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马客工:若能重来,仍会选择留在新加坡

大马客工:若能重来,仍会选择留在新加坡
2021/03/20
2021/03/20

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新加坡资讯,故事,看法,放眼看世界。只做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内容,我是你们的小编新奇小马,让我们一起关注新加坡热点资讯。

马来西亚实施行动管制令至今已有一年,许多选择留在新加坡打工的马来西亚籍员工也有整整一年没有回家。尽管这段日期辛苦难熬,受访大马客工表示若能重来,仍会选择留在新加坡,宁可自己受苦,也不愿家人吃苦。

马来西亚实施行动管制令至今已有一年,许多选择留在本地打工的马国员工也有整整一年没有回家。

尽管这段日期辛苦难熬,受访马国员工表示若能重来,仍会选择留在本地,宁可自己受苦,也不愿家人吃苦。

26岁的李伟生自17岁就开始到新加坡打工,至今已经九年,原本每天来回新马两地,但他自3月18日越堤上班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家。

在我国从事销售工作的他说,他过去一年在新加坡学到了很多,也认为新加坡是个生活条件非常好的国家,但这次在新加坡长住却让他认定自己不可能在这里长住下去。

 “住在这里说习惯也不习惯,说不习惯也不是不习惯,感觉自己处在一个中间地带。而且父母家人都在马来西亚,年纪也大了,我不可能通过视讯提醒她,你这个可以做,那个不可以吃。”

只有工作没有朋友 曾抑郁想轻生

同样曾是越堤族的曾宪彬来新打工已有七年,目前在我国从事电脑维修工作。初次在我国长住的他坦言,自己在新加坡没什么朋友,每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让他倍感寂寞和压抑,甚至产生轻生的念头。

去年6月,在得知父亲跌倒摔破头进入加护病房后,曾宪彬对于自己无法就近照顾父亲感到十分无奈,心情愈加低落。明明那么近的距离,却仿佛隔了十万八千里,根本帮不上忙。

幸好,曾宪彬一直都通过视频会议,参与佛学会活动,而佛学会成员包括一些辅导员。在这些好友的帮助下,曾宪彬的抑郁问题已逐渐改善。

错过最佳返马探亲时机

我国在去年同马来西亚推出周期性通勤安排(Periodic Commuting Arrangement,简称PCA),允许符合条件、在本地工作的马来西亚人回家探亲,而在新马疫情最明朗的时期,他们只需履行七天的居家通知。

李伟生和曾宪彬当时都曾考虑在周期性通勤安排下回家探亲,却因种种原因而错过最佳时期。

李伟生说:“当时只需要隔离七天,费用比隔离14天少很多,妈妈有问我要不要回家。我当时还想搏一搏,看能不能再减少到四、五天。哪里知道一等,又变长了,费用太贵。”

曾宪彬则是出于想在农历新年期间回家的考虑,而未在当时安排回家。

“通过周期性通勤安排回家后,我们需要在新加坡工作满90天才能再回家。当时是去年年底左右,然后我一算,如果当时回去,农历新年就没办法回去,就想着要等等,等到农历新年回去。结果现在疫情这样,没办法啦。”

“我不可以让父母辛苦”

两人都对如今无法与家人团聚的窘境感到唏嘘,但他们仍坚定地表示,若是能重来,他们还是会选择留在新加坡。

李伟生说,虽然薪水需要用来应付自己在新加坡和家人在马来西亚的开销,很难存到钱,但他坦承,新加坡工资更高,至少能维持家人平时的生活水平。

“我赚惯那个三块了,我这里手停口停,家里经济情况就会有问题。我不可以让父母辛苦。把我们养大已经很不容易,他们年纪大了还陪我们吃苦,我觉得过意不去。”

曾宪彬也同样表示,自己在新加坡虽然远水救不了近火,但至少还有一份工作,家里有需要时,自己可以在经济上支持。

“如果我当时选择回马来西亚,我可能工作也丢了,经济上也没办法照顾家人,所以我还是会选择留在新加坡。”

两人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尽快完成疫苗接种,让边境重开,让他们能有机会一家团聚。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最新最in消息每日放送,在这里发现不一样的新加坡,继续关注大马新加坡热爆新闻 继续洞见,新加坡。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