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加坡学者:未来总理需要经济与金融经验,但未必要当过财长

新加坡学者:未来总理需要经济与金融经验,但未必要当过财长
2021/04/16
2021/04/16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4月8日,新加坡副总理兼经济政策统筹部长及财政部长王瑞杰表示,他已致信总理李显龙,自己将不再担任“第四代团队”(俗称4G)的领军人物。据报道,他还将在两周后的内阁改组时卸下财政部长一职。

财政部长的责任不仅仅是每年发表预算案声明,应付眼前的难题,他也得兼顾国家中长期所面对的挑战。预算案的制定,也能考验财政部长与其他政府部门磋商的能力。

在许多人的认知里,本地政府部门有轻重之分,财政部、国防部、贸工部和教育部都属于“重量级”政府部门,是担任重要政治职务者必经之路。受访学者一致认为,掌管财政部事务的经验,更是当中的“重中之重”,这是第四代团队领军者不可或缺的履历。

政策咨询公司Solaris Strategies Singapore国际事务高级分析师穆斯塔法博士(Mustafa Izzuddin)就说:“能向民众清楚阐释财政预算案的内容,并通晓新加坡的金融与经济课题,是未来总理必须具备的条件。”

财政部长的责任不仅仅是每年发表预算案声明,应付眼前的难题,他也得兼顾国家中长期所面对的挑战。预算案的制定,也能考验财政部长与其他政府部门磋商的能力。穆斯塔法因此认为,下周内阁改组,如果由一名第四代部长出任财长,他有可能也会同时受委为副总理。

南洋理工大学政治观察家陈添金博士也认为未来总理需要经济与金融经验,但未必要当过财长。他说,吴作栋出任总理前只当过财政部高级政务部长,不过他曾三次代表当时的财长韩瑞生发表政府财政预算案。陈添金说,对于没有天然资源的新加坡而言,经济与金融确实是我国赖以生存的要素,因此熟悉经济与金融的人来领导我国非常重要,吴作栋和李显龙都拥有类似经验。

目前被视为相对有可能成为第四代领军者的四人当中,教育部长黄循财是财政部第二部长,是最熟悉财政部工作的。

另外,他曾担任金融管理局董事,而交通部长王乙康近期也常以金管局董事的身份在国会回答议员询问,都有金融管理方面的历练。

另两位备受看好的部长陈振声和李智升都没有在财政部工作的经验,陈振声过去三年掌管贸工部,对新加坡的经济发展有全面的认识。而李智升学的是法律,在出任国家发展部长之前是社会及家庭部部长,之前也出担任内政部高级政务部长,总体来说,他还没有经济和财政方面的历练。接下来,他们会不会被派到财政部去,值得关注。

财政部不只是掌管国家财政收入的部门,也是一个分配财政资源的部门。自从2010年时任财政部长尚达曼在预算案声明中提出“包容的增长”后,“包容的社会”、“包容的增长”,透过预算案做好重新分配资源的工作,让弱势群体获得社会转移以缩小贫富差距,是预算案的重心之一。曾掌管社会及家庭发展部的陈振声和李智升,在这方面有实际的经验。

身为贸工部长,陈振声在经济治理方面资历丰富,而吴作栋和李总理都曾担任贸工部长。

李总理、吴作栋和陈振声的另一个共同点是,他们都有国防方面的历练。

李总理从政前在陆军服务了13年,离开前是武装部队参谋长兼联合行动与策划司司长。他也担任过国防部第二部长。吴作栋出任总理前是国防部长。陈振声从政前也在陆军服务24年,离开前是陆军总长,入阁后曾任国防部第二部长。

另外三名潜在总理接班人选中,王乙康担任过国防部第二部长,黄循财曾是国防部政务部长,李智升则没有担任过相关职务。

学者:未来总理须对国防政策有把握

这是否意味着来临内阁改组,也应关注国防部长一职,受访学者一致认为,未来总理应对国防政策有所把握,但无须担任过国防部最高职务,甚至也不须要特别丰富的国防经验。

新加坡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胡君杰博士说,下一位总理拥有国防经验可能更理想,但它不如经济那么重要。

陈添金也说,新加坡最高领导人不应该是一个人肩负所有角色,他的背后应该有个团队支持他,而团队中有个国防经验丰富的人即可。

冠病阴霾未散去,穆斯塔法因此认为,来临内阁改组应该只会小幅度调整。“我不认为此次改组会涉及国防部,它可由资深部长黄永宏继续掌舵。”

除了财政部和国防部,穆斯塔法认为,较年轻部长是否执掌过其他政府部门、拥有丰富多样的经验,也应纳入考虑,就这点而言,陈振声明显有优势。

陈添金认同曾到过不同政府部门的人,更了解新加坡面对不同形式的危机,但他也指出,这不是未来总理的必要条件。

“有多少年轻部长能有机会去那么多不同部门,尤其是政治跑道较短的人?可能只有一两位。”

四位部长都不曾在外交部担任政治职务

陈振声、黄循财、李智升和王乙康四人当中,都不曾在外交部担任过政治职务,而总理可说是国家最重要的外交官,就算疫情期间,他还是积极促进双边和多边关系。

不过,这四位部长都参与双边和多边关系的工作。陈振声是新加坡与中国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的首任新方牵头部长,2018年他接掌贸工部后,也继续负责该项目。在国际贸易的层面,贸工部也是负责谈判多个贸易协定的单位。

另外三人也都有与国外合作的经验,特别是在促进我国和中国经济贸易合作方面。王乙康除了是新粤(广东)合作理事会的新方主席,也曾是美国—新加坡自贸协定的副首席谈判员;黄循财担任新沪全面合作理事会联合主席前,曾是新加坡—天津经济贸易理事会联合主席;李智升目前取代黄循财担任新津经贸理事会联合主席,并接替黄循财,掌管中新天津生态城这个政府合作项目。

这些与外部合作的项目,有助于累积外交方面的经验。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新加坡,继续关注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 继续洞见,新加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