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建筑业小老板的心声:活着就好~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7/11 檢舉 我要评论

2020年一定是值得历史记录的一年,也必会是一段我们终身难忘的岁月。

身处这个特殊年份的我们,见证了这一人类历史上重大灾难事件,不知道是幸运还是悲哀。但无论如何,2020年的建筑业,注定是悲惨的一年。

无论是天灾还是人祸,对于整个行业的控制都无能为力,正所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客工宿舍更是成了最大的感染源,建筑业成了「坏苹果」。

 

建筑业仍停工

行业举步维艰

眼看其他行业陆续复工,建筑业至今却依然处于停工状态。昨天政府说有18万工人检测结果健康,可以开工。

但目前整个行业还没有看见多少工人开工,虽然很多工地早以拿到开工的批准信。

 

 

拥有众多外劳工人的分包公司,如结构分包、装修分包等,大部分工人还在客工宿舍隔离,等待宿舍的「清零」安排,无法开工。

但从7月中开始要交一半的劳工税,很多分包公司没有任何收入,纵使有政府的劳工税回扣补贴,连续三个月的停工,公司的维持费、员工的工资、工人的宿舍和生活费等,已经投入了很多钱,根本没有剩余的钱再来交税。

原以为「烽火连三月,复工抵万金」。现在看来就算勉强开了工,工效也肯定大不如前,加上宿舍、车辆交通、人工工资等成本,刚开工的一两个月肯定也是入不敷出的。温水煮青蛙,慢慢等死而已,如今却真是生不如死。

 

夹缝中求生存

放弃成为奢望

但是,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很多分包公司,都是实在支撑不下去了,想把外劳送走,把公司关掉。问题是,你必须得先买工人的机票,才能把准证割掉,拿「Special pass」。

但目前的机票,不是贵的离谱,就是没有票可买。所以这些客工,因为无法割掉准证送回国,你还不得不养着。

哪怕你有把公司关掉的想法,却不得不继续负担工人的宿舍和生活费,还不得不交劳工税。弄不好,公司还要被调查和被Call Security bond。第一次感受到,原来放弃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即便高价买票

也回国无望

有雇主小张反映,他狠心咬牙给工人买了高价机票,但由于工人所住的宿舍还不是属于「清零宿舍」,工人根本不被允许出宿舍,更别说去机场坐飞机。哪怕有Special pass,有护照,有机票,但没有得到人力部的批准,还是出不了隔离宿舍。

小张几番写信给人力部,解释要求,但是人力部为保证工人和其他乘客的安全拒绝了,小张无奈接受。

工人、雇主两相难

行业生存危机重重

目前建筑业分包,工人越多压力越大。工人处于开工无望、回国无果的两难境界,小雇主陷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绝望境界,真是无法想象接下来的趋势会如何演变。

但随着建筑业分包的纷纷放弃和倒闭,总包的压力将与日俱增。接下来不是分包商的价格问题,而是总包要拿钱补贴和亲自养工人做工的问题。总包由于资质的价值和履约保函的压力,不得不赔钱支撑。

新加坡的大部分总包都是管理型公司,他们是否能自己招工人且有能力带队管理做工是个大问号,否则,尽早准备现金找可靠分包合作,一起艰难度日吧。总包一旦倒闭,就不仅是关公司的问题,而是老板个人破产的问题。

 

 

2020年

2020,建筑业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是血雨腥风的一年。疫情之下有多少不便与愁苦,又有多少被损害的经济里的困境与艰难。

早知人生难料, 目前生死两难。在大多数人眼里,2020或许是一个只用关注健康的年份,活着就好,其他的不想也罢。建筑业的你,还好吗?抬头拿杯喝口水,瞥见墙上挂着书法「有时多读书,无事常品茶」。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如有你的影子,请不要对号入座,也不要妄议猜测,只是故事来源于生活,提炼于生活,感恩我的生活有你!)

本文作者:狮城小谷主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