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乌节路,已然有了另一个「主宰」

木葉飛舞之處,火亦生生不息 2020/10/20 檢舉 我要評論

导语:新加坡的鸟类将近有 400 种,有一部分是易危或濒危物种。新加坡的气候和自然栖息地比多数人想象的更具多样化,红树林、沼泽、河流和草原一个都不少,为留鸟和候鸟提供了丰富的环境。

第一次去乌节路,是晚上,尚未见识这个购物天堂的繁华与丰盛,先被一团一团前所未闻的鸟声震住了。一棵棵粗大的高树上,鸟的啁啾大团大团砸下来,让我的耳鼓猝不及防。准确说一开始我都不知道那是鸟叫,因为我以前从未听到过如此繁密、浩大、尖脆而高亢的鸟群合鸣。

我无比新奇地驻足谛听,感觉那就像是鸟的王国爆发了世界大战,千军万马,战声隆隆;又像是万人大会乱了套,吵成一锅粥,我甚至为它们担心:如此嘈杂喧嚣,它们说的什么,对方听得清?反正我是听不清的,我只知道这鸟声盖过了一切,所有的车声、人声都已隐没不闻,让你感觉这乌节路不是什么著名商圈,而是一个鸟的世界,是鸟在统治。

后来我知道这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八哥,很智慧的鸟,会说人话。
有一次一只八哥还飞进了我的窗户,站在我的电脑上斜着眼仔细端详了好一会,仿佛在研究这电脑的工作原理;有好几次我看到成群结队的八哥和野鸽,还有少量的秧鸡,包围了坐着草地上用手抓饭吃的孟加拉国建筑工人,建筑工人则用一只手抓饭,用另一只手驱赶。起初我对他们驱赶鸟很不理解,因为在中国你想喂鸟还喂不上呢。

记得我以前还写过一篇《怀念鸟声》的文章,发在当时的《湖北日报》东湖副刊上。那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我们突然发现见不到鸟影、听不到鸟声了。可能与农药污染有关,也可能与气枪打鸟、罗网捕鸟有关吧,具体原因不是很清楚,只感觉没有飞鸟的天空多么荒芜啊,没有啼鸟的春晓多么空洞啊。后来鸟倒是回来了,但依然怕人,躲得远远的。所以我初到新加坡,真正看到小鸟依人的情景,那真是既欣喜又感动。
何止是鸟啊。
那么多的松鼠,就在行道树上、灌木丛里窜来窜去,你给它拍照,它还挺配合的,傻傻地盯着你的镜头看,等你拍完了,再机灵地溜走。每次见此情景,我都要感慨一番,因为我总要想起前几年还专门去浙江某地的松鼠园看松鼠,我们满脚泥水在树林里走来走去,却一只都没看到。工作人员解释说,老板的确买了很多松鼠,投放在树林里,但林子大了,松鼠不知躲哪去了。

那么多的原鸡,就在草地上、公园里成双结对,悠然觅食,我总是忍不住要告诉同伴,说这个原鸡是未经驯化的鸡,准确说它们因为没有被驯化,现在还是一种鸟。我还告诉他们,说有一次我在安徽宁国的一个狩猎场里,见到过这种原鸡,老板说要卖一万元一只。虽然我当时就怀疑他虚报了价格,但就算打一折也是一千元啊。要是在吾国,怎么能够容忍它们如此大摇大摆、无忧无虑,比咱人类还快活?

还有巨龟、巨蜥、水獭、猴子、野猪甚至蟒蛇等等,也是时不时不去动物园就可以见到。新加坡是一个国际都市,也是一个花园城市,还是一个森林城市,却也像个野生动物园。我想这与他们的环境保护自然有关,更关键的应该是他们法律有效地禁止了野生动物交易。其实野生动物不仅是未经检疫,吃起来很不安全,而且实在不怎么好吃。记得多年以前我曾经专程去外省吃什么老鹰火锅,几块骨头上附着一层皮而已,怎么啃都啃不动。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