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有一群人,不仅面临失业,还有巨额违约金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9/25 檢舉

导语:从9月1日起,外籍员工在本地申请就业准证(EP)的月薪最低门槛,须至少有4500新元。S准证员工的月薪最低门槛,则在10月1日起,提升至2500元。

新加坡大学毕业生。(海峡时报星期刊)

作者 郑智浩

料未及的全球大流行病,不仅让久经职场的社会人乱了方寸,也让初出茅庐的的打击。

逆境当中,不只本地应届毕业生难以找到工作外,在新加坡求学的外籍应届毕业生在求职上更面临诸多困难。

夹缝中生存的学费津贴得主

这群外籍学生并不是那些拿到奖学金到新加坡念书的天之骄子,他们在入学前就已经保障毕业后有工作。

大多数的外籍学生其实是拿新加坡教育部的学费津贴(tuition grant)来新加坡念书,很多人的家境并不富裕。

教育部规定,获学费津贴的外籍学生,毕业后必须履行在本地工作至少三年的义务。若无法完成条款,就必须赔偿高达10万新元的学费津贴违约金,金额相当于求学期间获得的全额学费补助,加上10%的年息复利。

今年毕业的外籍学生格外感到自己就是被「幸运女神遗忘的那群」。

一方面毕业后就立即面对因冠病疫情而变得紧缩的就业市场的严峻挑战;另一方面,新加坡人力部又收紧外籍员工雇佣政策,促使新加坡企业选择多聘本地员工少聘外籍员工。

虽然名义上拿的是教育部学费津贴,而且规定毕业后必须在新加坡工作,但新加坡政府并不会为这些毕业生直接提供工作机会,大家和其他成千上万的同届毕业生一样,依然得自己找工。

找不到工作可能须赔偿10万元违约金

于是就出现以下进退两难的局面:

计划留在新加坡的外籍毕业生,想要在本地找一份全职工作,却因就业市场低迷处处碰壁,生活开销日渐吃紧;

想要回国找工作的外籍毕业生,碍于必须履行教育部学费津贴的义务在本地工作三年,回国这个选项也行不通。

人力部在8月27日宣布,针对外籍员工薪金要求收紧的政策,无疑让外籍毕业生的困境雪上加霜。

从9月1日起,外籍员工在本地申请就业准证(EP)的月薪最低门槛,须至少有4500新元。S准证员工的月薪最低门槛,则在10月1日起,提升至2500元。

一名从5月就发出40份求职申请的马来西亚籍毕业生林小姐(Germaine Lim,24岁)告诉《海峡时报星期刊》,由于冠病疫情造成就业市场的竞争比以往激烈,她能理解为何不少新加坡人埋怨外国人来抢饭碗。

拥有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学文凭的她说,若明年仍无法在本地找到工作,很可能得赔偿违约金。

「学费津贴帮我支付了在国大四年的9万2000元学费。如果算上利息,即意味着一旦违约,就必须赔偿超过10万元。」

毕业自国大的林小姐(Germaine Lim)。(海峡时报星期刊)

「部分新加坡人可能认为,外国人过得很轻松,但像我这样的人其实很辛苦。(人力部)将就业准证的门槛提高至4500元,本意是为了针对年龄更大、更有经验的就业准证持有者。但像我这样的应届毕业生也依然受到冲击。」

入门级工作「消失了」

毕业数月,积极投放简历却求职无果的外籍毕业生,找不到未来的方向。他们迫切希望跑完这场「求职马拉松」,得到第一份工作机会。

红蚂蚁访问了三名今年毕业自本地大学的马国学生,了解他们在求职路上的心路历程。毕竟在新加坡上大学的外籍学生,还是以马国居多。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