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周星驰“御用奶妈”,扮丑30年逗笑一代人:苦过的人,才懂笑

马上就好 2022/05/20 檢舉 我要評論

娱乐圈里,有没有一张脸,你一看就觉得“喜庆”?

居里先说,朱咪咪,算一个。

近来港星纷纷转战抖音,咪咪姐也凑热闹,轻轻松松唱首粤语歌,94w播放,牛X!

没办法,谁让她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童年回忆呢?

江湖上,咪咪姐有一个称号——周星驰御用奶妈。

《审死官》,她一出场,星爷当场看到目瞪口呆,梅艳芳的风头也弱了三成。

单是她一个走路的镜头,就波涛汹涌,晃到眼花,笑爆全场。

《唐伯虎点秋香》,她又成了星爷的老娘。

哪怕有石榴姐珠玉在前,她的朱茜也不输分毫。

记得小学暑假回农村,和小伙伴租碟片看到这一段“朱茜救夫”,笑到村口的狗都来咬我。

《逃学威龙3》,她扮演“日本厕子”更是贡献了一大波表情包。

经典至极。

掐指一算,朱咪咪和星爷总共合作了6部电影,“御用”一词,她受得起有余。

那些年,她演的全是最无脑最八婆的丑角,看得多了,人们都以为朱咪咪会搞怪一辈子。

但每次访问,她都会字正腔圆地说——

我是一个歌手。

鬼叫你穷,顶硬上!

“我祖籍广东台山,但我是马拉鸡。”登台时,朱咪咪总爱自嘲。

朱咪咪出生在马来西亚一处小埠,老爸理发维生,日劳夜忙,得碎银几两。

贫贱夫妻本就百事哀,朱妈更是一口气连生9胎。

一家11口蜗居9㎡棚屋,没人比朱咪咪更懂穷的滋味。

“对穷小孩而言,发霉的天花板就是一本看不完的书。”

她这辈子都忘不了一件小事——

7岁那年,她终于能上影楼拍照,奈何家贫,只能借别人的旧鞋。

拍完才发现,鞋底有一只大蟑螂。

“原来人一穷,连曱甴都来欺负你。”她苦笑,百般滋味。

但好在,上天见怜,给了朱咪咪一把好嗓子。

15岁,她就和姐姐去新加坡闯江湖,在夜总会卖唱。

鱼龙混杂、乌烟瘴气,在那种地方,你把自己当歌女,别人把你当妓女。

为了和“咸猪手”周旋,一下班,朱咪咪就去对面的道场学跆拳道。

可明枪易挡,暗箭难防。

朱咪咪唱到喉咙发炎,一天也只拿3块钱,却还是被炒了。

时至今日,67岁的她依然心有戚戚然:

“我是天蝎座,我一辈子都会记得这件事,当时我告诉自己,一定不能衰给他们看!”

往后十年,朱咪咪心里只有一句话:

鬼叫你穷啊,顶硬上!

她一天可以连唱6场,小调悠扬,台风老练。

嬉笑怒骂、见招拆招,在夜总会的大染缸里,她硬是练出一身铜皮铁骨。

她甚至成了江湖上唯一一个可以骂观众的歌手。

25岁出头,朱咪咪在新加坡已经发了6张唱片,小有名气。

看到这里,你一定好奇,唱歌唱得好好的,怎么会来香港拍戏?

正如咪咪姐的口头禅:“乜嘢都系整定的。”(一切都是注定的。)

玉女朱咪咪,乐坛大师姐

1978年,朱咪咪受老友之邀赴港开唱,一下机就坐上了一部出租车去看场地。

没想这一坐,竟是大半生。

司机大佬和朱咪咪,就此一见钟情。

重提旧事,咪咪姐依然甜到入心,她指着老照片笑道:

你看我当时,说是玉女也不过分吧?

的确,年轻时的朱咪咪很难和电影里的丑女扯上关系。

她不惊艳,却温润,婴儿肥+小酒窝,越看越舒服。

她不妩媚,却娇俏,笑起来眉眼弯弯,总像有好事发生。

这在老人家的眼中,叫福气。

此言非虚。

一到香港,朱咪咪就开始走大运,不仅喜结连理,还收到了一份邀约——

去红馆开唱。

要知道,当年的红馆可不是有钱就能上的,站台上的不是歌神许冠杰,就是香港之莺徐小凤。

朱咪咪回复道:“痴线!”她什么咖位,自己有数。

但她转念一想:夜总会摸爬滚打十余年,啥风浪我没见过?唱就唱!

