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高级伴游女郎」的新加坡梦:一名丈夫、一套房子、两三个孩子

「高级伴游女郎」的新加坡梦:一名丈夫、一套房子、两三个孩子
2020/11/26
2020/11/26

导语:Ashley准备在大学毕业后「金盆洗手」,离开历经五年的性产业工作,成为一名专业的白领丽人。

她表示: 「虽然伴游女郎的报酬不错,但我必须考虑到简历上要如何解释这段‘空白期’呢?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从事正常工作的原因。如果简历上有‘空白期’,日后在应对未来雇主时肯定会出现问题。」

本地特殊工作者Ashley为大众揭开新加坡特殊产业的神秘面纱。(新报示意图)

作者 郑智浩

24岁的你过着怎样的生活?对社会又有怎样的体悟? 对看惯暗夜红尘,中学毕业后就在风月场所打滚的Ashley(化名,24岁)而言,两条社会法则最为受用:

做事要绝对小心谨慎。

绝不要轻易坠入爱河。

拥有五年「高级伴游女郎」(high-end escort)资历的Ashley,是本地一名半工半读的商学院大学生,白天与一般大学生无异。

夜幕低垂时,她才换上高级伴游女郎的身份,满足顾客们的需求,过着纸醉金迷的夜生活。她在接受《南华早报》访问时沉着地说:

「称自己为Whore,我很自豪。」

Ashley的工作内容自然属于「不可描述的事」,她最近将自己的奇特经历撰写成回忆录《Scarlet Harlot: My Double Life》,简称《绯红》。

书中以平铺直叙的写法,揭露了新加坡性产业鲜为人知的一面,揭示一个个男客户为何肯支付上千新元,换取特殊工作者的慰藉,以及在交易过程中的种种荒诞行为与要求。

《绯红妓女:我的双重人生》(Scarlet Harlot: My Double Life)(Epigram Books)

作为一名专业的「派对女孩」,她曾被男客户要求用脚踢他们、一名戴头套的客人要求她帮忙掐住颈项助兴、还有每夜吸食混搭的违禁品,来换取相应的报酬。

在客人付费的两小时内,她可以让客人对她「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

Ashley在《绯红》写道,特殊工作者这个行业也分为三六九等,以工作层级、肤色和国籍来区分其商业价值。

在这个金字塔的最底端,是那些KTV小姐。最顶端的则是如同她一般的高级伴游女郎,有机会跟随非富即贵的顾客乘飞机环游世界。

Ashley毫不避忌地说: 「越南与泰国籍的伴游女郎更漂亮,但她们在沟通方面并不聪明。她们很漂亮,称得上是‘花瓶老婆’(trophy wife)或‘妖娆女人’(bimbo),但语言障碍却让她们缺乏交流能力。」

如Ashley一般的新加坡华人的伴游女郎,价格会稍微昂贵一些,「因为我们更聪明一点」。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