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住家门外安装“太多电眼”被要求拆下,新加坡男子:还要拆除电子锁?

住家门外安装“太多电眼”被要求拆下,新加坡男子:还要拆除电子锁?
2021/08/03
2021/08/03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前几年想要在新加坡装电眼,需要请到专业的技术人员,动不动就要花上好几百新币。最近据说几十块钱就能买一个,自己动手也能安装,方便多了!

于是,越来越多新加坡人开始在家里门外装电眼。

家里的电眼,随你怎么装,用来监控小宠物、查看老人都可以。可是,家门外的监控——就要当心了。因为你可能一不小心,就踩到了法律的红线。你的邻居可能会觉得隐私权被侵犯。

陈耀龙今早向记者叙述事发经过。(徐颖荃摄)

男子申诉,由于卷入邻居纠纷,在住家门外安装一个电眼,结果当局却发三封信件,要求他拆除,令他不解。

陈耀龙(40岁,公务员)8月2日在面簿贴文申诉,指盛港市镇理事会要求他拆下电眼及电子门锁,令他感到不满。记者今早联系陈耀龙,他受访时解释,他因去年7月与邻居起纠纷,才会申请在家门外安装电眼。

陈耀龙表示,他平时会祭祀与烧金银纸,但却引来邻居不满,发生了争执,还因此闹上法庭。不过后来,双方于去年12月选择庭外和解,条件是双方不得互相骚扰彼此。

期间,他便向当时的巴西立—榜鹅市镇理事会申请在家门外安装电眼6个月,确保邻居不再骚扰,申请也获批。

“电眼的准证今年3月过期,为了安全起见,我向新成立的盛港理事会申请继续安装电眼,但当局说理事会才刚成立不久,需要等市镇会制定附属细则后才能让申请。今年5月,我提出申请时,当局却说我不能以邻居纠纷为由,拒绝让我继续安装电眼。”

陈耀龙说,市镇会于6月发出第一封信,指他住家门外安装“太多电眼”,要求拆下。不过,他解释说,家门外就只有一台电眼。

“我的门铃附有动作感应器,只能拍照,并非录影,而门锁也没有摄像功能,当局或误以为两者都是电眼。”

事后,陈耀龙尝试向当局澄清,岂料又接到第二封信,指他虽然只有一台电眼,但没得到当局批准,因此要求拆下。他因此向议员反馈,并打算在接见选民活动,找议员写上诉信,怎料遇上高警戒解封第二阶段。

陈耀龙最近又再接到当局的最后通知,不但要求拆下电眼,还要他拆除电子锁。“我愿意配合当局,但我只想多保留电眼6个月,确保邻居没再骚扰。”

卷入纠纷邻居 同样接信已拆电眼

卷入纠纷的邻居表示,他们同样接获市镇会信件,并已拆除电眼,希望对方也能遵守规矩。

邻居穆哈利(42岁,机场职员)解释,去年7月双方发生纠纷后,他们也安装了电眼。“我们在相同时段安装,准证也在2月的时候过期,并在6月接到市镇会通知需要拆除。”

穆哈利表示,他试图更新准证,但不成功,只好在上个月拆除,但陈耀龙至今还使用电眼。 另外,穆哈利也称,对方的门铃摄像头不单是画面截图,而是有录影功能,因此希望对方能换到右侧,避免拍摄到自己进出的画面。

“我妻子的表妹使用同款门铃,如果按门铃几秒会自动录视频。”

不过,根据陈耀龙出示的应用程序,当门铃感应器被启动,摄像头会进行画面截图,并没有视频。

门外物品或引火患也被令移走

陈耀龙说,当局在最后一封通知信中,指他摆放在门外的物品挡住了电表箱,或会引发火患,因此要求他移除物品。

另外,当局也指他挂在门上的八卦显得“摇摇欲坠”,因此也要他拆下,并且处理外露的电线。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新加坡,继续关注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 继续洞见,新加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