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加坡的富人们不能去芽笼,这是为什么?

新加坡的富人们不能去芽笼,这是为什么?
2021/05/01
2021/05/01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提起新加坡,很多游客第一时间联想到摩天高楼,整洁的街道和多种风情混搭的建筑。

新加坡的民风既开放又保守,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里也有红灯区,更特别的是这片红灯区同时也是美食街区,白天看起来普普通通,入夜后人气很旺。

新加坡的红灯区位于芽笼第八巷,是新加坡唯一合法红灯区。芽笼地区的建筑大部分于二十世纪建造,以两到三层高的南洋风情建筑为主,也有少数更高层建筑,街区内还有清真寺、中式寺庙等建筑。除此之外,一些华人开设的武馆也出现在小巷内。

有一个地方叫芽笼,是新加坡最著名的红灯区。我第一次去芽笼,是跟朋友一起吃田鸡粥。朋友说,顺便看看红灯区。而今田鸡粥的滋味已经忘记,红灯区的印象还很清晰。

整体上感觉芽笼很有情调,人间烟火气很浓。夜色温柔,街道上飘荡着靡靡之音,两边的建筑并不高大,格局是古旧的,但色彩鲜明,坚固结实。粉色的门帘后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些性感女郎,坐成一排,翘着美丽的二郎腿。芽笼除了妓院,再就是一些餐馆,一些商店,一些寺庙,一些会馆,一些中医诊所。烹饪的香味、寺庙的香火与低飞的云彩、缥缈的海风混为一谈,讲述着主题不那么明确的南洋故事。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些站街女郎,她们悄立风中,浓妆艳抹,花枝招展,含情脉脉,顾盼生姿。我与她们擦肩而过,学元稹取次花丛懒回顾,做一种目不斜视状,又忍不住偷窥几眼。我还掏摸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有一个年纪很轻的女孩走上前来,很温柔地问我:“大哥,你没有把我拍进去吧?警察看到了,会抓我的。”突然就让人心生怜悯,感慨这一行谋生的不易。

新加坡人把这种站街揽客的特殊工作者叫做流莺。在旅行者眼里,流莺是一道美丽的风景,但芽笼当地人却颇有怨言,说她们败坏了社会风气,特别是对小孩子影响不好,所以经常呼吁整治。警察也管的,有时候还来一次扫荡,抓人,罚款,收监,遣返。前不久我一位在芽笼开餐馆的朋友告诉我说,现在芽笼流莺已经很少了,因为本地居民举报越来越多,政府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能会影响选票;还因为现在流莺也用APP了,物理站街已经过时;还有一个原因是疫情影响签证,流莺们飞不过来,这边经济也不景气,生意也清淡。

我一直觉得新加坡法治严明,既然流莺违法,感觉就不可能屡禁不止。后来才知道,造成这种局面,其实是有原因的。首先新加坡对整个色情行业都没有认可其合法,但他们也不取缔,而是进行管理,且管理也并不严格。对此,他们自有他们的考量,故意保持着政策法规的模糊性。那么庞大的外国劳工群体,要么没有配偶,要么配偶不在身边,没有妓院,他们就没有途径获得性满足,会不会滋生性犯罪?惟其如此,新加坡严明的法治在这个领域就并不那么严明了,警察执法并不严。他们也巡查,但更多的是驱赶而不是抓捕;对于咖啡店、按摩房、酒店、酒吧KTV等场所也查,但并不频密,一般都是有举报才去查。在民间,虽然有反对的声音,但大多数都是生意人,都开着店,水至清则无鱼,流莺们如果销声匿迹,店面的生意都会受到影响。

这些从事交易的女性,绝大部分来自海外,其中泰国、印度、中国、越南、和菲律宾的居多。她们一进新加坡就被带到警方登记,然后体检,接受相关疾病防治教育,然后持证上岗。一旦发现患病,就会被遣返回国。如果一直健康,也只能工作两年,期满后必须离开新加坡,且不得以同一身份再次进入。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