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大学生开始担心父母会不高兴,一晚上下来却收获了80多粒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9/03 檢舉 我要评论

导语:41岁的郑春林是本地「不消费主义」(Freeganism)的发起人。不消费主义主张的是尽量不花费,以拾荒、分享物资以及环保的方式维持生计。

为了不要浪费食物,一群自称「食物拯救者」的国人在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凌晨到处搜集拜祭「好兄弟」的橙子等祭品,为了确保不要冒犯「好兄弟」,事前还向道士请教。

记者昨天(2日)凌晨跟随这群四人团队到碧山和顺福一带,一起展开「捡橙大行动」,凌晨12时就见行动发起人郑春林开来一辆租来的罗厘,准备满载而归。

41岁的郑春林是本地「不消费主义」(Freeganism)的发起人。不消费主义主张的是尽量不花费,以拾荒、分享物资以及环保的方式维持生计。郑春林表示,捡祭品也是其中一个可减少浪费的活动。

郑春林一行人拿走拜祭品时,对‘好兄弟’道谢。 
图:邓沁怡

不畏忌但一定要守规

农历七月期间,公众一般会准备水果等食品,在路边祭拜孤魂野鬼。郑春林说,他去年首次在中元节捡橙,今年想到召集更多人参与,两个星期前通过他创立的Facebook群组Freegans in Singapore开始号召,不过许多人都对这个活动是否冒犯「好兄弟」存有顾虑,因此直到活动展开的前几天,他才成功召集三人参与。

「其实我在展开活动之前,已经请教过一名道士,他告诉我只要等到香烧完,就可以拿走祭品,因为那表示‘好兄弟’已经‘吃完了’;在拿走拜祭品时一定要对‘好兄弟’道谢。就好像我们平时会拯救一些别人丢弃的食品或物品,我们捡祭品也只是拯救这些‘好兄弟’废弃的食品。」

大伙儿在碧山一带的组屋底层会面,郑春林在展开活动之前先为大家解说中元节的由来和传统习俗。「这不仅仅是捡橙活动,我也希望大家可从中学到一些知识。」

郑春林在展开活动之前先为大家解说中元节的由来和传统习俗。 
图:邓沁怡

参与者不敢告诉父母

首次参与捡祭品活动的25岁大学生赖柯宏坦言,因为担心父母会不高兴,因此不敢和他们说。「我们是华人,所以他们可能认为这样做不好,对‘好兄弟’无礼。我瞒着他们说去做别的事,因为我觉得他们可能不了解,也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解释。」 

34岁的健身教练严朝伟也是首次参与捡祭品的活动。没有宗教信仰的他认为,只要在尊敬「好兄弟」的情况下才拿走拜祭品,这个行为没有不妥。「如果我们不拿,隔天早上清洁工人也会把这些食物丢掉,倒不如我们拿了,还可以送给有需要的人,不会浪费食物。」

团队走遍碧山一带的组屋区,每一次看到有祭品,就会停下脚步,查看香是否烧完,接着其中一人就会把捡到的水果放入拖篮里,其他人则会双手合十向「好兄弟」道谢,再继续前进。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