这一唱,出大事。

华纳唱片把合同双手奉上,朱咪咪成为了香港华纳首个签约的女歌手。

后来的林忆莲、叶倩文、郑秀文,都要叫她一声大师姐。

凭什么?那是你没听过朱咪咪唱歌。

她能把粤语小调唱得山清水秀,也能把国语老歌唱得别有风味。

但她最牛的,必须是Live。

我绝不允许你们没看过她唱的这首《打雀英雄传》。

花甲之年的咪咪姐,中气十足十,一身师奶装,摸牌、暗杆、自摸、截胡一气呵成。

用年轻人的话,这叫“沉浸式”演唱。

这种烟火气、亲和力,绝非小年轻网红学得来,它藏在骨子里,来自苦难中。

难怪朱咪咪在TVB里演的角色,过了几十年,观众依然津津乐道。

《陀枪师姐》,她演的二妹姐,市井、泼辣又可爱。

去年《陀枪4》,她梳回当年发髻,拿出一个保温壶,纵岁月如流,依然是老味道。

电视里的她,像你下班回家会跟你闲聊的邻居师奶,如过年回村嗓门最大最热情的亲戚阿姨。

你看到她,就觉得够钟吃饭,你听见她,就想开桌打麻将。

“我希望大家看到我,都会开心。”她笑笑:“人生啊,喜剧比悲剧,难多了。”

朱咪咪的演技,有种小人物苦中作乐的哲理:大声笑,放胆哭,哭完记得笑。

2010年,咪咪姐凭和学友合作的《月满轩尼诗》,获得了人生第一个最佳女配提名。

“但好多东西,都是整定的。”她回忆道。

“这辈子,演艺界我没拿过奖,但我做义工的奖,摆了一堵墙。”

没错,咪咪姐真正圈粉,是她的三观。

住“狗窝”的咪咪姐

几年前,朱咪咪在香港开演唱会,出现了一段神对话:

“国语、粤语、马来西亚英语、客家话我都会,连日语我也会讲。”

“但我现在不说日语,因为他们要抢我们的钓鱼岛,气死人!”

她邀请观众上台,问他来自哪里,观众说:澳门。

她立即答道:“澳门也是中国的!”

讲到激动,她甚至当场换歌——《勇敢的中国人》。

“我祖籍广东台山,我一辈子都不会忘。”她一字一句地说道。

前阵子,她曝光了自己的新加坡“豪宅”,进门却说:

“欢迎来参加我的狗窝。”

看过别的明星介绍房子,怎么豪华怎么讲,只有她像个街坊邻居一样,领你进门。

她不夸装修,不晒摆设,说的是她午睡的沙发:

“一躺下就睡着,好舒服的。”

她甚至会把床板直接掀开,喜笑颜开地介绍下面的抽屉:

“你们看,这样就能装很多东西!”

没有佣人保姆,清洁全靠自己,咪咪姐笑说:

“我最喜欢一边搞卫生一边唱歌,连录音棚的钱都省下来了。”

环顾全屋,没有华丽的衣帽间,不见奢侈的精装修,朱咪咪只在大厅摆了三个福禄寿像,保佑家人平安吉祥。

“人啊,住的舒服,过得开心,就够了。”

评论区里,网友纷纷点赞:好接地气的咪咪姐,这才是家的感觉。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老一辈的艺人,没有爆红,不太耀目,没有架子,却能在你心中很多年,不可替代。

或许就应了那句话:

因为平凡,所以动人。

如今,朱咪咪已经当上奶奶,但她没有退休,她唱歌、拍戏、玩抖音,不亦乐乎。

走在路上被认出,人们亲切地喊她奶妈、朱茜、二妹姐,她总会笑笑口和你打招呼。

在朱咪咪身上,我总想起TVB那句洗脑台词:做人,最紧要系开心!

少年时,我觉得这是废话,到了一定年纪,我才发现,开心二字,世间最难。

但愿我们都能像咪咪姐一样,守得云开见月明。

但愿我们都能像念起“朱-咪-咪”三个字一样。

嘴角上翘,笑出来。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