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职场里的外地人本地人问题,讨论了很多年,还在原地打转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8/21 檢舉

导语:一些民众受教之后心里不很舒服,回呛说,如此浅显道理,有谁不知?这岂不是低估民智,并也反映解决问题的诚意不足。他们也说,民众有感而发,不是排外,只求国民优先。

商业中心区。(海峡时报)

作者 程英生

府很喜欢举办官民对话会,几十年来举办了无数,名堂不一,但都是为了表示尊重民意,体现民愿。

最近一个例子:上个月那场大选,有个「东海岸大计」没说清楚。结果,选举一结束,补救办法就出现了。一系列对话会即将开展,由居民自己说清楚:东海岸计划应该是什么。

我们不难想象,对话必将在下届大选前带来一个更美好的东海岸:出行方便、设施齐全、鸟语花香、细白沙滩上浪花朵朵…… 回想起来,各式官民对话数十年,并非每次都看到丰硕成果。有些课题对谈了多年,还在原地打转,看不到繁茂果实,而是杂草丛生,始终理不清搞不定。

政府的工作中,设施的铺设,环境的优化,相对容易,但关系民众心理情绪的、切身利益的,就难以拿捏,不是几场对话便可消融,特别是当对话流于形式。 所谓的「外来人才」就是这么一个课题。在第二代领导人掌舵的初年,争议便已浮现,随着发酵。而今,数不清的秋去冬来之后,第四代快要接班之时,社会上下还在议论不休,还找不到可以好好商议的共同语言,而是各说各话。

近日来,体制人士和企业领袖,在回应新一轮的民间批评时,搬出好些陈年旧话和做人道理,呼吁众人不忘立国初心: 广纳人才,用人为贤,不分种族。并说,学好本事,力争上游,好过一味羡慕。

一些民众受教之后心里不很舒服,回呛说,如此浅显道理,有谁不知?这岂不是低估民智,并也反映解决问题的诚意不足。他们也说,民众有感而发,不是排外,只求国民优先。

其实,政府也不是充耳不闻。相关措施已有调整,签发给外地人的就业证、学生证和居留权收紧了,,面对法律检举。

莱佛士坊人潮、白领上班族。(联合早报)

可是,社会观感没跟着改变,人们还是觉得职场里外地人本地人的比例失衡,觉得官方数字和现实状况始终有些出入。 过去一周,在手机上,在网络里,一场分辨真伪的论战传开了。图文并茂的讯息人们互相传送,试图说明的是某些机构和某些企业里,待遇优厚的职位外籍人员居多,本地人靠边站。

在这就业形势险峻的时刻,这样的讯息立即引发愤慨,尽管有些图文虚虚实实,并带着过分的个人攻击,但一般人倾向于相信,因为这跟自己的观察相差不远。

企业、银行和政府都忙着澄清,各自表白无意歧视,也各自公布了具体数字。

金融管理局局长昨天就说, 在银行和金融机构的各类职员中,新加坡公民占了约70%,永久居民占14%,而高级管理人员中,新加坡公民占43%。

他说,新加坡是国际金融中心,需要一些外籍专业人员助阵,但他承诺,政府会培养新加坡人才,使他们成为银行金融业的中坚分子。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联合早报)

未来几个月,政府或会有更多承诺更多举措,显然的,民间怨言持续发酵,官民互信备受考验,没有更大的动作,难以扭转社会观感。

动作和举措之外,姿态和语言也很重要。民众自觉已经成熟长大,长官训词那一套,实在是有点过时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