处,直到互相打听之下才「锁定」女恶邻,有邻居事后更从网上得知,刚搬来的这名女恶邻就是恶名昭彰的榜鹅「地狱女恶邻」。

根据陈先生的形容,女恶邻制造的噪音,包括撞门丶拉椅子丶敲打地板墙壁,甚至哑铃掉落地,每次平均维持15分钟。最叫人受不了的是,女恶邻几乎24小时大声播放收音机,搞到左邻右舍彻夜难眠。

住女恶邻单位楼上的邻居锺先生(58岁,自雇人士)说:「噪音通常从晚上9时许开始传出,有时凌晨5点多还在吵,很多居民都在睡梦中被吓醒。」

为了找出噪声源头,锺先生一回循着杂音逐层楼找,结果找到女恶邻的单位。

居民蔡先生(47岁,电子工程师)一回上网搜查关键词‘地狱邻居’,结果无意中发现榜鹅地狱女恶邻的新闻报道。「对比照片和视频后,我很肯定是同一人。我把新闻发给其他邻居看,大家都很肯定是同一人。」

受访居民都说,最近几周他们几乎天天报警。

警方受询时证实曾接获上述报案。

群组互通恶行

居民陌生变熟络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