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国网友: 从一个方面,就可以看出新加坡的贫富差距

中国网友: 从一个方面,就可以看出新加坡的贫富差距
2020/11/17
2020/11/17

导语:全球经济或其他危机会不时加剧新加坡的贫富差距问题。新加坡已与全球经济体系关系密切,这意味,全球危机能为新加坡基层带来更多不可预测,更为持久的冲击与压力。

「 在新加坡,感触最大的是民生。一是居者有其屋,二是食物安全价格稳定,三是交通出行非常便利。现在先谈谈 「居者有其屋」吧……

新加坡公民开始工作后,只要符合条件,可以申请政府组屋(相当于中国许多城市的经济适用房,但不会给你超大面积。)

据我所知,有两至五房式,面积从几十平到几百平,房价少则几万,多则几十万。一套10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价值35至40万新币。也有的组屋比较廉价(地点偏僻的)。对于一些人,政府还给予购房补贴。组屋可以部分首付,其余按揭,按揭款在本人公积金中逐月扣除。至于讲的申请「条件」,是指公民的身份、学历、职位,以及姻婚状况、收入状况、家庭人口等等。申报的房型、地段获政府批准后,就在政府提供的组屋(住区)中选择若干地点、楼层、房型,不过得公开摇号(抽签),摇到哪套就哪套,没得商量的。我女儿女婿就是按规定申请获得一套组屋的。

所谓组屋,以前是什么情况我不知道,近几年来则是,皆位于一个小区单元内。每个小区单元由若干栋楼组成。每栋楼十年前是10至12层高,如今是12至14层高(在东南部,我看到有的建筑物高于14层)。每层若干间套房,每一间套房就是一套「组屋」。住区内每栋楼都配套有电梯、监控、煤气管道、水电、消防、通讯、有线电视等设施。煤气管道和水电、消防、电讯等设施都「隐藏」得很「艺术」,不会东拉西扯,不会「冒」出来乱糟糟的线圈,遮挡人们的视线。晚上,所有组屋的通道和楼梯、电梯的照明是通宵的。此乃由政府统一的「亮灯工程」。监控与亮灯,无疑是居家安全、社会治安好的一个重要举措。

(灯火通明的新加坡组屋,图源:pixabay)

组屋是绝大多数工薪阶层的居住所在。如果你的家庭收入超过工薪阶层家庭普遍的收入标准(政府每年随着经济发展有个定数),是不能申请组屋的,得买公寓(相当于中国的商品房)。收入更高的人士,一般会买别墅的。而收入低的人士,如果条件不够申请组屋,或者经济上还不允许,又想有房住,可以向房东租房,政府会根据地段范围、房龄等因素出台政府指导租价(限制过高租金)公布的。

有的人家,组屋住久了,可以申请买另外一套组屋,但原有的必须卖掉。更换组屋只能有一次机会。如果你有了组屋后,你的家庭固定收入高涨了,进入高收入人群,政府会「动员」你买公寓甚至别墅。

坡岛的组屋遍布全岛。中南部和中东部的组屋属于「交通便利」的地段,房价相对要高些。西南部、西北部的地段比较远离市区,房价要低一些。我看到,如今每个住区和公寓区,都配套有四五层的停车场(也有一些先前的小区建在地面),停车率大多较低,估计还不足四五成(也许有的地方停车率高些)。住区的地面,辟有专门的临时停车区域和专用车道。近年来建的组屋(住区),都配套建有一个或是椭圆形或是长方形的无围墙有柱子有顶盖的公共场所,可供居民开会、做红白事或健身跳舞之用。也建有儿童游乐园和简易的健身器材,以及简易的亭子供人休憩。住区的镂空底层和住区公共活动花园式场所,放置有桌椅供人闲坐或会客。住区内的花木很多,触目有绿,连草的香味都能闻到。下水道也很通畅,下雨天的排水非常快,没见过地面积水现象。我来这么多次,也从没发现过居民楼因为地下管道淤塞而由工人清通作业的情形。

(新加坡组屋区沟渠,图源:pixabay)

居民住区定期有市政人员和保洁员,手里器械除草护绿、灭蚊灭虫和清扫地、冲水清洁地面、清洁公共楼梯。其操作的声音「嘟嘟嘟」很响、时间也不短,中午没停止作业。还有就是上面提到的每个住区的无墙有柱有顶的活动场所,时不时因居民举行庆生或悼念活动,产生噪音,这些或多或少影响了居民的休息。

住区周边设施的配套建设,可以说是与时俱进的,例如出入口步道的优化,遮阳棚的推进建设和扩展升级,新树木的栽培,运动场的建设,等等,我住过的两个住区都是不间断的推进的,这也说明政府不断优化民居环境所作的努力。

讲到这里,有必要插讲与房子息息相关的国民收入(所讲乃道听途说,不足为据)。坡岛也是一个贫富悬殊的国度。我从报纸上看到,最高领导人国家总统、总理年薪一百来万(月薪约9万),部长、厅官等公务员、公共事业高管、大学教授等「公知」按等级有不同薪水,是普通民众收入的数倍甚至数十倍。公务员高薪养廉好像是新加坡的专属名词。

在企业,企业主如何发钱给下属我不知道,但学历学位居高者的待遇是比较高的。我知道一位未获绿卡、仅持工作准证的先生,因博士学历月薪近万。而坡岛普通劳工许多月收入在1500至3000元之间。那些干市政工程的活,如修建马路和马路配套设施的印度劳工(其中不乏工程技术人才),据说每月也是2500至3000元的收入。整个社会,能达到3500元以上收入者已近乎「白领」了。报纸上的许多招工信息,厂(商)家提供的工资大多在1500至2500之间。几年前,我曾问一个餐厅可能是「再就业」的端盘子洗碗的婆婆,每天多少报酬,她回答:「30元。」虽然待遇不高,但她却乐此不疲。

上门家政搞清洁的工人,所要求是每小时报酬15元。坡岛也有特困户,也有收入1000元以下的家庭。他们日子过得很拮据。

我在电梯门口的广告栏里,就看到政府对低收入家庭孩子上学补贴的通知。在兀兰地铁站,我多次见过摆着餐巾纸的人士。听说这些人得有许可证的,否则是不会允许他们这样做的。曾见过媒体的一个说法,说现阶段坡岛国民平均月薪4000新币/人。不知道准确不准确?一对青年人,如果每人从开始工作到有4000新币收入的时候,及有公积金,大概奋斗了七八年,再买一套政府组屋,多数是不会压力山大的。而对于低收入者,政府在他们购组屋时有相应的优惠措施,让他们有得住。 新加坡人民,看来整体是安居的。安居才能乐业,这是常识。

(作者:新加坡眼App的文以载道)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