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小女佣战胜大富豪,背后的故事令人深思

尼古拉斯·串红 2020/10/11 檢舉 我要评论

导语:这一事件中,最值得引起深思的不是剧情的反转,而是: 巴蒂为何蒙受四年的不白之冤?与廖文良的身份是否有关?

刚刚过去的九月里,狮城发生了一件大事: 女佣巴蒂案的原审判结果被推翻了

大多数人可能都会这桩案件有所耳闻,简单概括一下,就是:

廖文良和廖启龙父子于2016年10月30日举报自家印度尼西亚女佣巴蒂被辞退时,偷窃价值3万4600新币的DVD播放机、床单、被单、百多件衣物、厨房器皿、名牌包、手表及太阳眼镜等物品;

国家法院法官于2019年3月判巴蒂罪成,坐牢26个月;

巴蒂不服判决,通过律师上诉至高庭;

2020年9月4日,高庭法官陈成安推翻国家法院判决,巴蒂成功洗脱四项偷窃罪名;

整个事件中,女佣巴蒂被起诉—被判坐牢—不服上诉,再到推翻原判,历时接近四年。

小女佣正面迎战大富豪,最终取得「胜利」的故事,是谁都没有想到的反转

如果说女佣巴蒂的最终「胜利」是此案震惊全岛的因素之一,另一引起关注的点,则是涉案雇主廖文良的樟宜机场集团总裁身份了。

这一事件中,最值得引起深思的不是剧情的反转,而是: 巴蒂为何蒙受四年的不白之冤?与廖文良的身份是否有关?

这一切,难道只是一场「权力的游戏」?

01.  被无限压榨的"巴蒂们"

2006年,新加坡樟宜机场集团主席廖文良招聘了一位住家女佣,也就是这起案件的被告人——来自印度尼西亚西亚的女佣巴蒂。

廖家还有另外四名成员,即廖文良妻子Ng Lai Peng,女儿Liew Cheng May,儿子 Karl Liew廖启龙,以及儿媳Heather Lim。

根据庭审记录,2007年,时年33岁的巴蒂来到廖文良家当女佣。像其他女佣一样,她辛苦劳动,只为在新加坡换取生活之需。

她兢兢业业,工作时间从周一到周六,每日早上5点开始工作,直到晚上11点, 超负荷的工作,换来的却是极低的薪水

巴蒂刚开始在廖家工作时,月薪为300新币,每两年续约一次。到了2016年,月薪才勉强涨到了600新币。

而她的雇主,廖文良,在2013年就被新加坡媒体评为「十大打工皇帝」之一,年薪在当时就达到516万新币。

算个最简单的除法:5160000÷12÷600=716.7。 也没有很夸张,雇主的月薪不过也就是女佣的区区716倍罢了。

当然,这么算或许有些不公平,毕竟两个人的能力和专业都有差别。但是对普通人来说依然很难想象,照顾富豪雇主之家的女佣,竟拿着如此微薄的薪水。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