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陪读妈妈:有人哭哭啼啼不肯回国,有人回去后以泪洗面,这是自己的选择不能埋怨谁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9/13 檢舉 我要评论

导语:虽然移民与关卡局没有明文规定,不过在中国陪读妈妈之间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孩子只要过了16岁,或是考取了O水准或N水准,陪读妈妈的长期社交访问签证就不会再被更新。换言之,妈妈就不能再以陪读的名义留在新加坡。

张露的女儿小美今年16岁,就读于新加坡巴西立中学快捷源流班三年级,长得亭亭玉立,看似独立有主见,却依然流露出些许腼腆的孩子气。

在小美羞怯的眼神中,流露的不只是青春期的尴尬,也隐藏着她对身份和自我认同的尴尬。如果不说,你或许完全察觉不到这名口操纯正新加坡式英语的少女,其实来自中国贵州省安顺市。

当初,张露在安顺出席了一场由中介公司举办的陪读研讨会后,认定新加坡的教育系统和社会结构优秀,适合培养家中唯一的孩子成才。

与丈夫讨论后便毅然决定带着8岁的小美,于2012年只身前来新加坡报读小学,转眼已经8年。在这里的教育体系下,小美一天天长大,思维和习惯也逐渐被周围的环境同化。

到了明年,小美就要参加O水准会考了。在加紧应考的同时,母女俩也将要面对一个选择的分水岭。

虽然移民与关卡局没有明文规定,不过在中国陪读妈妈之间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孩子只要过了16岁,或是考取了O水准或N水准,陪读妈妈的长期社交访问签证就不会再被更新。换言之,妈妈就不能再以陪读的名义留在新加坡。

面对这样的处境,妈妈张露还是心里已经有数。

几年前,我还想为女儿拿到PR。(永久居留)但当时看来希望很渺茫。张露回忆道。

我现在也想带她一起回中国,她这个年龄的孩子实际还没有自制能力,我不放心也不可能把孩子一个人留在这里。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