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加坡老板裁员,大马雇主不聘用,马劳的心酸:里外不是人

新加坡老板裁员,大马雇主不聘用,马劳的心酸:里外不是人
2020/08/14
2020/08/14

导语:在边境限制下,大部分越堤族的工作性质并不容许他们采取居家工作的形式。这种情况导致许多越堤族在马国今年3月展开行动管制令之际,便陷入了是否入境新加坡定居的。

疫情导致新马国门深锁,原本每日通勤的越堤族顿时陷入进退失据的困境。(新明日报)

作者 李国豪

管无需再像过去一样起早摸黑,或行走、或搭乘巴士、或骑摩托车挤入新柔长堤和新马第二通道长长的车阵及人龙,但曾经日复一日过着枯燥乏味,令人叫苦连天的通勤生活的马国客工,一定从未像此刻一般,那么期盼再来一趟废气吸饱吸满,动辄数小时起跳的跨国旅程。

因为,和赚钱吃饭乃至维持基本生活所需的课题相比,那些辛劳已经微不足道…… 由于冠病疫情延烧,新马两国相继封锁边境,一群常年在新加坡兢兢业业讨生活的越堤族陷入了尴尬的局面,进退失据。

新马相继封锁边境后不复以往繁忙的新柔长堤。(海峡时报)

新马援助政策下的「孤儿」

新加坡政府或马来西亚当局在疫情冲击下都推出了协助国人保住饭碗的援助配套,包括我国政府协助企业补贴本地员工薪资的雇佣补贴计划,以及马国为当地员工提供的工资补贴计划。

然而,夹在两国之间的马国客工却被排除在两国的援助配套之外,无可避免地成为没人照看的「孤儿」。

在马国客工群体中,处境最悲催的要数在本地工作,却在马国居住的越堤族。

负担不起本地生活的费用而当「越堤族」

一般来说,多数每日通勤的越堤族都在本地从事蓝领阶级的工作。他们多数在制造业、餐饮业、零售业等领域工作,也有人从事清洁工、水电工、技术人员及建筑工人等劳力活。

他们不在新加坡定居,却选择每日往返新柔两地,往往是基于现实考虑。

与部分有本钱在新加坡租房甚至置产居住的马国员工不同,越堤族从事行业的工资往往低于2000新元,许多人更是家中唯一的经济支柱。

新加坡3、400新元起跳的租金以及随之衍生的其他生活费,对他们而言是一笔沉重的负担。利用每日通勤的血汗所攒下的钱,是为了让家乡的亲人过上更好的生活。

比起在马国,新加坡相同性质的工作能带给他们三倍以上的报酬,这足以让他们在马国买房、买车,给家人过上更宽裕的生活。再努力一些,甚至足以产生阶级流动,让他们一跃成为中产阶级。

因为薪水较低,所以为了省钱必须通勤。于是越堤族之所以被迫成为越堤族,成了一道无解的循环。

然而在边境限制下,大部分越堤族的工作性质并不容许他们采取居家工作的形式。这种情况导致许多越堤族在马国今年3月展开行动管制令之际,便陷入了是否入境新加坡定居的。

尽管少数公司愿意承担马国员工的住宿费用,但更多越堤族必须面对收入是否容许他们在本地租房的同时,也有余力应付在新山的家庭开支。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