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泳裤四人帮,坐牢64年!提控228项罪名,鞭行144下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6/01 檢舉 我要评论

现在老狮对新加坡的封城已经安之若素了,开始担心不封城以后反而不习惯了。但也有些天性好动的同学在新加坡明显憋不住了。之前中国封城那段时间,社会上出现个别不甘寂寞裸体上街晾晒肉体的男女。现在新加坡也开始有这种苗头了。比如下面这个出现在榜鹅一带的风流男子:



穿最性感的泳裤,蹬最炫酷的单车,做榜鹅最靓的仔

老狮今天就给大家讲个和泳裤有关的旧案。

众所周知,马来民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他们爱唱爱跳,颇赋艺术细胞。很多送Grab Food 的马来脚踏车手在送食物的同时,珍惜点滴时光提高音乐修养。他们把夹在车把上的小扩音器开的震耳欲聋,放着类似东北喊麦的歌曲。搞得那些和他们一起等着过斑马线的行人欲仙欲死,不能自已。由于有着这样的血液在胸中涌动,他们就算犯罪都犯得那么有创意。

1970年代的新加坡,4个人到中年的马来大叔隐约听到了使命的召唤,决定换个活法。他们聚到了一起,想要搞点钱。他们是39岁的Suhaymi (素海米), 38岁的Khalil (卡梨), 44岁的Wassan (娃山)和 46岁的Wagiman (娃吉曼)。

娃吉曼无业,曾经给黑社会当过一段时间打手,虽然已经46岁高龄,但还有一定的武力值。他是素海米的老舅,看海米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就把他也拉进伙了。不过海米二了吧唧的明显不是干这个的料,就是来凑数的。卡梨在兀洛一个建筑公司做工,他体格瘦小,身法灵活,有点类似水浒里的鼓上蚤石迁。娃山是四个孩子的父亲,工作是司机。他就厉害了,是整个团伙的"大脑"。同时还兼任团伙的巫师,负责帮团队驱灾辟邪,给警察施加障眼法和减速术。

同学们看到这里可能心里不免想:这老狮也编的忒厉害了吧,犯罪团伙里还有巫师的职务么?那同学们就有所不知了,在相当一部分马来人看来,这巫师绝对是管用的,直至今天,马来西亚政府搞个什么大型户外活动啥的,也都会请巫师来摆平天气。前不久一个马来巫师还从病人体内抓出新冠病毒,锁进一个空矿泉水瓶子。(不过据说后来这巫师还感染了,抓完忘了洗手吧?)



空手套白毒

由于好莱坞电影这么多年来对同学们的耳濡目染,大家心目中对于一个中年老成的有组织犯罪团伙的印象往往是这样的:



意大利黑帮

还有这样的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