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与新山,这么近那么远

木葉飛舞之處,火亦生生不息 2020/10/27 檢舉 我要评论

导语:在我国工作的马来西亚人和他们的家人隔海遥望,触动了许多人的心房。最近兀兰滨海公园成了本地的「好望角」,不少马来西亚人到那里的码头,远眺约400米外新山海岸的家人。前天,新山一家企业出动一艘游艇,载着几个家庭航行到距离新加坡最近的水域,让在兀兰滨海公园码头等候的马来西亚人能呼唤彼此名字,挥手报平安,传递思念之情。

新山一家企业上周二在网上免费开放报名,让想见家人的新山居民登上游艇,再将游艇开到距离新加坡兀兰滨海公园最近的水域,让他们以最近的距离,亲眼看见家人。

「我在这里,你看得见我吗?我在这里呀!」

陈福来(38岁,销售人员)急促地喊着,沿着兀兰滨海公园码头,追着海上的一艘游艇一路小跑。数月没能见面的妻儿正在游艇上不断向他挥手。

前日清晨,兀兰滨海公园的码头特别热闹,一些公众三三两两地站在靠海的围栏前,有人高举告示牌,有人戴着望远镜,他们都特意选择穿上颜色较为鲜明的衣服,为的就是希望许久不见的亲人能看得到自己。

自今年3月18日,马来西亚因冠病疫情实施行动管制令以来,不少家在新山的马国员工为了生计选择在新加坡长住,与家人分隔两地。两岸之间那一道窄窄的海湾,已成不知多少家庭的咫尺天涯。

新山一家企业上周二在网上免费开放报名,让想见家人的新山居民登上游艇,再将游艇开到距离新加坡兀兰滨海公园最近的水域。

首批报名的有17个家庭,两岸参与活动的总人数估计达80人。

陈福来在行管令落实后的两个月,曾因家庭需要回到新山生活一段时间,也因此必须接受14天的隔离。然而,他也因此停工几个月,在经济的压力下决定返新工作。

原以为行管令只有两周 回家的日子却遥遥无期

他说:「回去一次太困难了,无论是经济或各方面,都令人难以负荷。我想我下次回家应该是疫情结束,两国全面恢复往来之后。」

回家的日子遥遥无期,他于是报名活动以解相思之苦。游艇接近码头时,他也和妻子视频通话,并朝着海面呼唤妻儿的名字。

听见儿子不断询问「爸爸在哪儿?」,陈福来一路追着游艇,跑了好一段距离才停下脚步。

另一名参与者黄月明(32岁,工厂质量检测员)在行管令落实前,其实每日往返新马。她的两个儿子年纪尚小,大儿子才七岁,小儿子刚满两岁。

她原以为行管令只会持续两周,于是3月17日决定来新居住时,身上才带了大约一周所需的日用品。谁知,两个星期变成三个月,如今更不知何时才能自由往返。

公司人手短缺,她经常需要加班,应付工作之余还得租房、购买生活必需品,疲于奔命。对岸的孩子更是思念母亲,连生日都等不到妈妈回家,儿子经常哭着问她是不是不回去了。

黄月明说:「一开始会半夜崩溃大哭,打电话给老公的时候,还吓了他一跳。后来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就尽量忍住情绪,或是找点事情做分散注意力。」

男子日前兀兰与家人挥手 主办方:受感动发起活动

令人揪心的是,黄月明的小儿子近日入院,丈夫得陪着,因此她原本以为此次见面没有希望了。不过幸好后来一个亲戚说可以带着她的大儿子上游艇,母子两这才得以远远地见上一面。

活动的主办方是马来西亚房地产公司富力集团。董事长胡纲治日前得知,一名马国员工许久不能回家,在兀兰滨海公园与家人挥手,深受感动。

集团旗下有一些用于发展游艇俱乐部以及水上活动的游艇,因此他立即与团队商讨如何举办这个活动。

胡纲治说:「许多家庭已超过200天没有见面,加上疫情的担忧,实在让人心疼。疫情中我们更能感受到一家人被迫分离的痛苦与不易,因此我们希望能利用资源,让他们以最近的距离,亲眼看见家人。」

记者:靳忻

编导:靳忻

摄像:林上德,林国明

剪辑:刘力智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