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女佣:每月平均只休息1.7天,就连睡觉也不断起来顾老人

木葉飛舞之處,火亦生生不息 2020/11/12 檢舉 我要评论

导语:非营利组织妇女行动及研究协会(AWARE)和情义之家(HOME)今天(11月11日)联合发布调查报告,女佣不仅每天长时间工作,中间也没有固定的休息时间。

此外,在受访的25名女佣中,有21人说她们不享有每周休假一天的条件。

新加坡非政府组织调查发现,部分本地照顾年长者的女佣面临工时过长的问题。(海峡时报)

作者 李国豪

廖文良前女佣案像是掀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案件突出的,不只是我国司法体系可能存在的弊端,本地女佣处于弱势而蒙受的委屈及不公,也是应该检讨的面向。

樟宜机场集团前主席廖文良前女佣莉雅妮(右)上诉得直的案件让社会再度反思女佣在我国处于相对弱势的困境。(联合早报)

女佣群体的弱势,除了社会规范的不足,制度面的缺乏保障同样也是罪魁祸首。

昨日(11日)公布的一项调查研究就发现,法律存在的模糊空间,导致本地照顾乐龄人士的女佣在工作时数等方面,面临了一定程度的剥削。

这份由新加坡非政府组织妇女行动及研究协会(AWARE)和情义之家(HOME)(没错,就是收留莉雅妮和帮助她打官司的那个情义之家)完成的调查报告指出,本地照顾年长者的女佣面对几个困境,包括:

过劳;

缺乏信息及情绪上的支持;

所受训练无法因应工作难度;

上述困境的导因,统统指向制度面的不足。 题为《不是家人、也不是员工》(Neither Family Nor Employee)的报告以质化研究方法访问了在新加坡工作的25名提供乐龄看护的外籍女佣、7名乐龄看护雇主、4家女佣中介以及5家培训机构。

法律没有规范工作时数,导致女佣过劳

下面几项数据说明受访女佣存在的过劳现象:

每日平均工作时数长达14.5小时,间中没有固定的休息时间;

每日睡眠时间平均8.8个小时,但睡眠时间会被多次中断,有 超过六成的受访女佣每晚必须起床两次以协助年长者的需求;

每月的平均休息天数仅有1.7天。大部分的受访者(84%)无法享有每周休假一天的福利。

调查显示,这些女佣即使在休息日也无法获得完整24小时的休息,因为雇主仍会要求她们为照护對象洗澡、更衣及喂食。

除了照护年长者,她们每天还得平均花4.5个小时完成家务,造成工时拉长。

部分外籍女佣面对超时工作的困境。(情义之家)

法律未能充份保障女佣的权益显然是过劳现象存在的主要原因之一。

报告指出,若根据我国雇用法令设下的标准:每日工时不可超过八小时,每周不可超过44小时,否则必须算加班来看,上述女佣的工作时数无疑已经严重超时。

但是,外籍女佣并未涵盖在雇佣法令之下,而外籍女佣适用的外来人力法令(Employment of Foreign Manpower Act)则没有明确提到工时上限。 因此从法律层面来说,女佣超时工作的现象基本上无法可管。

再者,新加坡法律没有强制规定雇主和女佣必须签订明文合约,我国人力部也未有建议雇主在合约中阐明工作时数以及工作范畴。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