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加坡女子康复一年:嗅觉全数失去,现在我一点苦都不能吃

新加坡女子康复一年:嗅觉全数失去,现在我一点苦都不能吃
2021/01/24
2021/01/24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新冠疫情给所有人的生活带来了重创,当我们惋惜于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离我们而去的时候,有一个群体依然值得我们关注,那就是染过新冠后来康复的人们,虽然他们抗住了病魔,但是健康已经受到了影响,而其中有些人,更是失去了生活的乐趣。

战胜冠病的女子失去嗅觉近一年、味觉也未全然恢复,尤其无法“ 吃苦”。

新加坡去年1月23日出现首起境外输入病例,自此人心惶惶,谈“病”色变,但也有这么一个群体,身体遭受冠病的摧残后,回到生活仍须面对冠病所残留下的痕迹,提醒着他们曾染疫的不幸过去。

54岁王茹莉是新加坡第38起冠病病例,是新加坡基督生命堂感染群教友,属早期的社区感染病例,如今她已剪去一头长发。

问及近况,她受访时表示一些都很好,不过嗅觉和味觉仍未完全恢复,尤其是嗅觉全数丧失。

此外,她也无法跑步或远走,因为肺部仍会感觉很喘。

“我朋友约我去吃麻辣火锅,那些香气我完全闻不到,但吃的时候,那些麻辣的感觉也很淡,然后一看我朋友都吃得满头大汗。”

平时就比较会吃辣的她说, 失去嗅觉后, 吃辣的耐受力有变得更高。

“过去我熟悉的食物,我有时候还是可以闻到,我不知道是不是记忆的关系,那些我没品尝过的东西,我一丝味道都闻不到……所以我现在的香水、洗发水和化妆品等,我只能买回以前常用的。”

记者当场请她试吃巧克力蛋糕,她坦言仅能吃到甜味,若闭眼,可能无法分辨出这是巧克力或是其他口味。

她向医生询问后,被告知只能慢慢等待身体恢复。

乐观的她还自我调侃:“现在我一点苦都不能吃,因为完全吃不出味道。苦巧克力和苦甜榴梿,也只能吃到甜味。”

不过,她表示,这并不影响她的生活品质,“反而是好事,因为我闻不到我就不会想去吃了。”

尽管如此,使用住家煤气和驾车则需更加仔细留意。

遭人冷言冷语

仍积极面对人生

尽管经历坎坷一年,也遭受旁人冷言冷语,她仍积极思考并坦然面对人生。

王茹莉回顾过去一年坦言对人生观也有所改变。

“过去每天工作、赚钱、旅游、吃喝玩乐等。冠病疫情让我有了更多机会去思考。原来我们是需要停顿下来,生命也是需要去整理的。”

她也说,之前因染病曾有遭受到一些排斥,但这也更让她看清哪些是真正的朋友。如今她也更注重身心健康,不把健康视为理所当然,如今运动也从兴趣成为她的纪律。

“这周我有三次游泳,每次都不间断40分钟,跑步的话,可能是因为地心引力的关系,还是会很喘。不过我会尽量每一天都保持运动。”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