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组屋底层电房外当成“家”,纸皮当墙,折椅当床,新加坡阿叔:我没做错事

组屋底层电房外当成“家”,纸皮当墙,折椅当床,新加坡阿叔:我没做错事
2021/08/31
2021/08/31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新加坡组屋楼下是空出来的,没有店面,没有住人,专门作为休闲娱乐区,有些会有自习区、读书角等。偶有居民办白事也会在一楼空地。但是最近,好像有好多人都喜欢睡这里?

阿叔被指用纸皮做“屏风”,围在裕廊西92街第961组屋底层的电房外睡觉。(读者提供)

纸皮当墙,折椅当床,大叔不论白天或夜晚,过去半年来常被看到睡在组屋楼下电房外,居民不忍大叔风餐露宿,致电通知本报,希望借媒体之力为大叔提供必要的援助。

近日接到读者通知,指一名阿叔不知何故睡在裕廊西92街第961座组屋底层的电房外。

不愿具名的读者称自己组屋附近的居民,近期注意到这名阿叔睡在组屋底层的电房外。

读者提供的照片显示,阿叔看起来60来岁,他占据的角落就在信箱和脚踏车储放处的中间,电房的前面。阿叔用七八张纸皮将自己的角落“围起来”,里头则放着一张折叠躺椅。

读者说:“他每天晚上都睡在里面,不知道他遇到什么困难所以没有回家,因此希望借助媒体的报道后能帮助到他。”

记者昨晚走访现场时,附近居民和工作人士都表示有注意到阿叔睡在那里,而且已经持续超过半年了。

在附近工作的卓先生(42岁,收银员)说,几个月前就注意到阿叔在电房外睡觉。“有时候,早上10时多看到他还在睡,有时则是晚上12后才看到他。”

居民纳兹里(21岁,学生)则说,阿叔平日会在附近走动,有人向他打听,他也说自己有工作。

居民王女士(54岁,家庭主妇)则表示,阿叔看起来有些可怜,但她更担心阿叔睡在电房前,会造成安全隐忧。

还有居民和在附近工作的人士指出,担心阿叔晚上睡在组屋楼下可能会被抢劫,因此希望他晚上能够回家休息,不要在外头风餐露宿。

林保怡(31岁,摊位助手)说:“我曾为阿叔担心过,但后来附近的人说他好像在附近工作,而且可能就住在附近,所以就也不方便插手。”

自称巴刹做生意 工作累了来休息

大叔否认自己风餐露宿,称在附近工作累了,就在组屋楼下休息。

附近的居民表示,他们上前关心阿叔时,阿叔就表示自己在附近的巴刹做生意,因为累了就到组屋楼下休息。居民说,阿叔没有对他们的关心表示感激,只是一再重复自己没有做错事,更不愿透露自己做什么生意。

记者走访现场时,看到阿叔正在收集纸皮,似乎在打点自己晚上要睡觉的角落。

当记者表明来意后,阿叔称自己在附近工作,只是有时睡在组屋楼下。当记者追问阿叔是做什么工作时,他仅仅表示在附近的巴刹工作,就拒绝在透露更多详情。

对于居民们的关心和担忧,阿叔说自己没有打扰到任何人,也没有做错事,过后就不再理睬记者的追问。

议员洪维能:多机构提供协助 阿叔不愿接受

西海岸集选区议员洪维能表示,多个机构已提供协助,但阿叔没有接受帮助。

负责该区事务的议员洪维能告诉本报,市镇会、警方、居民委员会和Whispering Hearts家庭服务中心都在尝试协助阿叔,但他没有接受帮助或搬走。

洪维能指出,当局也数次试图提供临时住所给阿叔,但阿叔不愿意接受。“我们接下来将继续合作,为他提供必要的协助。”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新加坡,继续关注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 继续洞见,新加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